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FREE!/凛真】花のように

※半架空

※06话浴衣真琴梗


PART.1

真是没用!松冈凛蹲路边章鱼烧摊子的旁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是自己已经是男子汉了所以不能哭。可是……找不到妹妹了到底要怎么办呢?

出生的澳大利亚,一直到小学四年级才第一次回国的松冈凛,这还是第一次有机会来传说中的夏祭,路边小摊贩售的各种没见过的小吃,不一会儿就让松冈凛和妹妹松冈江填饱了肚子。听到路过的人说一会儿要有烟火表演,小小的松冈凛一蹦三尺高,一头扎进了去看烟火的人潮中。本来还想着照顾好妹妹的男孩,不知何时松开了拉着妹妹的手。

就是这样,松冈凛把妹妹弄丢了。没脸回家,又没法叫人来帮忙找妹妹,松冈凛狠狠地锤了下地面,又因为疼痛忍不住更加懊恼起来。

“你没事吧?”一个温柔可爱的声音在自己的头顶上方响起,松冈凛抬起头,看见了在星空的背景下,一张微笑着的漂亮的脸。

这……是天使吗?松冈凛心里疑惑着,仰着头忘记了回答。

“肚子饿吗?嗯……”天使歪着头思考着,不一会儿把手中的半支棉花糖递到了松冈凛的面前,笑着闭上了眼睛,“这个,给你吃。”

看着这个表情,松冈凛愣愣地伸出了手,就在手指触到棉花糖棒的一瞬间,松冈凛才意识到不对收回了手。

“才不是饿呢!不要随便揣测别人的心思!”别扭地别过头,松冈凛为自己刚才的失神有些尴尬。

“诶?那为什么蹲在这里哭?”

“没有哭啊,你那只眼睛看到的!”松冈凛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的孩子的脸,大声地吼了出来。

“啊,对……对不起……我……”

松冈凛看着对方一脸仿佛做错事了的不知所措是样子,忽然就有些不忍心。这么可爱的脸,还穿着漂亮的裙子(凛是归国子女分不清浴衣和裙子的区别),作为男生把女孩子弄哭可不应该。

“嘛,算了。”松冈凛站起身来,“我要去找妹妹了,你怎么样?”

“找妹妹?妹妹走丢了吗?”像天使一样的女孩惊讶且焦虑地看着松冈凛,脸上的焦急甚至比松冈凛还要多。

“不是走丢啊!只是一时找不到了而已。”急着否认,松冈凛才不要承认自己没有照顾好妹妹的事情,“还有,是我的妹妹,你急什么啊?”

“唔……但是……妹妹是重要的家人啊。我的弟弟妹妹还小,还不能来夏祭,能跟妹妹一起玩一定很开心吧?”

“……”

“所以我们一起去找妹妹吧。”说罢,天使拉起了松冈凛的手,“一家一家地找,一定能找到的。”

“喂!不要擅自决定啊!”可惜松冈凛的反对宣告无效,他已经被拉着手向下一家摊位的走去了。

两人牵着手从一侧的小摊一家家地找到另一侧的小摊,最终在捞金鱼的小摊边找到了那个酒红色头发的小女孩。

“哥哥!”松冈江看到哥哥的身影立刻跑了过来扑进松冈凛的怀里,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江,没事吧。”

“嗯,”松冈凛吸吸鼻子,“看不到哥哥之后我就在这边一直等,知道哥哥肯定回来找我的。”

“对不起,江,下次不会这样了。”松冈凛摸摸妹妹的头,心里难免愧疚和自责。

身旁一直站着没有做声的孩子走过来,将手里握着的那半支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再吃的棉花糖递给松冈江:“给,很好吃的,别哭了哦。”

“嗯,谢谢!”道了谢,松冈江砖头看着松冈凛,“啊,对了哥哥,我也想要金鱼!”

