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Nightingale(5)

Chapter5

 

暴饮暴食的恶果着实不小,好在扎克斯的胃在这几年的军旅生活中已经锻炼成铁胃了,所以只是撑得慌,没有闹胃疼什么的。 

扎克斯的伤口恢复的不错,已经可以部分拆线了,再等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可以全部拆线,然后就能进行康复训练。 

距离离开这个破地方的日子不远了呢,扎克斯高兴地想。 

不过就目前他还不知道萨菲罗斯的身份的情况下,想跟他见面只能被动地等着他来找自己,不知道出院以后还能不能像现在这么顺利地见到他。 

但是转念一想,萨菲罗斯说过等扎克斯出院带他去靶场比枪法的事情,那就是说出院之后还是能见到他? 

放心下来的扎克斯乖乖地躺在床上等着萨菲罗斯今晚到来。 

拆过线从新换了药,伤口再次受了刺激还是有些疼。扎克斯决定想点什么办法转移注意力。无意间撇到被自己压在枕头底下露出一角的那本昨天萨菲罗斯留给他的书,扎克斯把它抽出来捧在手上打开了扉页。 

第一页印着淡淡花纹的白纸上,用法语写着一行字。以扎克斯来到法国接受紧急培训学会的那点应急用的法语水平,一下子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有点难度。 

“好像是句诗?”扎克斯自言自语。 

认真看了好几遍,终于能大概理解它的意思,大概是“即使没有约定的明天,也必将回到你所在的地方”。旁边还有一行署名写着杰内西斯。 

嗯?原来这本书不是萨菲罗斯自己的吗? 

杰内西斯……杰内西斯?这个名字总觉得在哪儿听过啊……扎克斯在脑海中努力寻找这个名字的痕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扎克斯决定放弃了。 

扎克斯翻开第一章,就被内容弄懵了。说起来自己这种没读过几天书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要用这么深奥的东西打发时间?不是医生还能看医学书来排遣无聊的人恐怕也就只有萨菲罗斯了吧。 

好无聊啊,不知道萨菲罗斯今晚什么时候能来。 

满心期待着晚上的见面的扎克斯的愿望最终却落空了。 

从夜里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后的兴奋,到一点的钟声敲响了却还没等到那个人的焦急失落,再到最后终于抵挡不住睡意意识渐渐模糊,那个银发的男人始终没有来。 

此后接连几天,萨菲罗斯都没有再来。扎克斯不禁开始怀疑那两晚的记忆都不过是自己的幻觉。 

可是萨菲罗斯留给自己的书还在,可以证明并不是自己太无聊而臆想出来的人。那么就是他最近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能来吗? 

就这样在胡乱的猜测之中,扎克斯伤口的拆线全部完成了。在医生的指导下第一次康复训练的当天下午,有人来看望扎克斯了。 

安吉尔的到来虽有些意外,却也是在情理之中。 

这位将军级别的老师还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看自己,扎克斯还是很高兴的,如果忽略掉安吉尔那些没完没了像老妈子一样的说教的话,扎克斯可能会更高兴。 

身份将军的男人显然自己的私人时间并不多,跟扎克斯交代了一些军队里的情况,又语重心长地叮嘱扎克斯要好好训练之后,安吉尔就准备离开。 

扎克斯本想问问他老师关于他的朋友萨菲罗斯的近况,转念想到萨菲罗斯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来过这里的事情,犹豫了再三最终又作罢了。 

不管怎么说,都是萨菲罗斯先来找上自己的,他有空的时候就还会再来的吧。现在自己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了。 

康复训练很顺利的进行着,或者可以说是扎克斯想要出院的急切心情强迫这个训练很顺利的进行着。 

所以训练强度太大的必然结果就是扎克斯每晚都累得沾到枕头就睡着。这倒有个好处——他不用再每晚纠结萨菲罗斯会不会来的事情了。 

这天夜里,因为食物提供的能量供应不是训练所需的消耗,扎克斯被饿醒了。 

他躺在黑暗里,忍受着胃里的翻腾,盼着早晨赶紧到来,他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吃下十片抹了黄油的土司。 

扎克斯翻了个身,有温热的气息吹拂在自己的脸上。吓了一跳,扎克斯瞬间清醒了。 

睁开眼睛,借着窗子透进来的微弱的光亮,有人趴在他枕边的床上静静地睡着。 

萨菲罗斯。 

即使看不到脸,那头在夜里也能反光的银亮的长发,也能毫无疑问地显示这人的身份。 

这些天未见,扎克斯虽然很想跟萨菲罗斯说说话,可看着他的睡颜,实在不忍心叫他起来。 

毫无防备的表情,仿佛极安心地沉浸在黑甜的梦境中。长长的睫毛轻轻遮盖在眼睑上,嘴角勾起小小的弧度,像是在梦中露出了笑容,薄薄的嘴唇中间微微开启,随着睡梦中绵长的呼吸不时吐出温热的气息。 

想更近距离地看看萨菲罗斯睡着时的模样,扎克斯的头越凑越近,最终鬼使神差般地将自己的嘴唇印上了那张微微张开的薄唇。 

如果冻一般柔滑的触感,似有若无的清香在唇上晕开。扎克斯欲罢不能又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头舔弄着那两片淡粉色的唇。幻觉一般的丝丝甜意于舌尖轻触时在味蕾上化开,很难想象这是平时总是只有简短的语言说出冷冷淡淡的话的那个男人的唇…… 

等等…… 

沉浸在感官的美妙享受中的扎克斯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睁开眼睛。 

天啊!扎克斯一下子坐起来,我……我刚刚是……在吻萨菲罗斯? 

就算他长得确实很美,可无论如何也不是柔弱型的啊,再怎么样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而且身材和气势无论哪一点都让人感到无可忽视的强大气场。难道我喜欢男人?扎克斯拼命摇摇头,这种事怎么可能有,如果换成萨菲罗斯以外的人自己绝对不会做这种事啊…… 

而且现在更重要的是,萨菲罗斯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啊。 

扎克斯低下头仔细地看着萨菲罗斯的脸。银发的男人的双眼依旧闭着,一副熟睡的样子。 

看来刚才发生的事他完全不知道吧。这样想着,扎克斯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萨菲罗斯的声音突然响起: 

“扎克斯·菲尔,你打算这样盯着我看到什么时候?”

 

评论
热度(5)
©沈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