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Nightingale(7)

Chapter7

 

意外地得到了萨菲罗斯肯定的答案,扎克斯眼睛都亮了起来。他反握住萨菲罗斯的手,另一只手臂环到萨菲罗斯的背后,顺势将他的身子拉向自己的方向。

萨菲罗斯粉色的薄唇就在面前几厘米的地方,扎克斯试探性地再次将自己的唇凑了上去。

如之前一样滑嫩的触感,大概是被夜晚微寒的空气感染的也有些微凉。扎克斯伸出舌头舔弄着萨菲罗斯双唇之间微启的狭小缝隙,使得那双唇打开得更多。

扎克斯得寸进尺地将舌尖触上了萨菲罗斯的牙齿,在舌尖上加了些力道,更加用力地舔舐着。两排原本紧闭着的贝齿最终也耐不住扎克斯的攻势放松开来。扎克斯灵巧的舌头趁机侵入了萨菲罗斯温热的口腔。

舌尖擦过萨菲罗斯口腔内壁的每一处角落,在口腔上壁流连徘徊。扎克斯感觉到手臂环绕着的身子一瞬间轻微的颤抖。原来人们通常都很有感觉的地方也是这个看起来冷冷的银发男人的敏感点吗?扎克斯在心里默默记下了这点。

舌头勾住萨菲罗斯的舌头的时候,扎克斯感觉到他明显的瑟缩了一下,像是带了几分犹豫,萨菲罗斯最终还是回应了扎克斯的邀请,与他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扎克斯抬起眼睛偷眼想看看萨菲罗斯此时的表情,银发男人颇有些不知所措地紧闭着双眼,一副交给扎克斯来主导一切的样子。看来这个男人如自己想象中一样有着不符合年龄的单纯和生涩,然而从怀中的身体时不时细微的颤动和刻意压抑在喉咙里几不可闻的呻吟,扎克斯知道自己一定正在带给萨菲罗斯他前所未知的快乐。扎克斯不无得意地无声地笑了。

对于萨菲罗斯这样的在这方面有些缺乏经验的人来说,作为第一次的深吻这个吻持续的时间显然太长了,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而且口中的唾液也有要随着扎克斯向外挑弄他舌头的动作而溢出嘴角。萨菲罗斯觉得自己需要换口气……

“……咳,咳咳……”扎克斯松开了与萨菲罗斯缠绵的嘴唇,因为他从没想过萨菲罗斯会在接吻的时候要用嘴巴呼吸而把气全部喷到了自己的嘴里。

“唔……”看着突然咳嗽起来的扎克斯,萨菲罗斯有些不知所措,“扎克,你……没事吧?”

“咳,萨菲,接吻的时候不要用嘴巴换气啊,这样太……太突然了。”扎克斯笑着对比自己年长却比自己生涩许多的人解释。

“啊……嗯。”萨菲罗斯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那……要不要继续?”扎克斯一边询问着一边再次拥住了萨菲罗斯的身体。

第二次的深吻显然比第一次顺利得多也享受得多。毫无疑问萨菲罗斯是个悟性很高好学生,舌尖在扎克斯的嘴里画圈的小动作几乎让扎克斯欲罢不能。不过黑发青年还是决定要夺回自己的主动权。

扎克斯将吻从萨菲罗斯的嘴角移动到他略显瘦削的脸颊,嘴唇轻触那白皙嫩滑的肌肤。轻吻一路向下,舌尖在萨菲罗斯突起的喉结上打着转,晶亮的唾液残留在萨菲罗斯白得近乎透明的肌肤上,在烛光的映照下反射着光泽。

“萨菲,”扎克斯将自己与怀中的男人拉开一点距离,看着他的眼睛,“可以吗?”

