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FREE!/凛真】CHAOS

CHAOS

 

CHAPTER1

 

时值仲夏,骄阳炙烤大地的午后,总是会毫无征兆地下起雨来。到了傍晚,天又会放晴,出现在西边天空的夕阳,在将要落下的最后时刻将天空染上艳丽的暖色调。

 

橘真琴站在幼儿园的大门口,跟每一个来接走自家孩子的家长打着招呼,微笑着与孩子们挥手告别。

 

从高中毕业到这里来工作开始,橘真琴每天都在重复做着这样的事。脸上那治愈人心的笑容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记得填写志愿表的时候小天老师曾经问过自己,为什么不打算去上大学。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来着?啊,说了是因为数学和英语不好的原因呢。没有说出口的是,家里有一对双胞胎的弟弟妹妹,父母工作又那么忙,想要早点独立能照顾家里。

 

而且,也是真的喜欢小孩子啊。橘真琴摸了摸站在自己身边还没有人来接的小女孩的头,轻轻笑了。

 

最后一个来接孩子的是个看起来与橘真琴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从昂贵的跑车里走出来,身上穿着裁剪得体又不显得拘谨的白色西装,紫红色的头发随意地扎在脑后。虽说不上是生气,但总觉得他眉宇间透着些许不快。

 

“凛ちゃん!“刚刚还在橘真琴身边乖乖站着的小女孩,看到这帅气的男人瞬间奔了出去。

 

“初……”接住扑过来的小女孩,男人皱了皱眉,无奈地开口,“说过多少遍了在外面不要这样叫!”

 

“但是……”

 

“啧,没什么但是的,总之听我的就是了。”男人把小女孩抱起来,转身向外走去。

 

“那……那个……请等一下……”橘真琴在身后叫住他们。

 

“嗯?什么事?”男人头也没回,不耐烦地说到。

 

“请问你是初的什么人?”因为不是每天来接孩子的熟面孔,橘真琴多少有些担心,虽然松冈初跟他很熟悉的样子,可总觉得这个男人看起来……有些可疑。

 

“我说……”男人终于转过身,“你脑子没问题吗?这孩子跟我这么亲你看不出来吗?竟然还要怀疑……”

 

“啊!”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橘真琴的一声惊呼打断了。“你是……凛?松冈凛?”

 

“嗯?”紫红色头发的男人疑惑地打量着对面的人,“你……谁啊?”

 

顺着男人的视线,橘真琴也低下头,看到自己身上幼儿园定制的与自己高大身材不太协调的可爱型围裙,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凛,我是真琴啊,橘真琴。”

 

“诶?”看着那双带着笑意的眼角下垂的绿色眼眸,松冈凛脑海里高中之前的记忆一瞬间涌现出来,“你怎么会在这?”

 

“如你所见,在这里当老师啊。”

 

“哼,”松冈凛不置可否地笑笑,“还真像你的作风,从很早就说喜欢小孩子什么的呢。说起来,遥那家伙呢?不会也放弃游泳了吧?”

 

“……我也……很久没看到他了……”橘真琴有些落寞地低下了头。

 

“……”本来以为对方会对七濑遥的事情无所不知,听到这样的意外的回答,不知该如何应答的松冈凛只好沉默。

 

“凛ちゃん,跟真ちゃん认识?”一直被两个大人无视的小女孩突然开口。

 

“啊,是啊。我和他高中的时候是……”是什么呢?对手?可这样的词要怎么跟小孩解释呢。

 

“凛和我高中的时候是朋友哦,初。”橘真琴微笑着回答。

 

松冈凛惊讶地看着绿发的男人,真是没变呢,总是以十二分的善意来看待周围的一切,将那么深刻复杂的关系只用“朋友”这么简单的词来概括,你还是这么天真啊,真琴。

 

“初,我们走。”说完,松冈凛转过身向外走去。

 

“嗯,那真ちゃん拜拜!”小女孩回过头跟橘真琴挥手。

 

“拜拜,明天见了,初。凛,之后再联系。”

 

松冈凛的脚步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任何回应地离开了。

 

橘真琴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夕阳沉下之后,天边那最后一点亮色也将要淡去的云,残留着的,正是离开的男人头发的颜色。

 

CHAPTER2

 