“诶?可是我们零钱花光了啊……”

“唔……”红发小女孩刚刚因为棉花糖变得开心一点的脸立刻又垮了下来。

谁知这时松冈凛的手再次被牵起。

“我有金鱼,是渔夫伯伯送给我的,现在寄放在他的鱿鱼摊,我们现在去拿!”

分好了金鱼,时间已经很晚了。松冈凛犹豫再三,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决定询问对方的名字。

“我叫松冈凛,可以问你的名字吗?”第一次见面就问女孩子的名字,不会被当成坏小孩吧?所以松冈凛决定先报上自己的名字以示诚意。

“诶?可以哦~我叫橘真琴。”

松冈凛在收获对方名字的同时,收到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回到家里,松冈凛把金鱼放进鱼缸,对着面前游得欢快的小家伙看得出神。今天遇到的穿着绿色的漂亮裙子的女孩子,真的好像天使一样啊。而且问到了她的名字~松冈凛不无得意地笑着。

不过总觉得……忘了什么事?不过内心第一次充满了粉红色泡泡的男孩意识到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根本很难再见到,已经是之后的事了。

===========

PART.2

无聊啊,哎……松冈凛一个人趴在窗台上发呆,而且还有些莫名的烦躁。

明天就是回澳大利亚的日子了,放假在日本度过的时间真是短得要命,想要做的事还有好多没有做就到了回去的时间。而且,上次在夏祭庙会上面见到的那个叫橘真琴的女孩子,真的好想再见一次啊……

单手撑着腮看着夕阳从地平线落下,窗口吹进来的风也不再那么闷热而带上了一丝清凉,松冈凛直起身拍平弄皱了的衣服,决定去外面享受这个夏天在日本的最后一个夜晚的时光。

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就到了河岸边举行庙会的长长的街道。松冈凛心里知道其实并不是无意识走到这里的,自己内心深处还是抱着能够再见到橘真琴的愿望吧。

双手插着裤兜,一路悠闲地走过去,夜晚空气中浮动着淡淡的花香,松冈凛使劲吸了下鼻子,鼻翼间都充斥着清甜的香味,心情也跟着慵懒起来。这次江没有跟着来,自己更可以无拘无束地到处乱晃,大概这个晚上会过得更开心吧。

可是事实却与想象的相反,从河岸的这头走到另一头,把能看到的每个角落都打量了一遍,松冈凛还是没有发现那个穿着绿色裙子的身影。

也许她今天没有穿着那件衣服吧,或者她不是每晚都会到这里来?

松冈凛叹了口气,难掩失落地转过身准备离开。再在这里待下去也没有意义,还是回去准备跟江道别吧。

“伯伯,伯伯,你送我的金鱼好漂亮,我每天都好好换水喂食呢,它们会长大吗?……”

就在松冈凛脚步准备迈出去的一瞬间,一个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虽然只听过一次,但是绝对不会忘记的声音。

松冈凛转过身,毫无意外地看到了那个亚麻绿色的头发,一双大眼睛眼角垂垂的孩子。只是她今天没有穿着那件绿色的漂亮裙子,而是套着一件有点像男孩子样式的T恤衫。

盯着那个跟卖鱼的伯伯高兴地交谈着的身影看了两秒,松冈凛高兴地跑了过去。

“喂!”兴奋地打着招呼,可是在看到绿发的孩子转过头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的时候,松冈凛却突然觉得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那个……啊!金……金鱼!我也有好好的养着呢!”没话找话的松冈凛,终于搜肠刮肚想出这么一个话题。

“嗯,知道哦,”橘真琴微笑着看着松冈凛,很给面子地接过了这个话题,“因为凛也是温柔的孩子,对不对,伯伯?”

“嗯,你们都是好孩子。”渔夫伯伯笑得和蔼,同时摸了摸两个人的头。

“喂!不要把别人当小孩看啊,还有,你自己不也是小孩。”松冈凛被说得有些脸红,别过头别扭地嘟囔,“说不定比我还小呢。”

“诶?不会吧……”

“怎么不会?我已经上小学四年级了!”收到质疑的松冈凛马上严正抗议,“橘……橘同学(さん※)你呢?”

