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Nightingale(8)

Chapter8

 

清晨的阳光柔和地打在扎克斯的侧脸上,清脆的鸟叫声将他唤醒。

扎克斯揉了揉有些迷蒙的双眼,天花板的影像渐渐在眼前清晰起来。扎克斯下意思地将手伸向旁边,却只摸到了空荡荡的被褥。

一个激灵转过身,身旁原本躺着那个银发男人的位置现在已经空了。环视四周,房间里依然像以前每次萨菲罗斯走后一样,完全找不到他来过的痕迹。

扎克斯摇摇头,打消那些突然袭上脑海的失落感。没能看到心爱的人在自己怀中沉睡和醒来的样子还真是遗憾呢,不过既然萨菲罗斯完全没有拒绝自己的示爱,扎克斯相信以后一定还会有很多那样做的机会。

一侧的枕头上还残留着萨菲罗斯头发上的那种柠檬的味道,也许在十几分钟以前那个漂亮的人还静静地躺在这里呢。为什么不叫醒自己呢?扎克斯不无抱怨地想。真不知道是该对他这种体贴的心情生气还是感激呢。

扎克斯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整个鼻腔都充满萨菲罗斯的味道。调整好心情,准备迎接新的一天。

康复训练还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扎克斯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脚一天天好起来,几乎能够不借助外力部分支撑身体的重量了。这种惊人的恢复力连经验丰富的主治医师都不仅感叹,并保证扎克斯很快就能出院重返战场。

自从那个美妙的夜晚之后,萨菲罗斯又像是忽隐忽现的精灵一般消失在了扎克斯的世界里。不过有了上次的经验,扎克斯现在也不会每晚都焦急地等待他的到来了。毕竟那个人也会有自己需要处理的事情。

就这样挨到了出院的日子。扎克斯得到医生的保证如果不是过于剧烈地刺激伤处,他的日常生活都是不会有太大问题的。只是在作战中还是要多加小心。

焦急又兴奋地等在医院的门口,来接扎克斯的却不是他预想中的自己的部下,而是一位不认识的年轻士官。

“扎克斯·菲尔少尉。”年轻人在扎克斯的面前郑重地行了个军礼。

也许是因为跟自己的下属在一起时太自由散漫了,互相之间都像兄弟一样打打闹闹。忽然遇到这样正式的会面方式,扎克斯有些不适应。反映慢了一拍才对面前的年轻人回了一礼。

“你是来接我出院的?“扎克斯问道。

“是的,菲尔少尉。”年轻男孩一边说着一边引导着扎克斯坐上了车。

“呃……你叫什么名字?”面对这样不苟言笑的人,即使是被安吉尔戏称为“小狗”的人际交往能手,扎克斯也不太知道要怎样与他展开对话。

“您没必要知道我的名字,先生。”男孩这样说道,依然面无表情。

“哦,好吧。”谈话再次吃了个“闭门羹”的扎克斯决定换个话题,“那么你是新到我的队伍里来的?”真没想过他们会让一个新人来接自己,难道是为了培养感情?

“不,先生。我是为安吉尔将军传达命令的。”

“诶?”从没想过是这样的答案,年轻男孩的话显然让扎克斯吃了一惊,“那老头子又有什么事差遣我啊?”

“这我就不清楚了,先生。安吉尔将军只命令我带您过去。”

一句话斩断了扎克斯所有想要追问的欲望。既然这个男孩都说自己不知道安吉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那么再问他也无济于事,还是等着到了目的地再直接问安吉尔吧。

汽车从医院所在的市郊一直不停地行驶,穿过巴黎市中心直达城市另一侧的郊外,在一座人迹罕至却环境优美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下了车,扎克斯仔细打量着这座别墅的外观。装饰精美考究、古典韵味十足。与其说是别墅,不如说是座城堡更为合适。难道安吉尔他们占了这个地方作为指挥部?如果是这样排场可够大的。

“先生,请随我来。”打断了扎克斯浮想联翩的猜测,男孩引着扎克斯进入了大门。

首先进入宅子的庭院,扎克斯觉得这里简直大的离谱,简直堪比一个居民区的小型公园。

庭院中轴线上的石板路将整个院子分成两半,两遍栽种着呈对称分布的花草,显然是经过了人工地刻意修建展现出各种富有美感的造型。还有各种精雕细琢的乳白色雕塑,以某种扎克斯也说不清楚的规则放置在庭院的花草中间。石板路两旁栽种的梧桐树落下阴影,避免了阳光直接照到在路上行走的人们。还真是贴心的设计啊,扎克斯想。

“先生,我只能陪您到这里了,里面就不是我可以进入的范围了,”在第一间主屋前停下来后,男孩对扎克斯说道,“安吉尔将军在里面等您。”

搞什么啊,男孩离开后,扎克斯有些不快地想,弄得这么神神秘秘,难道里面真的是指挥部?不可以让人随便进入是怕泄露军事机密?