与松冈凛意外的相遇,就像是一场幻觉,没有给橘真琴的生活留下任何不一样的痕迹。那天之后,来接松冈初回家的换回了初的父母,松冈凛再也没有出现过。

 

也没有像我最后对他说的那样再联系呢,橘真琴有些失落地想,不过也无可厚非呢,凛一直以来在意的也只有遥而已。

 

不是没有想过向初询问关于凛的事,可是如果这样做了又要对小女孩解释很多自己也解释不清的事情。而且再见到凛又能有什么意义呢?全部都是因为遥的关系联系在一起,两人之间单薄的关系,如果没有了遥这条纽带的话,也许就什么都没有了吧。

 

橘真琴叹了口气,将这些思绪从脑海中统统赶走。不过是遇到了旧识而已,就变得这么不像自己可不行哦!将背包挎在肩上,橘真琴走出了幼儿园的大门。

 

“这么多年了还背着这种像高中生一样的书包啊,真琴。”

 

“……”听到这个声音,橘真琴惊讶地轻轻吸了口气,“……凛!”

 

“哟。”松冈凛穿了一身便装,头上带着一顶黑色的鲨鱼造型的鸭舌帽。

 

“凛……怎么会在这?”橘真琴疑惑地看着对面的男人,“啊,初的话,已经被她父亲……”

 

“我是来找你的。”松冈凛不耐烦地打断橘真琴的话,习惯性地拉了拉脑后的帽带。

 

“诶?找我?”

 

“怎么?不行吗?”没理会愣在原地的橘真琴的反应,松冈凛走到自己的跑车旁边拉开了车门,“难得有机会,一起去喝一杯怎样?”

 

“那个……凛……我还是回去吧。”橘真琴拘谨地坐在沙发里环视四周。这样的酒吧他还是第一次来,虽然知道凛这样的人说去喝一杯不会是带自己去那种中老年男人会去的居酒屋,可是这样的坏境,还是多少有些意外。

 

舞池中穿着奇异暴露的年轻男女,同身边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们随着嘈杂的音乐摇动着身体。忽明忽暗的绚烂的灯光将纷杂的人群映照成一簇簇不规则的剪影。

 

“怎么刚来就要走?”松冈凛将桌上的啤酒瓶盖启开,声音里明显透着不快。

 

“因为家里还有弟弟妹妹。”橘真琴用温柔的声线开口,脸上带着满满歉意的笑容。

 

“如果没记错的话,莲和兰都是高中生了吧,自己在家也没关系的吧。”将啤酒倒入橘真琴和自己面前的杯中,松冈凛说道,“而且,说要再联系的,不是真琴你吗?”

 

“呃……”橘真琴无言以对,点了点头,安静地坐了下来。

 

“来,为我们的重逢,干了这杯!”松冈凛端起酒杯看着身边的男人,紫红色眼眸中毫不虚假的笑意,让橘真琴一阵恍惚。

 

凛这样的笑容,有多久没有看到了呢,就算是记忆中的,好像那时凛也是对遥……啊,不行!自己这种嫉妒遥的心情是怎么回事啊?太奇怪了!

 

“喂!发什么呆啊?!”

 

松冈凛的声音将橘真琴拉回了现实。在男人的示意下,橘真琴端起了酒杯。杯壁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溅起的啤酒泡沫散落在了酒吧灼热的空气中。

 

×××

 

“喂!真琴!醒醒啊,喂!”好不容易说服自己来见老同学的松冈凛真的没想过会遇到这样的事,不停地摇着橘真琴的肩试图叫醒他也无济于事,松冈凛只好无奈地放弃。

 

不是没见过酒量差的,可是像橘真琴这样一杯啤酒就倒的人还真是第一次遇到,看来只好自认倒霉了。

 

叫了酒吧里的服务生一起才将这个高大的家伙送上自己的车,松冈凛坐在驾驶座上一阵气闷。预想中的老友叙旧什么的温馨场面,竟然就这样变成了自己无辜地照顾一个醉鬼!真是够扫兴的。

 

“喂!真琴,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松冈凛转过头看着靠在副驾驶座上的男人,再次尝试与他进行沟通,可惜这次也没有收到好的结果。

 