“嗯?啊,凛不用这么称呼我啦,叫我真琴就可以。我也是上小学四年级呢,再有几个月就要过11岁的生日了。”说完,橘真琴闭上眼睛微笑起来。

“啊!果然比我小呢……”

“诶?怎么会?可是我比凛长得高……”

“那又怎么样!总……总之我就是比真琴大嘛,是哥哥!”被提到了身高问题,松冈凛觉得自己作为男生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威胁,所以打算结束这个话题,“真琴,我们还是不要在这边打扰伯伯了,一起到河边去玩吧,我刚刚看到有人在放河灯。”

话音未落,松冈凛就拉起了橘真琴的手,向河边走去。

“啊!哦……那,伯伯再见~”被拉着走的橘真琴有礼貌地对渔夫伯伯挥手告别,却使得前面的松冈凛嫉妒地更加快了脚步。

两人来到河边,看着河岸上一对对的哥哥姐姐放出河灯,脸上个个洋溢起幸福甜蜜的笑容。松冈凛看看身边的橘真琴,真想看到真琴也因为我这样温柔的笑啊,这样想着松冈凛更加跃跃欲试起来。

“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好漂亮啊,凛。”

听着橘真琴用温柔的声音唤着自己的名字,松冈凛心脏不禁漏跳了一拍。果然……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我喜欢真琴,一定是这样!

“那……那真琴要不要也放河灯?”松冈凛摸摸脖子,试探着开口。在确定了是恋爱的心情之后,这个年纪的他有些不知所措。

“可以吗?”橘真琴的脸上马上亮起了兴奋的光芒,可是转眼又失落地低下了头,“可……可是……”

“没关系,”松冈凛看着无奈地捏着扁扁的一兜的橘真琴,不无自豪地开口,“我今天有带够零花钱哦,足够我和真琴放花灯的,我们可以买很漂亮的河灯!”

想法是美好的,可是现实对只有11岁的松冈凛来说还是有些残酷,他几乎用完了身上所有的钱,才只够买两个最普通的河灯。看着那些随随便便就可以买下各种各样漂亮河灯的大哥哥们,再看看那些拿到河灯笑容甜美的大姐姐们,松冈凛真恨不得立刻长大。

不过事实证明就算买不起最好的河灯,自己还是很幸福的。在看到拿到河灯后开心地对自己说着谢谢的橘真琴的表情后,松冈凛觉得自己再也不用羡慕那些有钱的大哥哥了,因为自己才是最幸福的嘛。

“好像……是要把愿望写出来放在里面的吧,凛?”摆弄着手里的河灯,橘真琴问道。

“诶?我也不是很清楚啊。”

松冈凛转身询问卖河灯的叔叔,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还借到了签字笔和纸条递给了橘真琴。虽然被叔叔笑说小小年纪就想学大人做浪漫的事,不过松冈凛选择性无视了。哼,可恶的大人,小孩也是有恋爱的权利的!

“我写好了,给你。”橘真琴将手中的签字笔递给松冈凛。然后就一直盯着松冈凛的动作。

松冈凛被盯得不自在,侧过身挡住自己的河灯:“愿望是不可以被别人看到的,不然就不灵了!所以,真琴闭上眼睛嘛!”

“诶?是这样吗?”橘真琴赶紧听话地紧紧闭上眼睛。

写好愿望,两人拉着手走到河边蹲下来,双手将手里的河灯轻轻放在水面上。河灯像小船一样,载着两人的愿望,随着水波的流动被带向河中心,然后顺着水流飘向远方。

“这样,愿望就可以实现了吧?”

“嗯!一定可以实现的!”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即使对只有11岁的小孩子也不例外,转眼月亮已经升得很高,夜已经很深了。

“凛,下次什么时候还会出来玩呢?”