这样想着,扎克斯推开了主屋的门。

这间屋子正如它外表展现出来的一样宽敞宏伟,然而彩绘的玻璃窗却几乎将外面明媚的阳光全部隔绝,昏暗的光线显得房间死气沉沉。

房间里没有人。扎克斯有些诧异,不是说安吉尔在这里等着自己吗?

扎克斯继续往里面走,壁炉上面摆放着的一个天使形态的小型石膏摆件吸引了扎克斯的注意。那个天使,只有一侧的翅膀,而且是黑色的羽翼。

扎克斯打算走过去近距离观察时,突然觉得身后有一股凌厉的气息向自己逼近。一个闪身躲开,并顺手抄起壁炉旁边挂着的一把雨伞回身格挡,伞身与金属碰撞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反倒是那突然的笑声几乎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形成了回音。

“安吉尔!”扎克斯定神后看到在身后突然袭击自己的居然是自己的老师。

“哈哈,”黑发碧瞳、器宇轩昂的男人笑着拍拍扎克斯的肩膀,“没想到你受了伤还能有这么快的反应,嗯,看来恢复的不错。”

“那是当然,”扎克斯用拳头拍了拍胸口,“我的恢复力可是让医院里的老古董都吓掉了下巴呢。”

“嗯,那我就放心了。”安吉尔看着扎克斯,脸上充满了宠溺。

“呐,这次叫我到这边来是做什么啊?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从出院开始就困扰着扎克斯的问题终于找到正主可以问出口了。

“我先带你去见一个人。”

“萨……萨菲?”

扎克斯设想过各种可能的跟萨菲罗斯再次见面的情景,可是完全没有想过会在这种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见面。

那个银发的男人穿着黑色的长裤、随意挂在身上的白色衬衫露出大片胸口。他手中捧着本书随意地倚靠在书桌旁,看着刚刚走进书房门口的安吉尔和扎克斯。

“很高兴与你见面,菲尔少尉。”看似礼貌的开场白,却是能冻死人的冷漠语气。

“你们已经认识了?”从进入书房扎克斯第一反应喊出萨菲罗斯的名字安吉尔就觉得不对劲了,而现在萨菲罗斯又十分自然地跟扎克斯打招呼,就更加让人惊讶了。

“怎么会?”萨菲罗斯合上书放在身后的书桌上,然后抱起胳膊肆无忌惮地打量着无措地站在那里的扎克斯。

那双碧绿的如同早春的湖水一般的眼睛盯着扎克斯,像是能散发出带着魔力的光芒,勾起的嘴角带着的冷冷笑意让扎克斯浑身不舒服。这样的大量方式太赤裸裸了,让扎克斯有种自己是在奴隶市场里待人挑选的商品。

就在扎克斯快要受不了这种视线的灼烧时,萨菲罗斯将目光移开了。他对着安吉尔说道:“我们当然不认识,不过因为某个人总是喜欢炫耀自己的学生多么优秀,所以想不知道都难吧。”

“哦,那好吧。”安吉尔笑笑,转头看着扎克斯,“那么你呢,扎克斯,对萨菲罗斯了解多少?既然你刚刚可以叫出他的名字。”

“我……我……”扎克斯开始支支吾吾起来。如果说自己对萨菲罗斯的了解,他自认为还是能达到一定程度的——尤其是在经历了那个夜晚之后。可是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虽然有着同样的外表、同样的声音、甚至同样的一切,但给扎克斯的感觉却是跟自己所知道的萨菲罗斯不同的人。

“看来还是有必要给你们两人互相介绍一下。”看到自己学生一脸困扰的表情,安吉尔开口。

“英陆军少尉扎克斯·菲尔。”

扎克斯看着仍然用玩味的眼光盯着自己的男人,有不情愿地行了个军礼。

“法国爵士萨菲罗斯,负责本次援法英军的物资提供。扎克斯,从今天起,你将担任他的保卫工作。”

 

评论(6)
热度(16)
©桐岛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