橘真琴的头偏向了松冈凛的这边,就在他以为这家伙终于有些反应了的时候,绿发的男人只是含糊地梦呓了两声,又睡了过去,甚至还好巧不巧地将头靠在了松冈凛的肩上。

 

“啧。”松冈凛烦躁地想将他的身子摆正。可在看到橘真琴的睡颜的一瞬间犹豫了。

 

橘真琴的双眼轻轻闭着,下垂的眼角看起来甚至比平时的样子更加柔和,嘴唇中间稍稍张开一条缝,细微的热气吐在松冈凛的脖颈有些痒。这个身高一米八几的男人就这样像小孩子一样枕着自己的肩膀熟睡着,松冈凛忽然不忍心将他推开了。

 

切,反正让他靠一下又不会少块肉。松冈凛把自己鬓角不时扫到橘真琴脸上的发丝别在耳后,然后发动了车子。

 

CHAPTER3

 

意识回到脑海的时候,橘真琴猛然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一切让他感到茫然。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橘真琴环视四周。陌生的房间,作为一个卧室该有的最简单的配置,床头微黄暗淡的灯光给整个房间染上了温暖的颜色。

 

试着动了动手臂,有些酸软的酥麻感传来。橘真琴坐起身,也许是动作太突然了,一阵眩晕。伸出手扶住额头,让头脑镇定下来,努力理清之前的记忆。

 

啊,是跟凛一起去喝酒了!然后……唔,记不清了。不过既然最后是跟凛在一起,那么这里是凛的家吧。

 

橘真琴下了床,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明亮柔和的月光倾泻进房间,窗外葱郁的树冠仿佛在月光下也能看出暗黑的绿色。环境很好呢,空气应该也很新鲜吧。橘真琴在心里赞叹着,不由自主地打开了窗户。

 

迎面而来的空气如橘真琴想象的一样清凉舒服,还带着淡淡夜来香的味道。不住的蝉鸣声在耳畔喧嚣,果然比起空调运转时机械的嘈杂声,这种自然的声响才是夏天该有的样子。

 

“啊,你醒了?”

 

橘真琴循着声音转过头,看到松冈凛端着托盘站在门口。

 

“嗯,谢谢你,凛。”走过去帮忙接过松冈凛手中的托盘,橘真琴说道。

 

“谢什么?没把你这个醉鬼丢在那不管?”

 

“呃……”橘真琴闻言不好意思地笑笑。

 

“啊!话说你这家伙!”松冈凛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大叫起来,“开着空调的时候不要随便开窗子啊!”

 

“啊,对不起,没注意到。”橘真琴一边应着,一边从床头柜上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空调。

 

“啧,”松冈凛无奈,“我的意思是让你关上窗户,不是叫你关空调啊。”

 

“诶?”橘真琴讶然地看着松冈凛,“但是空气很好,而且天气也不是很热。总是吹空调对身体不好,凛以后也要注意不要……”

 

“停!我可不想已经从家里独立出来了,还有人在耳边像老妈子一样说教。”松冈凛摆摆手打断了橘真琴的话,“水已经烧好了,不去洗澡吗?啊对了,我刚刚找了点吃的来,你晚上都没吃东西,要不先填饱肚子?”

 

“我想回去了,凛。”

 

“怎么回去?现在末班车已经没有了哦。”松冈凛指指墙上的时钟,“你不会是打算让我送你吧。”

 

“没有那回事。”橘真琴赶忙否认。已经麻烦凛把醉得不省人事的自己从酒吧带回来了,怎么可能还想着进一步麻烦他呢。

 

“开玩笑的。如果怕赶不上给弟弟妹妹带便当,我明天一早开车送你回去。”松冈凛向门口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说道,“我先去洗了。你还是吃点东西吧,省的夜里会饿。”

 

洗完澡回来的橘真琴,意外地看到松冈凛站在自己刚刚所在的,应该是客房的房间里。

 

“怎么了,凛?”

 

“没什么,过来收走托盘而已。顺便提醒一下,明天早晨6点我送你回去,别睡过头。”

 

“嗯。”

 

凛果然还是,外表酷酷的,其实是很温柔的人呢。橘真琴看着松冈凛轻轻带上房门的身影,弯起了嘴角。

 

×××

 

招老鼠什么的事情,在这种高级公寓应该不会有吧。不过这窸窸窣窣的声音到底是什么啊!