被问到这个问题,松冈凛伤心地叹了口气。

“真琴,其实……我明天就要离开日本了。”

“诶?怎么回事?”

“嗯……我其实一直在澳大利亚生活,因为现在是假期所以才回日本来的……”

“那……凛明天是要回澳大利亚吗?”橘真琴问话的声音透着不安,眼神也有些忧虑地闪烁着。

“嗯。”松冈凛点点头,“不过,还会回来的,因为……因为……”

踌躇地低下头,再次抬起头时松冈凛的眼神异常坚定:“因为,我将来要娶真琴!”

“诶?”

“真琴,长大后请……请嫁给我!”松冈凛大声地开口,引来周围的人们纷纷投来惊异和好笑的目光。

“啊,但……但是……”

“没有什么好但是的。我一定不会忘记誓言的,真琴要等着我哦!“

清柔的月光下,香甜的晚风中,小小的松冈凛来着小小的橘真琴的手,说出了一生种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爱的誓言。

自己执着而灿烂的笑容,印在橘真琴那双祖母绿宝石一样的眸子里,是松冈凛见过的最美的风景。

==========

(※因为凛以为真琴是女孩,所以用了さん这个称呼。)

==========

尾声

当时的松冈凛从来没有想到过,11岁那年的暑假之后,自己就再也没能回过日本。

如今松冈凛已经17岁了,是高中2年级的学生。人长得帅气,声音好听,又是学校游泳部的王牌。

松冈凛就读的学校是游泳名校,就算在澳大利亚这样的游泳强国,他的学校也能在高中校际联赛当中经常占得前三的位置。而他在高中一年级刚入学之后就成了正选,并且在当年的全国高校大赛获得了第三名。

所以这样优秀的条件,可以称得上是学校的“英雄”的人,当然也成为了女生们心中的男神。

“哎……”又一次从学校游泳馆的存衣柜里拿出贴着粉红色爱心的信封,松冈凛无奈地叹气。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学校的管理到底有多松懈,男生的更衣室女生随随便便就可以进来吗?

最近,向自己表白的女生越来越多了。不过松冈凛看着那些金发蓝眼的女生,眼前浮现的总是那双祖母绿的眼睛。虽然现在想想,当时说要娶她什么的真是幼稚又可笑,可是喜欢的感觉还是留在心里,要忘记她去跟其他女孩在一起还是办不到啊。大概在心底深处还残留着能再见到她的想法吧。

换好衣服,松冈凛把信封扔进了门边的垃圾桶。手指拉了拉鸭舌帽的帽带,单手将背包甩在肩上,离开了休息室。

明天就是跟来自日本的高校游泳队友谊赛的日子了,松冈凛可不想情书什么的让这些无聊的事情打扰到自己的心情。

“喂!松岗,听说了吗?这次可是日本国内很强的选手呢,蛙泳和仰泳都很强的。”第二天在列队迎接日本学生的时候,身边的队友神秘兮兮地对松冈凛说。

“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主攻的是自由泳和蝶泳。”

“诶?但是那是你祖国过来的学生啊,多少会有些激动吧。会不会有你认识的人啊?”

“怎么可能?我从小就是在这边长大的,回国的几次也没遇到过游泳的人。”不过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内心还是有些期待的,想看看国内的游泳水平到底什么样。

几轮比赛看下来,松冈凛多少有些失望,听说是精挑细选的代表团,可是强手也不是很多。只有跟自己一起比自由泳的那个叫七濑遥的家伙水平还不错,不过可以看出是天赋很好,但是后天专业的训练还是不足。

松冈凛下意思地摇摇头,下面没有自己的事了也没有看下去的必要了,开始着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下面进行蛙泳比赛。……第三泳道,日本高校队,橘真琴。”

