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Nightingale(3)

Chapter3

 

“啊?”扎克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一脸疑惑地看着面前的人,“萨菲,你刚刚说什么?” 

“你的脚上应该过一段时间就可以进行康复训练了,在那之前我想看看手术的恢复情况。”萨菲罗斯一边说一边伸手要拉起扎克斯盖在腿上的薄被。 

“等……等一下,萨菲。”扎克急忙按住被子阻止了萨菲罗斯的动作。 

萨菲罗斯转过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扎克斯。 

扎克斯被他亮晶晶的眼睛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抬手挠挠头:“那个……萨菲,我觉得这种检查还是让医生来做比较好一些?” 

萨菲罗斯愣了一下,点点头收回了抓在扎克斯的被子上的手。 

扎克斯看着再度微微低下了头安静地坐在自己床边的萨菲罗斯,总觉得对方的表情中有种让人感到呼吸不畅的落寞。 

看来是自己的举动伤到了他?不过即使这样,扎克斯还是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开玩笑,这个人虽然长了一张让天使都要自惭形秽的脸,扎克斯还没有天真到以为他会有天使的神力可以帮他治好伤的。不要说不知道他是不是医生,就连这个人是什么来历都不知道。扎克斯可没有蠢到冒着自己脚伤恶化的风险去讨人欢心的地步。即使再乐观也不会拿自己的健康和以后的士兵生涯过不去不是? 

但是一直这么沉默下去也不是办法。 

“萨菲,这么晚了,你不用回去休息吗?”再一次脱口而出了一句说出来就让人后悔的话,扎克斯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你累了吗?” 

“诶?啊,有点。”自己问出的问题突然被甩了回来,扎克斯下意识地应答。但事实上,其实根本就没有吧,刚刚萨菲罗斯来之前不是还一直被失眠的无聊折磨着吗。 

“哦,那么你睡吧,我不打扰你。” 

在萨菲罗斯的眼神示意下,扎克斯挪动身子,萨菲罗斯把枕头帮他放平,看着扎克斯躺下来,然后站起了身。 

扎克斯以为转过身的萨菲罗斯是要离开了,可是没想到对方只是到房间对面的橱柜上随意拿了一本看来被翻动还算比较频繁,并没有落上很多灰尘的书,又转回来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随意翻看了起来。 

有这么个人坐在身边,即使安静得连呼吸声都情不可闻,扎克斯还是觉得萨菲罗斯的存在感异常强烈,让自己完全无法涌起睡意。 

但是说出了那样的话,为了给自己保留点面子,扎克斯只好闭着眼睛,硬着头皮装睡。 

清脆的翻动书页的声音,仿佛是在耳畔近在咫尺的距离响起的一般,显得异常清晰。 

每次翻动的时间间隔很短,看来萨菲罗斯读书的速度很快。 

这样故意装出来的屏息凝神实在是太憋闷又太无聊了! 

等等……刚刚还在为只有自己一个人而感到寂寞,而现在有个大活人在自己身边坐着,为什么还要继续寂寞呢?这样做的自己简直就是傻瓜! 

扎克斯睁开眼睛坐起身。萨菲罗斯从书本中抬起头,带着笑意的眼睛向扎克斯的方向看过来。 

“不睡了?” 

“根本就睡不着嘛!”扎克斯看着那人一脸明显什么事都一清二楚的表情,没好气地开口。 

“哼~”轻笑声从萨菲罗斯漂亮的嘴角溢出来,“装睡这种事,小孩子可能比你还要在行些。” 

“那你干嘛还这么配合啊?” 

“只是觉得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也是一件挺不错的消遣。” 

“哎……”扎克斯无语。原来世界上还真有无聊到这种程度的人吗? 

“呐,我说萨菲,你还看医学书啊。”扎克斯看着萨菲罗斯手上捧着的那本关于人体骨骼的书问到。 

“反正现在也没事,拿来翻翻而已。” 

“能看懂?”扎克斯凑近看着书页上的字,虽然是英语,可一句话中有一半的单词都不认识。 

“还好。”萨菲罗斯与扎克斯对视了几秒,又把眼光放回书页上,“要我念给你听吗?” 

“算啦,反正我也听不懂。”其实还有个原因,扎克斯才不想做那种像妈妈给讲故事哄睡觉的事情呢。 

“哦。” 

“萨菲,你……不会真是医生吧。”不然怎么会读得懂带这么多专业术语的东西啊。 

“不是。” 

意外地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那……”扎克斯还想再问,却被萨菲罗斯岔开了话题。 

“既然你也睡不着,那不如我们聊聊天?”萨菲罗斯合上书放在床头柜上。 

“好啊。”果然是只要触及萨菲罗斯身份的话题都一概谢绝碰触吗?不过本来以为是个从来不会主动开口的人,现在却突然要跟自己聊天,扎克斯多少有些意外。 

“……那么……我们聊什么?”提出聊天的建议的人在得到扎克斯赞成的答案之后却没了声音。过了半晌再次受不住沉默的扎克斯开口。 

“跟我说说你的家乡吧,扎克。” 

“我的家乡?”扎克斯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笑,“就是很普通的英国乡下小村庄啦。” 

“普通的英国乡下小村庄……”萨菲罗斯像是自言自语地重复着扎克斯的话。 

“是啊……” 

“那是……什么样子?” 