 

松冈凛忍无可忍地掀开被子下了床。

 

声音显然是从自己卧室以外的房间传过来的,松冈凛认真地分辨声源的方向,最终确定是从客房传出的噪音。真琴这家伙,不睡觉到底在干嘛啊!

 

“喂!我说你……”原本怒冲冲推开门准备痛斥橘真琴一顿的松冈凛,在看到眼前的景象的一瞬间气焰立刻熄灭了。

 

床上的橘真琴用被子将自己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简直就像是蚕茧一样,而且这只蚕茧,还在不停地大幅度颤抖。

 

“真琴……没事吧?”松冈凛打开墙上的电灯开关,出声询问。

 

“凛?”橘真琴把被子稍稍开了条小缝,露出小部分脸来看着松冈凛,墨绿色的眼眸氤氲着水雾。

 

看着这一幕,松冈凛忽然恍然大悟:“你……不会……还是怕鬼吧?!”

 

终于将整个脸部都从被子里露出来了的男人,双手抓着被子的边缘,不知是不是错觉,一双眼角比平时看起来下垂得更厉害了。过了半晌,带着浓重鼻音的细小轻哼声,算是对松冈凛的问题给了个肯定的答案。

CHAPTER4

 

对于松冈凛这个人来说,最不可能做的事情就是哄孩子。妹妹松冈江比自己只小了一岁,又从小就是很独立的性格,根本用不着自己来哄。上次去幼儿园接松冈初,也只是因为叔叔一家实在太忙,而初这孩子又很乖,才勉为其难答应的。

 

之所以对小孩子这么抵触,并不是因为松冈凛没有耐心,而是他实在对应付有人泪眼婆娑地看着自己这种事情非常苦手——就如现在他正面对的这种情况。

 

当然如果对着自己哭泣的对象从小孩子变成了一个成年男人,情况就加倍地让人困扰了。

 

深吸一口气,松冈凛调整了一下情绪,开口说道:“真琴,需要我陪你睡吗?”

 

刚刚问出这个问题,松冈凛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对于两个大男人来说,睡在一起好像真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提议,而且还很尴尬……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因为怕鬼而思绪混乱的橘真琴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妥吧。

 

“诶?真的可以吗?”橘真琴抬起头,眼睛里闪着希冀又带点窘迫的光。

 

松冈凛一瞬间被定在了原地。

 

清醒点啊,松冈凛!他可是个男人啊,而且还是比你自己还要高大的男人啊,露出这样羞怯的表情你居然觉得可爱,脑子没问题吗!

 

使劲摇了摇头,松冈凛振作精神走到橘真琴另一侧的床边躺下。身边的男人用一脸安心的表情看着自己,松冈凛尴尬地别过头:“赶紧睡吧,明天还要早起,我关灯了。”

 

×××

 

听着身边的人均匀的呼吸和有力的心跳,橘真琴终于能安下心来培养睡意。正当大脑的运转开始慢下来,头脑中纷乱的思绪将要被空白替代的时候,橘真琴被突然袭上脸颊的手指吓了一跳。

 

温柔的指尖从脸侧一直滑下来,轻触上了嘴唇,在唇间流连。

 

橘真琴绷紧了身体不敢有任何动作,紧张得连呼吸声都轻不可闻,额头已经渗出了冷汗。

 

嘴唇上的手指终于撤开了,橘真琴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另一个更加温暖柔软的物体代替了刚刚手指的动作。

 

“唔……”橘真琴倒吸了一口凉气。可唇上的物体完全没有因为他的反应移开,而是变本加厉地轻轻摩擦起来,接着灵巧的舌头舔上了他的嘴唇。

 

“嗯……不……”就算再迟钝橘真琴也知道现在对自己做这些的并不是什么鬼怪,而是躺在自己旁边的松冈凛。

 

“啧,别吵。”松冈凛不耐烦地打断橘真琴的拒绝,尖利的牙齿咬上了对方的脖子。

 

“啊!凛,好疼!”突然的疼痛让橘真琴轻呼出声。

 

“所以说,你闭嘴就好。”无视了橘真琴的反应,松冈凛掀开被子,修长的手指抚上了肌肉匀称的胸膛。嘴唇也不闲着,在另一侧的胸口暴露在空气中颤抖着的红樱旁不停啄吻。

 

“嗯……凛……凛,停下……”不想让这莫名其妙的情况继续下去,橘真琴按上埋在自己胸前的人的额头,迫使对方抬起头看着自己,“凛,为什么……”

 

“没什么为什么,只是我想做而已。”

 

“但是……但是……”橘真琴欲言又止,不知该如何将对话进行下去。

 

“但是什么?”

