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谢乐/花藏】剑染墨香(番外二)(下)

中秋节温馨日常肉肉哒后续23333

可惜用词太直接了,这么清纯(?)的肉居然戳到LO的G点发不出来……

用春哥转了一下……


春哥地址:http://monai.mobi/chunge/


正文内容:


5LmQ5peg5byC55yL552A6YKj6Jyc572Q6YeM6Z2i77yM6KKr6Ziz5YWJ54Wn5Ye65rip5pqW55qE6aKc6Imy77yM5ZGo5Zu055qE56m65rCU5Lmf6ZqP552A6L275p+U55qE5riF6aOO5ZC56L+H6ICM5p+T5LiK5LqG6JyC6Jyc5riF55Sc55qE6aaZ5rCU77yM6aG...

【谢乐/花藏】剑染墨香(番外二)(上)

蜜意秋光(上)


谢衣抱着坛新酿好的蜂蜜走进院子时,乐无异正坐在院中桂树阴凉下弄他新学来的桂花馅儿月饼。说来也怪,这藏剑小少爷不爱铸剑,平生两大爱好,第一件便是随着他的万花师父摆弄机甲,第二件便是不论走到哪处,都要将当地美食学到手。


师徒二人先前于苗疆五毒教中调养身体,如今谢衣身上的毒已全部解了,收拾准备停当,与夏夷则阿阮以及阿阮的座师和一众熟识的苗民辞行后,就已到了仲秋时节。


每逢佳节倍思亲,谢衣是一人独来独往惯了的,只有身边的小徒弟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而乐无异却不同,他最爱与人相交,藏剑山庄的弟子许多都与他如亲人一般。...


【谢乐/花藏】剑染墨香(番外)

小段,画风崩坏,目标是撒糖!

=====================

苗岭夏夜 


“六七月间蚊子多~~~~夜里想妹睡不着~~~~想到妹家来找妹~~~~又怕妹家狗咬脚~~~~”


乐无异一边采着野菜,一边把苗族山歌唱的一字不差。站在他身后的谢衣听得直摇头,揶揄道“无异,你这情歌唱的这般词句,莫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想去表明心迹却又不敢吧。”


乐无异回头看他一眼,心道我哪里是看上姑娘,分明是看上师父你。不过这话是不敢说的,只能呵呵笑着说哪儿能啊,自己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师父身上,哪里还有时间想姑娘,说完便被谢衣笑骂了声滑头。...


【谢乐/花藏】剑染墨香(四)

逍遥此身君子意,一壶温酒向长空。


夜雪初霁,朝晴日暖,覆雪的山石大地被日光映照,反射出白灼的光芒。乐无异自剑庐走出,便觉差点被茫茫一片白色灼伤了眼睛。他急忙闭目,一会儿方才适应。


与同门忙碌整晚的,连续六七个时辰未得片刻歇息,此刻本应极其困倦,然而或许是心境使然,乐无异此刻倒不觉得累,只要想着他此时的劳作能为闻人羽生前的同僚带去军械供应,为其扫平狼牙叛军,维护天下百姓出一份力,便觉说不出的心安。


只是多时未进饮食,空空如也的胃开始抗议。左右此时也无其他事要做,不如就借一间厨房做点早饭,也给与自己一同劳累的同门们常常自己的手艺。如此想着,乐无异便向山庄内院走去。


这藏剑山...

【谢乐/花藏】剑染墨香(三)

秀水灵山隐剑踪,不闻江湖铸青锋。


冬日的藏剑山庄,天光明亮,四野空寂。乐无异独自西湖岸边的回廊,手中握着一卷画轴。墨黑带暗紫的装裱,一眼便知出自万花谷。手指轻抚画卷,便想起那日那人握着自己的手,在落款处写下两人的名字。而如今却物是人非,纵使有缘今生能够再见,也不知如何面对他了。

乐无异离开万花谷,离开谢衣的时候,几乎可说是孑然一身,他走的决然,甚至自认身边再不会有一事一物一人让他想起谢衣,想起那个自己唤了十年师父的人。直到前日明教派来藏剑山庄的使者,也是他的亲生哥哥安尼瓦尔送到他手上这卷画轴和一柄残剑。

西域男子说“我在长安遇到了你师……谢先生,他让我将这两样东西交给你,...

【谢乐/花藏】剑染墨香(二)

此去人间不知岁,未解桃源何处寻。


乐无异独自走在三星望月到仙迹岩之间的步道上,师父说过这路旁的猿猴不会主动攻击路上的行人,因而他并不害怕。谷中微凉的风轻抚,秋日的艳阳也便不那么灼热。他是去听琴的,琴圣苏雨鸾每日都在仙迹岩的山崖上抚琴,他就坐在一旁静静的听。他不知曲名,也不敢妄言通晓音律,只是听着这曲调,师父的身影就会在眼前浮现,伴他度过一日漫长的时光。

那次在花海中淋了雨,他本觉不是多严重的病,可不知怎的却躺在床上好几日才好。那之后,他的记忆就变得更差了,听过的话,见过的人,不消半日便会忘却。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乐无异的身体却渐渐好了起来。不再像先前那样嗜睡,做事情也有力气多了。

只是他还...

【谢乐/花藏】剑染墨香(一)

剑三背景,万花师父父,藏剑乐乐

==========================

春兰秋菊夏清风,三星望月挂夜空。


这年的初秋,雨水较往年格外多些。刚过立秋的节气,万花谷中暑热还未消散,微凉的秋风便带着雨丝飘落下来。

褐色头发的少年是被落在脸上的雨水吵醒的,他抬起手揉揉眼睛,头晕晕的,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在哪儿。

有只暖黄色皮毛的小鹿蹦蹦跳跳来到他的身边,低下头舔着他的脸。“别闹,好痒!”少年坐起身,轻抚小鹿的脖子。琥珀色清亮的眸子环视四周,烟雾般飘渺的雨幕中,是一望无际的紫色。

看着这熟悉的颜色,少年心里虽仍有些模糊,却还是不由得露出浅笑。他也不急着避雨,仍坐在这飘着淡香的...

©桐岛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