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Nightingale(4)

Chapter4

 

扎克斯今天心情很好。原因嘛,当然不言自明。 

一整天都带着大大的笑容,弄得那个长得不算漂亮还一直冷着脸的护士小姐来查房时,都被扎克斯阳光般的笑容晃得红了脸。 

扎克斯自从住进这家医院,就从没有这么期待过夜晚的到来。 

白天虽然也很无聊,却不像夜晚的黑暗那样容易让人胡思乱想。所以在遇见萨菲罗斯之前,与其在夜里无端想些有的没的,扎克斯更喜欢白天安逸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放空。 

不过现在不同了,扎克斯有了期盼的对象。 

护士小姐最后一次查房离开的时候,扎克斯对着她挥了挥手还道了声晚安。女孩用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扎克斯,不过后者的心思完全不在这。 

天晓得如果女孩以为扎克斯是在对自己示好,而最终事实证明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的时候,该有多伤心呢?但是显然这并不是扎克斯现在的考虑范围,他在等的是那个高大的银发男人。 

这次萨菲罗斯来得更早了一些,教堂钟楼十二点的钟声刚刚敲响没过多久,扎克斯就听到了那熟悉的优雅的脚步声。 

男人进了病房,手里提着一小袋水果,还带了一根新的整根的蜡烛。 

“晚上好啊,萨菲。”看到萨菲罗斯如约来了,扎克斯的内心其实比他此时的语气表现出来的更加愉快。但是为了表现得不像个得到糖果的小鬼,扎克斯尽量用最普通的语气跟萨菲罗斯打着招呼。 

“嗯。”淡淡地应了一声,萨菲罗斯关上房门走过来点起蜡烛。 

这样的反应在别人看来足以给萨菲罗斯贴上“性情冷漠”的标签了吧,然而昨晚尝试过他的温柔的扎克斯才不会这么想。他大概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达,而且如果真的热情地回应了的话,扎克斯反而会觉得这人肯定是别人假扮的,不是真的萨菲罗斯了。 

像前一晚一样,萨菲罗斯坐在扎克斯床边。 

“今天气色不错。”首先开口的是萨菲罗斯。 

“啊,是啊,因为心情很好嘛。”扎克斯笑着回应。 

“换了更漂亮的女护士?” 

“才不是呢,我是那种肤浅的男人吗?”扎克斯反驳,“不过没想到你也会说调侃的话呢。” 

“你以为呢?”萨菲罗斯看了扎克斯一眼,“我好歹也活了二十几年了,正常人的生活方式还是知道的。” 

嗯?总感觉这话听着有哪里不对啊……可是暂时扎克斯也理不出头绪询问。 

“伤怎么样?” 

“今天医生过来看说恢复的不错,再过几天就可以做康复训练了。”扎克斯伸了个懒腰,“呼~~真想快点好啊。” 

“想赶紧出院?”萨菲罗斯温柔地笑着看着扎克斯。 

“是啊,谁想每天闷在这里百无聊赖,呼吸消毒水味的空气啊。” 

“而且也没有漂亮女孩?” 

“够了萨菲!我到底是怎么给你留下好色的印象的啊?!” 

“没有,只是觉得你这个年纪的男孩都差不多有这方面的冲动而已。” 

“别说话语气像个老头子一样啊!还有什么叫我这个年纪的男孩……难道你很老吗?” 

“总之比你这个小鬼大多了。” 

“小鬼才会在生病的时候想吃东西吧。”萨菲罗斯一边说一边解开了床头柜上放水果的袋子。 

“是你问我想要什么的吧?” 

“这倒没错,不过我以为你会回答某种书籍,没想到开口就是要吃的。” 

原来在这里被萨菲罗斯摆了一道,扎克斯没好气地开口:“那是因为医院的东西太难吃了。再说,你要是确定要继续叫我小鬼,就别怪我喊你老头子!” 

“呵,可以啊。”无所谓地笑笑,萨菲罗斯开始削起了苹果。 

扎克斯看着萨菲罗斯微微颔首的侧颜,纤长的睫毛被烛光投下了暗影,遮住了他那如碧绿的湖水般的眼眸。银白色的发丝披散在背上,有几缕不听话地从肩膀上划过,在他另一侧的脸颊边散开。修长骨感的手指握着苹果移动着水果刀,果皮在他手中一丝不断地被削下来,最终垂在地上。 

“嘛算了,这个称呼还是更适合安吉尔。”对着这样的一张脸扎克斯可喊不出“老头子”这样的词。 

“看来你跟安吉尔很亲近。”肯定而非疑问的语气。萨菲罗斯说出这句话时手上的动作没停,仍旧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苹果。 

“嗯,是啊。虽然爱说教了点,但绝对是个好人。你跟安吉尔是朋友?” 