 

“但是,凛,我不是遥……”橘真琴说出这句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说到遥的名字时已经几乎听不见了。

 

“哈?”松冈凛不解地看着他,“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遥,我还不至于眼神那么差。再说,关那家伙什么事?”

 

“凛难道不是把我当成遥才……”橘真琴发现自己再次说不下去了,真糟糕,这种嫉妒遥的感觉。

 

调整了呼吸,橘真琴继续开口:“凛,不是一直喜欢遥吗?”

 

“哈?”听到这话,松冈凛先是惊讶,继而笑了出来,“我说,你听谁说的我喜欢他?”

 

“啊,但是……凛一直……遥他……”

 

“噗,遥的话,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也是不错的朋友,不过说我喜欢他什么的,其实一直都是你自己脑补的吧?”看着橘真琴不知所措的样子,松冈凛笑得更厉害了,“你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可爱啊。”

 

说罢,松冈凛低下头舔吻上了橘真琴胸口与强健的胸肌极其不相称的可爱的小红豆。

 

“唔嗯!凛……凛ちゃん……别……”

 

“喂!这个时候不要突然用昵称啊,很泄气啊!还有,跟我独处的时候拜托不要想着其他的男人,就算是遥那家伙也不行!”

 

啊……哈……”

 

松冈凛的牙齿突兀地咬住了因为舔吻啃嗜变得充血挺立起来的乳尖,引来橘真琴一声拔高的轻呼。

 

这家伙,果然连声音都这么可爱,松冈凛在心里轻笑。唇舌一路向下,划过橘真琴胸腹间紧实的肌肉,牙齿和舌头在下腹轻轻摩擦,惹得身下的人一阵颤抖。

 

“真琴,”松冈凛舌尖在肚脐里扫了一圈然后舔了舔嘴唇,“对不起,今晚可能没办法让你睡觉了。”

 

CHAPTER5

 

被松冈凛的手握住股间的欲望的时候,橘真琴禁不住弓起了腰。

 

“哼,”松冈凛轻笑着,手指开始上下套弄,“真琴你很精神嘛,这根都胀的这么厉害了。”

 

“嗯……唔……凛ちゃん……”

 

“都说了!不要带ちゃん字!”

 

橘真琴看着松冈凛低下头,嘴唇贴近了自己的欲望中心,焦急地开口:“凛!不要!”

 

“怎么?不会弄疼你的。”松冈凛伸出舌头舔了舔顶端的狭小缝隙,“还是说,以前从来都没人对你这么做过?”

 

“唔……”

 

松冈凛将橘真琴的欲望整根含进嘴里吞吐,灵巧的舌头舔弄着柱身上每一条狭小的沟壑,手指逗弄着下方两颗沉甸甸的囊袋。从未受过这样刺激的橘真琴感到浑身更加燥热,私处也越发酥麻难耐,双颊潮红,眼里水汽堆积的更多。即使拼命咬住嘴唇,也控制不住从喉咙深处溢出的羞耻的呻吟。

 

“真琴,不要咬,我想听你的声音。”松冈凛的身子攀上来,吻开了橘真琴紧闭的双唇。

 

“啊……嗯……凛,我……我要……”

 

“要什么?”手指轻轻顶住欲望顶端的小口,想要喷薄而出的热液一波一波地冲击着指腹,松冈凛好笑地看着橘真琴,“要好好地说出来哦。”

 

“要……要射了……唔……”一句话断断续续地说出口,橘真琴的泪水再也不受控制地流出眼角。

 

“呵,真听话,给你奖励。”

 

松冈凛松开了扣住出口的手指,橘真琴随即浑身颤抖地宣泄出来。白浊的液体溅满了松冈凛的手掌,甚至有些还滴落在了自己的胸腹上。麦色的肌肤点缀着乳白色的液体,呈现出一种淫靡的美感。