“诶?”居然还要问下去啊……不过也对呢,扎克斯想,萨菲罗斯这样的人看起来就是在城市长大的人啦,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吧。 

“我家那里啊,主要是牧场啦……” 

扎克斯一边回想着家乡的景象,一边组织语言给萨菲罗斯讲述。 

明明离开家才一年多的时间,为什么会觉得那些都是记忆深处非常久远的模糊画面呢。 

碧蓝的天空,大团大团的云朵,连绵不断仿佛延伸到天际的青草,像天上的云彩一样成群结队的羊群。 

想想那时候每天放羊还真是累啊,跟现在打仗比起来也不轻松啊。只是不用担心什么时候自己的命会被上帝收回去;也不用经常勾画家人的摸样,免得分别太久哪天会忘记。 

“说起来啊,有一次我感冒了发了高烧,也像这样躺在床上。妹妹替我出去放羊,结果晚上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少了一头。当时还外面还下着大雨,她就那么跑出去了。大概是路上跌了跤,回来的时候,胳膊上和腿上全是泥还混着血丝,头发也被淋湿了一缕一缕地黏在一起。当时屋子里没有灯,闪电的光突然照进来我还以为是鬼。”说到这里,扎克斯停了下来。 

“后来呢?”萨菲罗斯极其认真地看着扎克斯问到。 

“咳咳,”扎克斯假装咳嗽了两声,“后来我感冒好了,她却病了。不过那只羊还是找回来了。事后我问她为什么那么急着去找,她说因为如果真的丢了,被打的一定是哥哥不会是她……” 

扎克斯听到自己的声音里带上了哽咽,他赶紧收住话题,低下头,把那些不该有的脆弱声音用力咽回肚子里。 

“扎克……”一只骨节分明的白皙的手握着一块手帕,递到扎克面前。 

扎克斯伸手接过,有些不好意思,感到自己的脸微微发热。 

“扎克,”萨菲罗斯低沉又温和,仿佛有治愈人心的魔力,“你想她吗?” 

“有时候……”扎克斯吸吸鼻子,“其实不常想起的。” 

这话不假,他平时那么多任务,真的很少有机会这么多愁善感。再说平时也不会有像萨菲罗斯这么好的倾诉对象,总不能拿这些有些弱气的话跟自己的手下说,而他的老师安吉尔虽然是个值得信赖的像长辈一样可靠的人,却也不能达到这种程度的亲近。 

而萨菲罗斯,虽然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却能让扎克斯感到像是在家里一样那种安心温暖的感觉,让扎克斯不自觉地就想对他敞开心扉。 

这可不是好现象啊,扎克斯半开玩笑地对自己说,如果这家伙是个专门以诱惑人心的方式骗取情报的间谍可就麻烦了啊。 

“……你想见她吗?” 

“想啊,”扎克斯把手帕递还给萨菲罗斯,然后双手交叉枕在脑后,“不过再想也要等战争结束啊。” 

“嗯。”萨菲罗斯点点头,将手帕叠起来放进了兜里。 

烛台上的那半根蜡烛此时已经就快燃尽了,只剩下底下的最后一小层蜡勉强支撑着烛火的生命。 

萨菲罗斯俯下身吹熄了烛火,房间里失去了那温暖的橘黄色光芒。 

清冷的月光因为月亮的移动已经只能斜斜地照到房间的一角。扎克斯从窗子望出去,透过走廊另一侧的大窗,可以看到东方的天空微微泛白。 

“萨菲。”扎克斯看着银发的男人站起身,下意识地唤道。 

“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休息一会吧。什么都不想会比较容易睡着。”萨菲罗斯替扎克斯掖好被角,然后把书和烛台各归原位。 

扎克斯看着那个银色的背影向门口走去。他忽然有种这个人的存在只是自己的幻觉,而现在幻觉就要消失了的恐惧感。他想询问萨菲罗斯还会不会再来,却没有勇气也拉不下面子开口。 

就在那个背影即将消失在门口的时候,扎克斯听见萨菲罗斯轻柔的声音:“你想要我带什么东西吗?” 

扎克斯感到自己的世界被这个声音在一瞬间点亮了。他问我要什么,说明他还会再来? 

扎克斯觉得自己的面部神经现在一定不受大脑控制了,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我想吃水果!”扎克斯听到自己带着笑意的轻快声音如是说。 

“好。”

 

评论(1)
热度(11)
©沈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