低头整理泳衣的松冈凛,被广播喊出的名字一惊。松冈凛回过头看到站在第三泳道前的是一直跟七濑遥在一起的那个人。刚才一直没有注意,可是现在认真看来,虽然高大健壮,可是那头亚麻绿的头发,和那双祖母绿的眼角下垂的眼睛,还有那无时无刻不挂着脸上的温柔笑意,与自己记忆力真琴的样子完美的重合了。

眼前的橘真琴几乎完美的后跃起跳,手臂有力地打起白色的水花,可这些矫健的身姿在松冈凛眼里全都变成了一片模糊的色彩,他的内心完全在为一个事实而纠结——原来自己的初恋,竟然是个男生。而且,还是个身材比自己还要高大,与自己同为游泳选手的男生。

不过这也没关系,自己喜欢的本来就不是真琴的性别,就算不是女孩,那个记忆中的天使还是不会改变。

这么容易就想通了,松冈凛自己都感到惊讶。看着向休息室走去的橘真琴,松冈凛终于鼓起勇气追了上去。

“请等一下!”

“嗯?请问,有什么事?”突然被叫住的橘真琴微微低着头看着松冈凛。

虽然目测只有5、6CM的身高差不算什么,可是就算只是一点儿,被俯视的感觉还是让松冈凛一阵不自在。

“那,那个,真琴,你……还记得我吗?”试探着开口,松冈凛真怕对方给出否定的答案。

“‘真琴’?……啊!你是凛吗?”

“你……记得我?”看着笑容满面说出自己名字的橘真琴,松冈凛简直觉得不可思议。

“当然记得啦,凛说过是在澳大利亚生活嘛。不过凛不是说了会回去吗?可是这么多年都没再回去过,我还一直在等着……”

“对不起……”松冈凛仿佛看到了每年夏天,都会在河岸边等着自己的橘真琴小小的身影。

“嗯~嗯~,”橘真琴摇头,“因为凛学习和训练都很忙吧?”

“真琴,我当时对你说的话……”

“啊,那个啊,凛不用记在心上,当时都还小嘛。而且我后来觉得也许当时凛把我当成女生了吧。因为第一次见面时候我穿着那件浴衣,后来妈妈给穿着浴衣的我拍的照片,有其他人看了也以为是女孩呢,呵呵~所以凛不用……”

“不是的!”没等橘真琴说完,松冈凛就打断了他的话,“不是的,我刚刚仔细想过了,就算真琴不是女生,我也喜欢你!”

“凛?”

“真琴说过一直在等我的吧?明明知道我们都是男生为什么还要等呢?而且刚刚真琴虽然是在笑着帮我找辩解的理由,可是笑容里的落寞我能感觉到……”

“……”

“我说过的誓言永远不会变。现在请听好了,我喜欢你,这是作为男生的松冈凛对作为男生的橘真琴的告白,不许忘记!”

“……凛,太大声了……”橘真琴脸红红的,有些挂不住尴尬地小声提醒。

大概太激动了,松冈凛完全没有在意场合,就说出了这样的话。不过还好他用的是日语,自己的队友听不懂,而唯一注意到了这边的异样的,大概就只有在不远处一直注视着的七濑遥了……

“真琴,你的回应呢?”一不做二不休,松冈凛继续追问。

没想到橘真琴答非所问地丢回来一个问题:“唔……凛,可以告诉我当时河灯里的愿望是什么吗?”

“可以倒是可以,我写的是长到后要跟真琴一直在一起。怎么了?”

“呵~”听到松冈凛的答案,橘真琴笑了起来,“那么,看来那里的河灯真的像凛说的一样,很灵验呢。”

“诶?什么意思?真琴你是答应了?!”

“松冈同学!太吵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真琴,我们到外面去吧。”

“诶?凛,可是我还没换衣服……”

“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

松冈凛拉起橘真琴的手向外走,那握在掌心里的温度,如同小时候的一样温暖。

=====FIN=====


评论(5)
热度(24)
©沈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