 

“真琴,自己抱住。”松冈凛将身子挤进橘真琴的双腿之间,将橘真琴的双腿弯折起来,推到他的胸前。

 

“诶?凛,做什么?”虽然不太明白松冈凛的意图,橘真琴还是配合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腿。

 

“都说了,当然是给你奖励。”松冈凛看着一脸茫然的橘真琴,眼里的欲望更加炽热。

 

“啊!凛……”

 

松冈凛的手指伸向了眼前暴露在夜晚清冷空气中的蜜穴,引得橘真琴一声惊呼。

 

“啧,没想到这么紧,真不会弄坏吗?”松冈凛自言自语着,“真琴等我一下,我去拿点东西。”

 

说罢松冈凛转身要走,却被橘真琴拉住了手臂。转回头看到一脸情欲的酡红的人焦急地望着自己。

 

“怎么了?”

 

“别……别走,凛……”橘真琴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

 

“哎,真是服了你了。”这个时候居然还能怕鬼,估计也就只有面前这个家伙了吧。不过总觉得,真是可爱啊。

 

挽留住了对方,橘真琴安心地闭上眼睛,感觉到松冈凛的手指将刚刚射在他手上的爱液轻轻涂抹在自己的后穴,麻痒的感觉让他更加难耐,不禁晃动起了身体。

 

“唔……凛,做什么……”

 

正在橘真琴恍惚之间,松冈凛的舌头直接舔上了他的蜜穴。

 

“没办法啊,不这样做会很疼的。”

 

“啊……嗯……”

 

濡湿的舌头带来的触感,让橘真琴身体向后仰起,呻吟声也不受控制地提高了音量。随着舌尖一圈圈的舔弄,橘真琴自己都能清晰地感觉到,后穴开始自动淫乱地颤动。

 

舌头和嘴唇配合着,将混合了唾液的精液轻柔地涂遍后穴。舌尖尝试着向穴口刺探,牙齿不时挑起蜜穴边缘的嫩肉,橘真琴的身体随着挑逗痉挛颤抖。

 

“唔……唔嗯……嗯……哈……”

 

甜腻的喘息再也不受大脑控制,从鼻腔轻哼出来。

 

“腿再张开一点,真琴。”

 

听到松冈凛这样说,橘真琴才发现自己的双腿不知何时因为快感而闭合了起来。羞耻地再度打开双腿,在看到松冈凛盯着自己的眼神,火热得仿佛能在身上烧出个洞的时候,不知为何感到满足。

 

“这么小,真的没问题吗?”松冈凛再度自言自语,而后抬起头看着橘真琴,“开始可能有点疼,忍着点。”

 

“诶?啊嗯……”

 

还没来得及橘真琴反应,松冈凛的食指的前端两节就已经没入了微微张开小口的蜜穴。大概是因为刚刚唾液和舌头的润滑和扩张,手指进入的并不困难。感觉到松冈凛的手指在自己身体最私密的部位进出,指尖不时搔刮着敏感的内壁,羞耻感让橘真琴的快感变得更加强烈。

 

三根手指都能毫不费力的自由进出的时候,松冈凛突然地将手指全部拔了出来。毫无征兆的强烈刺激,让沉浸在快感中的橘真琴一阵战栗,适应了手指存在的后穴,像是不满足似的一张一合做着邀请。

 

虽然感到羞耻,可是想要凛,想要他将自己的空虚填满。这样想着,橘真琴松开抱在胸前的双腿,向松冈凛伸出了双臂。

 

“凛……凛……想要……要你……”

 

没想到身下青涩的人居然会做出这样主动的邀请,松冈凛更加迫不及待地想要与对方合为一体。

 

“真琴,要进去了。”松冈凛俯下身,让橘真琴的双臂环住自己的后背,用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温柔声音在橘真琴的耳边说道。

 

巨大的欲望抵在了狭小的穴口,橘真琴的心脏因为一点点恐惧和更多的期待而剧烈地跳动,颤抖着身体,点了点头。

 

“……啊……嗯……”

 

情色的水泽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清晰地响起,橘真琴被松冈凛贯穿了身体。

 

虽然有些疼,可更多的甜蜜的快感。随着松冈凛开始大力地抽动,橘真琴的身体被一点点扩张到了极限,甜美的呜咽也不住地从唇间泻出。

 

