回到顶部

Nightingale(8)

Chapter8


清晨的阳光柔和地打在扎克斯的侧脸上,清脆的鸟叫声将他唤醒。

扎克斯揉了揉有些迷蒙的双眼,天花板的影像渐渐在眼前清晰起来。扎克斯下意思地将手伸向旁边,却只摸到了空荡荡的被褥。

一个激灵转过身,身旁原本躺着那个银发男人的位置现在已经空了。环视四周,房间里依然像以前每次萨菲罗斯走后一样,完全找不到他来过的痕迹。

扎克斯摇摇头,打消那些突然袭上脑海的失落感。没能看到心爱的人在自己怀中沉睡和醒来的样子还真是遗憾呢,不过既然萨菲罗斯完全没有拒绝自己的示爱,扎克斯相信以后一定还会有很多那样做的机会。

一侧的枕头上还残留着萨菲罗斯头发上的那种柠檬的味道,也许在十几分钟以前那个漂亮的人还静静...

Nightingale(6)

Chapter6


“啊!那……那个……萨菲……”没想到萨菲罗斯竟然醒着的扎克斯不知所措地支支吾吾起来。 

没说什么,萨菲罗斯起身,依旧像前几晚一样点了蜡烛,坐在扎克斯旁边。 

“那个……”扎克斯犹豫要怎么开口解释,尤其是在他自己都没有搞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的情况下。 

“脚伤怎么样了?”没想到萨菲罗斯完全没有要追究刚刚的事情的意思,就好像那个意外的吻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啊……哦,好……好多了。”既然暂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那就顺着萨菲罗斯的话题避免提及那件事吧。虽然逃避不是扎克斯的性格,但在现在这么仓促的情况下,也没有其他的应对办法。 ...

Nightingale(5)

Chapter5


暴饮暴食的恶果着实不小,好在扎克斯的胃在这几年的军旅生活中已经锻炼成铁胃了,所以只是撑得慌,没有闹胃疼什么的。 

扎克斯的伤口恢复的不错,已经可以部分拆线了,再等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可以全部拆线,然后就能进行康复训练。 

距离离开这个破地方的日子不远了呢,扎克斯高兴地想。 

不过就目前他还不知道萨菲罗斯的身份的情况下,想跟他见面只能被动地等着他来找自己,不知道出院以后还能不能像现在这么顺利地见到他。 

但是转念一想,萨菲罗斯说过等扎克斯出院带他去靶场比枪法的事情,那就是说出院之后还是能见到他? 

放心下来的扎克斯乖乖地躺在床上等着...

Nightingale(4)

Chapter4


扎克斯今天心情很好。原因嘛,当然不言自明。 

一整天都带着大大的笑容,弄得那个长得不算漂亮还一直冷着脸的护士小姐来查房时,都被扎克斯阳光般的笑容晃得红了脸。 

扎克斯自从住进这家医院,就从没有这么期待过夜晚的到来。 

白天虽然也很无聊,却不像夜晚的黑暗那样容易让人胡思乱想。所以在遇见萨菲罗斯之前,与其在夜里无端想些有的没的,扎克斯更喜欢白天安逸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放空。 

不过现在不同了,扎克斯有了期盼的对象。 

护士小姐最后一次查房离开的时候,扎克斯对着她挥了挥手还道了声晚安。女孩用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扎克斯,不过后者的...

Nightingale(3)

Chapter3


“啊?”扎克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一脸疑惑地看着面前的人,“萨菲,你刚刚说什么?” 

“你的脚上应该过一段时间就可以进行康复训练了,在那之前我想看看手术的恢复情况。”萨菲罗斯一边说一边伸手要拉起扎克斯盖在腿上的薄被。 

“等……等一下,萨菲。”扎克急忙按住被子阻止了萨菲罗斯的动作。 

萨菲罗斯转过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扎克斯。 

扎克斯被他亮晶晶的眼睛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抬手挠挠头:“那个……萨菲,我觉得这种检查还是让医生来做比较好一些?” 

萨菲罗斯愣了一下,点点头收回了抓在扎克斯的被子上的手。 

扎克斯看着再度微微低下...

Nightingale(2)

Chapter2


随着轻微的吱嘎声,房门慢慢地打开了,月光透过敞开的门缝更多地散落在房间的地板上。 

扎克斯顺着那人借着月光落在地上的影子抬起头,柔光在眼前人的背后,沿着他被银灰色的长袍包裹着的流线优美的周身,勾勒出银色的光晕。 

神啊,请原谅我的过错。扎克斯的脑海里无声地做着忏悔。因为我误把您从光明的天际派来的天使当成了被禁锢于黑暗中的吸血鬼。 

由于背对着光,那人的脸看不真切。可是正好被月光照到的扎克斯显然是可以被那个人看到的……但是扎克斯却被完美的无视了。 

那人没有向扎克斯走来,也没有跟他打招呼,只是径自走到墙脚边的橱柜里拿出了烛台。 ...

Nightingale(1)

Chapter1


扎克斯怕鬼。

作为一名战士,而且是一名已经晋升为少尉,手下带领了一群大好青年的战士,这确实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

不过扎克斯没法否认,而且在这个夜深人静,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躺在房间里唯一一张床上的加护病房里,扎克斯也没有必要否认。 

就在几天前德军对巴黎的一次空袭当中,扎克斯的腿受伤了。

大概是走了霉运,并未被空投的炸弹炸到,而是在撤退的过程中跟腱断裂这种事,几百个人里面也不会有一个吧……可是偏偏被扎克斯遇到了。

因为是安吉尔将军的直系学生,他被转移到了这家据说是由一位声名显赫的大人物出自创办的骨外科专业医院。

不用跟其他的伤员一起挤在教堂或修道院临时改建的战时医院里是...

©桐岛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