“……”萨菲罗斯抬起头看了扎克斯一眼,又低下了头,“是最好的朋友。” 

“哦。”为什么从萨菲罗斯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落寞?可是萨菲罗斯这样的人如果不是自己想说的话题是肯定没法强迫他开口的吧。这点即使只见了一次面也能看出。 

“萨菲,你苹果削的很好嘛,我每次都没办法让果皮一直连着呢。”扎克斯接过萨菲罗斯递过来的苹果时说。从外表看还以为他会是那种什么家务都不会的大家少爷,没想到竟然对这个这么在行。 

“嗯,小的时候学过。” 

哈?还有专门学削平果的?不过这话没问出来。因为扎克斯已经迫不及待地让自己的嘴巴被果肉填满了。 

“唔……泥则个苹果债哪买的?”扎克斯嘴里塞得满满的,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模模糊糊。 

“噗……” 

“嗯?你笑什么啊?”扎克斯赶紧咽下嘴里的苹果,说起来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总觉得这个男人能这样的出声笑的可能性很小的样子呢。 

“没有,只是觉得你吃东西的样子好像松鼠。”萨菲罗斯的声音里带着掩不住的笑意。 

“嗯?你见过松鼠啊?” 

“小时候养过一只。” 

又是小时候啊……扎克斯觉得萨菲罗斯一定有个不平凡的小时候…… 

“松鼠啊,倒是没人说过我像……不过安吉尔那个老家伙总喜欢叫我‘小狗’什么的。”说完这句,扎克斯狠狠地啃了一口苹果。 

“嗯,这个听安吉尔说过。”萨菲罗斯用手帕擦掉了刀面上的汁水,合上了水果刀。 

“这老家伙又到处说我坏话!” 

“事实上是他一直在夸你。” 

“……”扎克斯自己都觉得难得地脸红了,“所以……你就到这来了想见见这只小狗?” 

“不完全是。” 

“诶?还有别的原因?”一边聊天,吃东西的速度也有点都没有变慢。扎克斯把果核随手扔进了墙边的垃圾桶。 

“准度不错。” 

嗯,好吧,话题又被萨菲罗斯岔开了。扎克斯发现只要是他自己不想谈的内容,这个男人总是会保持沉默或者迅速找到其他话题。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扎克斯接下了这个新话题。 

“那是,安吉尔没有告诉过你我的枪法很好吗?瞄准什么的我可是很在行的。”扎克斯自满地拍拍胸脯。 

“呵,我倒是想见识一下。” 

“诶?” 

“等你出院了我们靶场上见怎么样,扎克斯·菲尔少尉?” 

“真的?” 

“怎么?看不起我吗?”萨菲罗斯好笑地看着一瞬间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的扎克斯。 

“不是,怎么会!……有点惊讶你会请我而已。” 

“反正有时候我和安吉尔会去,多你一个也不算多。” 

“什么啊,原来不是特意请我。”扎克斯转过头看着床头柜上的水果袋子,“萨菲……我说,不是我贪心啊……怎么只有这么点儿啊?” 

“这些你一晚上也未必能吃完吧。你想让明天来查房和做检查的医生护士看到无端多出来的水果?还是说,你已经蠢到把我到这来的事情说出去了?” 

“怎么可能!”扎克斯从袋子里拿出个橘子剥起来。 

“你不吃吗?”扎克斯掰下一瓣橘子递到萨菲罗斯面前,萨菲罗斯摆摆手。扎克斯收回手把橘子扔进了自己嘴里。 

“萨菲,你每晚都到这来,不睡觉不会困吗?” 

“我一向觉很少。”萨菲罗斯无所谓地摇摇头。 

“真是搞不懂你。” 

扎克斯吃着水果,两人随意地聊着天,倒也不觉得无聊。时间就这么飞快地过去了。 

临走时萨菲罗斯留了本书给扎克斯。英文翻译版的《The Art of War》,听萨菲罗斯介绍是中国古代的军事家写的军事方面的经典巨著。 

还真是符合萨菲罗斯给人的一丝不苟严谨认真的印象呢,给军人就要送军事书籍吗?萨菲罗斯走后,扎克斯摸着封面上烫金的字体,轻轻笑了。 

有水果吃固然是件好事,更何况是几乎从离开英国就没有再吃过的这么优质的水果。不过……一夜之间吃太多还是有些欠妥啊…… 

第二天早上,又一次打了个响亮的嗝之后,扎克斯抱歉地对着一脸诧异的护士小姐笑笑:“那个……今天中午……我能喝粥吗?”

 

评论
热度(13)
©沈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