“……凛,……啊……里面……”感到松冈凛的撞到了体内的敏感点,橘真琴发出了更大的呻吟声。

 

“嗯……真琴……放松,你好紧……”被因为快感而收缩的甬道绞紧,松冈凛几乎要泻出了欲液。

 

“啊……啊哈……抱歉……”橘真琴尽量放松着身体,让身上的人能更自由地进出。

 

抽送的节奏越来越快,慢涨的充实感从私处一直传遍橘真琴的全身。这份满足不仅是因为身体上的快感,还因为给予自己这种快感的,是凛。那个一直将目光投向自己身边的遥的人,从来都没有为自己驻足过的人,现在就在自己的怀里,做着最亲密的事。所有不曾希冀过的梦幻,全部变成了铺展在自己眼前的现实,不觉间橘真琴眼角流泻出的泪水浸湿了枕套。

 

“真琴……射在里面,可以吗?”松冈凛压抑着欲望的低沉声音询问着。

 

“……啊……嗯……”轻轻点点头,橘真琴默许地闭上了眼睛。

 

松冈凛的热液涌入狭窄的甬道时,灼热的快感让橘真琴迎来了第二次的高潮。

 

一同达到顶峰的两人,拥抱在一起剧烈地喘息。

 

余韵平息下来后,松冈凛将唇凑到橘真琴的唇边索吻。

 

唇齿交缠之间感到仍然深埋在自己身体里的欲望再次变大了,橘真琴无奈地开口:“凛,不会还要……”

 

“所以说了的,今天不会让你睡觉了。”说完,松冈凛一下子将欲望顶到了最深处。

 

“啊!凛……”

 

所以说,松冈凛所说的这个不眠之夜,真的还很长。

 

尾声

 

第二天早上被闹钟叫醒的时候,橘真琴觉得自己仿佛只刚睡着一秒钟而已,眼睛周围有些涨涨的,就算不照镜子也知道肯定有黑眼圈。

 

松冈凛倒是一脸神清气爽地洗过脸刷过牙,来橘真琴起床送他回去。

 

意外地某处难以启齿的地方没有想象中的黏腻感,看来是某人已经在自己睡觉的时候清理过了。

 

除了腰有些酸软之外,倒是没有特别的难受。赶在早高峰的堵车之前,两人也很准时地赶到了橘真琴的家。

 

没有什么不顺利的事情,只是松冈凛的态度,让橘真琴有些在意。

 

从早晨开始,松冈凛一次都没有提过昨晚发生的事情,没有关心过橘真琴的身体,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尴尬的神情,就仿佛……仿佛昨晚的事全部是橘真琴的幻觉,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送走莲和兰上学,松冈凛也很自然地道了再见。

 

这之后松冈凛也再没有联系,看来对于凛来说,那晚的事情只是个想要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意外吧。所以自己也只能尽量忘记了。

 

×××

 

仍然是在幼儿园门口等着家长们来接走孩子的傍晚,只是雨还没有停。细密的雨雾里,隐约显现出了一个高挑的身影。

 

“凛……”认出这个身影后,橘真琴开口,“啊,是来接初的吗?她没带伞还在教室里没出来,我去叫她……”

 

“真琴,”松冈凛拉住了转身欲去的橘真琴的手腕,“如果我不提你就不会说吗?”

 

“诶?”

 

“总是这样,默默地看着别人,自己想要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去争取,对遥也是,对我也是。”松冈凛有些生气地看着面前的人,语气越发重了。

 

“……”

 

“嘛,不过算了,就当是最后一次,以后一定会把你这个毛病掰过来。”

 

“凛?”

 

“真琴,跟我在一起吧。”

 

睁大了眼睛看着紫红色头发的男人,橘真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所以这个人故意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原来是想要自己主动的吗?虽然有些不甘心,不过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真是太好了。

 

“你的答案呢?”松冈凛将橘真琴拉进自己怀里,问道。

 

回抱住松冈凛,橘真琴不动声色地悄悄点了点头。

 

雨水肆意地打在两人的身上,微凉湿润的幸福感,随着雨水灌进了心里。

 

——fin——

 

评论(4)
热度(38)
  1. 苍幽梦沈末 转载了此文字
©沈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