“……嗯。”

得到允许,扎克斯讲萨菲罗斯拉到床上坐在自己的身边,解开了他上衣的扣子。

如想象中一般完美的身材。紧致又不会过于夸张的肌肉浮在嫩白的肌肤上面,有些不合常理的搭配却显出意外让人内心悸动的美感,简直不像是人类可以达到的程度,更像是用白色的大理石精雕细琢出来的艺术品。

扎克斯俯身在萨菲罗斯的胸前,带着爱意的唇舌像是膜拜一样从他精巧的锁骨一路向下延伸到胸前粉嫩的突起。舌尖轻轻点弄这小巧的乳尖,银发男人的身体敏感地颤抖。

“扎克……”萨菲罗斯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几分隐忍和几分不安。

“萨菲,躺下来好吗?”扎克斯抬起头,对上萨菲罗斯迷茫的表情。

“可是你的脚……”

“没关系,我会注意的。”

扎克斯挪开一点位置,让萨菲罗斯躺在床中央。男人银色的发丝散落开来,像是流泻的细小溪流在白色的床单上蜿蜒。

扎克斯俯身在萨菲罗斯上方,双唇挑起散落在他胸前的一缕银发,发丝上有淡淡的柠檬味洗发液的清香。

双手将男人的敞开更多,抚上了他肌肉紧实的胸膛。

经常握剑而长出茧子的手掌在萨菲罗斯嫩滑的皮肤上流连,两种不同质地的皮肤摩擦在一起生出一种无可名状的美妙触感。扎克斯的手在萨菲罗斯右胸前的突起上打着转,细小的红樱在掌心一圈圈旋转中慢慢变硬。唇间仍然衔着那缕发丝,扎克斯将唇凑上了萨菲罗斯另一侧的胸口,灵巧的舌尖盘旋着将发丝缠绕在乳尖的周围。扎克斯听到身下的男人的呼吸声变得粗重,紧贴着自己的皮肤的温度也更加炙热。

扎克斯抬起头,舌头下意思地舔舔嘴角,看到男人仍然是那副不知所措的表情看着自己,白皙的脸颊也带上了淡淡的红晕。

“萨菲,”扎克斯笑着开口,“你好美。”

“笨蛋!”萨菲罗斯伸出手将扎克斯的头按了下去。

这个年长的男人意外的容易害羞呢。这样想着,扎克斯的嘴角不可遏制的上扬。

继续着爱抚身下男人的动作,扎克斯将头向下退到了萨菲罗斯的小腹。退下萨菲罗斯的长裤,牙齿轻轻捻起男人淡色的耻毛,再一点点向下袭上了身下人欲望的中心。

仿佛遭到了最致命的的一击,银发男人浑身痉挛起来,拼命压制住的喘息也不受控制地溢出嘴角。仿佛得到了这个声音的鼓励一般,扎克斯大胆地将萨菲罗斯的欲望含进了自己的口腔。

与男人的肌肤相比颜色更加粉嫩的男性象征在扎克斯的吞吐和舔弄下,在扎克斯的嘴中慢慢胀大,而它的主人也深深沉浸在扎克斯给予的感官享受当中。

并非刻意夸张的呻吟,只是无法克制的喘息,却带着男人特有的性感的魅惑。

“嗯……嗯……扎克……唔……”被快感击溃了理智,萨菲罗斯无意识地唤着扎克斯的名字。被渗出的汗水沾湿了的银色发丝,散乱在皮肤上,泛着淡淡的光。

“萨菲……”对于扎克斯来说眼前的美景和男人美妙的喘息,就是最好的催情药剂,他觉得自己也快热的受不了了,“萨菲……帮我脱掉衣服好吗?”

“……唔……嗯……”听到扎克斯的要求,萨菲罗斯在扎克斯自己的配合下,帮他脱掉了上衣。

黑发青年虽然年纪不大,但锻炼的结果依然显著。与萨菲罗斯相比,扎克斯的肤色稍黑,呈现出小麦般柔和的色彩。排列整齐的八块腹肌镶嵌在细瘦却不纤弱的腰身,手臂上紧实肌肉显得充满了力量。

“身材不错。”萨菲罗斯由衷地开口。

“你也是哦~”扎克斯故意挑起了这句话的尾音,然后再次低下头继续刚才的动作。

随着扎克斯嘴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吞吐的也越来越深入,萨菲罗斯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他下意识地抓住了扎克斯后脑有些凌乱的黑发,并不时将青年的头向自己想要的方向移动。

感受到萨菲罗斯急切的动作,扎克斯配合地更加激烈地运动起来,欲望的顶端几乎伸进了他的的喉咙口。

“扎克……唔……嗯……放……放开……”萨菲罗斯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忍耐的痛苦。

“没关系,萨菲,在我嘴里也可以哦。”话音未落,银发男人欲望的顶端就喷洒出了浊白的爱液。有些滴落在下腹的淡色丛林中,有些喷洒在白色的床单上,但更多地都溅在了扎克斯的脸上。

“对……对不起……”萨菲罗斯急忙地道歉,还没有完全从高潮的冲击中回过神来的他,比起平时那个淡定自若的男人,倒更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

他四处翻找着,从凌乱地铺散在床上的自己的外套里找到手帕擦拭着扎克斯被自己弄脏的脸颊。

“好温柔啊~”扎克斯一边说着一边扑过去搂上萨菲罗斯的腰,将头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扎克,别闹了,好痒。”萨菲罗斯推着扎克斯坐起来,却一眼看到了黑发青年腿间还挺立着的存在,“……扎克,你……”

“啊,这个啊,我一会儿会自己解决啦。”扎克斯看看自己的推荐,无所谓地笑笑。

“……我……嗯……不用我帮你吗?”犹豫地开口,萨菲罗斯的脸更红了。

“诶?”明显的惊喜点亮了扎克斯蔚蓝的眼睛,“好啊!”

“……”下定决心一般地俯下身,萨菲罗斯退下了扎克斯的长裤。

嘴唇小心地贴上青年挺立着的欲望,进而伸出舌头试探性地舔弄着柱身。正处于精力旺盛的年龄的黑发青年强烈的男性气息冲进了萨菲罗斯的口鼻,使刚刚经历了高潮的他再次兴奋了起来。

“萨菲,”扎克斯察觉到了他细小的变化,开口道,“我们互相帮忙怎么样?”

“……?”萨菲罗斯抬起头,疑惑地看着扎克斯。

扎克斯笑着拉起萨菲罗斯的手贴上了自己的欲望,带着那双修长的手包裹着柱身上下移动。然后将另一只手附上了萨菲罗斯再次兴奋起来的欲望。

极致的快感在两人身上同时降临了。不算缺乏经验的扎克斯从来不知道互相帮对方用手做,居然可以有这样的享受,简直超越了以前任何一次的经历。也许这是因为对面的人是自己喜欢的人的原因吧。

扎克斯看着在第二次高潮来临的那一刻向后倒在床上,现在还有些失神的男人,俯下身去吻上了仍在兀自喘息着的双唇。

弄脏了的被褥已经不能用了,不过幸好房间的橱柜里有替换的被褥。当然这也是在扎克斯还在苦恼是不是就要这样将就一夜的时候,萨菲罗斯径自走过去打开橱柜门的时候扎克斯才知道的事。

吹熄了蜡烛,两人躺在黑暗中。新换的被褥散发着淡淡樟脑球的味道。

扎克斯一只手揽过萨菲罗斯的身子,两人光裸的肌肤紧贴在一起,感受着对方的体温,也传递着自己的温暖。

“萨菲……”扎克斯的手指在萨菲罗斯的背后缠绕着他的发丝,“我喜欢你。”

“快睡吧,明天还要训练。”

听起来冷淡的回应,其实是因为他现在在害羞吧,难道是因为刚刚做了那样的事?扎克斯无声地笑着闭上了眼睛。

没过多久,黑发青年的呼吸变得绵长。双腿也不安分地缠上了萨菲罗斯的身子,像个八爪鱼一样整个贴在银发男人的身上。

扎克斯嘴唇吐出的温热的气息吹拂在萨菲罗斯脸上,带走了夜晚的寒气。

在拂晓之前夜色暗淡的柔光中,银发男人伸出手,轻柔地抚摸着青年的凌乱黑发。

 

评论
热度(16)
©桐岛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