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Nightingale(2)

Chapter2

 

随着轻微的吱嘎声,房门慢慢地打开了,月光透过敞开的门缝更多地散落在房间的地板上。 

扎克斯顺着那人借着月光落在地上的影子抬起头,柔光在眼前人的背后,沿着他被银灰色的长袍包裹着的流线优美的周身,勾勒出银色的光晕。 

神啊,请原谅我的过错。扎克斯的脑海里无声地做着忏悔。因为我误把您从光明的天际派来的天使当成了被禁锢于黑暗中的吸血鬼。 

由于背对着光,那人的脸看不真切。可是正好被月光照到的扎克斯显然是可以被那个人看到的……但是扎克斯却被完美的无视了。 

那人没有向扎克斯走来,也没有跟他打招呼,只是径自走到墙脚边的橱柜里拿出了烛台。 

这个烛台大概好久都没有人用过了,至少从扎克斯住进这里来之后从没见过有人拿出来。烛台上的粉尘飘舞在月光银白色的光束里。 

那人从长袍的衣兜里拿出手帕轻轻擦拭掉烛台上的灰尘,然后拿出随身带着的火柴点燃了烛台上残留着的小半支蜡烛。 

屋内除了清冷的月色之外,多了另一个散发着暖意的新光源。 

火焰跳动着映照在那人脸上,形成忽明忽暗的光影。 

如果说用“美丽”来形容男人是个语法错误,那么用“美丽”来形容眼前的人就简直错的离谱。

因为在扎克斯所知的有限的单词范围内,哪个词用在他身上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也许更加具有浪漫情调的法国人会有好的词语来描绘他?

或者可能更具有艺术气息的意大利人可以找到好的措辞?又或者文明更加古典神妙的希腊人才拥有那种荣幸来赞美他的容颜?说不定他真的是上帝派来的天使,渺小的人类创造出来的笨拙的符号,根本没有资格传颂他的美。 

而现在,这个让本来还算能说会道的扎克斯完全失去了语言能力的人,正一言不发地向着扎克斯的方向走过来。 

扎克斯呼吸变得局促,心跳快得似乎有过速的风险。紧张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心情,因为扎克斯实在无法预想这位美得不可思议的却是完全陌生的先生要对自己做些什么。 

不知不觉间,那人已经走到了扎克斯的床边,将蜡烛放在床头柜上,挪动座椅坐在了扎克斯的旁边。 

“那……那个……”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的扎克斯开口,“我叫……” 

“扎克斯·菲尔,英军的一名少尉。”没等扎克斯说完,那人接过了他的话。声音低沉和缓,并不张扬,却透着男人独特的性感成熟的气息。 

“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人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我认识你的老师安吉尔。” 

“诶?那么您是?”听到这句解释,扎克斯开始猜测面前的人的身份。认识安吉尔老师的人,难道是自己不认识的某个上级长官?从他颀长精瘦却不显得纤细无力的身材看来倒是有这个可能。不过总觉得这人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贵气不像是个武夫。政界要员?可又没有官场惯有的腐朽的世俗气。 

不知为何,看起来是比自己要年长的人,扎克斯却觉得对方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无可比拟的纯真的气场。与其说是成年的男子,倒不如说更像是不更事的少年。 

听到扎克斯询问他的身份,男人一直表情平静恬淡的脸上难得露出了困扰的表情。他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眉头微微皱起没有回答扎克斯的问话。 

是不方便透露身份吗?一向人际关系不错的扎克斯仿佛天生就有从表情观察他人心境的能力。扎克斯决定放弃这个问题,免得把气氛搞僵。 

“啊,我的意思是……能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需要有个词来称呼你。”扎克斯说着,带上了他最有自信的阳光笑容。 

“……萨菲罗斯。”那人定定地看了扎克斯几秒,然后给出了他答案。 

“好,那么……萨菲罗斯,我可以叫你萨菲吗?你知道,这个名字……嗯,有点长?相应地,你也可以叫我扎克。” 

说出这话扎克斯就有点后悔,就算对方不是自己上头的长官也肯定是个比自己身份地方高很多的人,这样突然地要求用昵称显然有些欠妥,扎克斯心情忐忑地急忙加上了最后这句。 

没想到的是,萨菲罗斯竟然点点头接受了这个称呼。 

“嗯,”扎克斯的笑容更灿烂了,“萨菲,你是法国人吗?”至少夹杂着有些奇怪的小舌音的英语发音不会是英国人,扎克斯这样想着。 

“是。” 

萨菲罗斯很干脆地回答了这个问题,看来透露国籍并不像说出身份一样会对他造成什么困扰。 

扎克斯尝试坐起身子,萨菲罗斯很体贴地帮他把枕头立起来靠在扎克斯的背后。 

一阵尴尬的沉默降临在两人之间。看起来萨菲罗斯并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而即使是很富有社交技能的扎克斯,在面对一个第一次见面并且只知道名字的人时,也很难找到话题。

啊,不对!等一下…… 

扎克斯终于意识到了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存在的这种奇怪的不和谐感是什么了。 

“那个,我说,萨菲?我们为什么不开灯呢。”扎克斯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烛台,融化的蜡油随着蜡烛越烧越短慢慢凝结在蜡烛根部。被烛光照亮的两人,在房间另一侧的墙壁上投出了巨大的黑影。 

“因为不想让他们发现我在这,电灯的光线太强了容易被注意到。” 

这是很合理的解释,扎克斯想。不过…… 

“萨菲,可能这样问有些冒昧……能告诉我你今天到这里来是要做什么吗?”

听到这个问题,萨菲罗斯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些,他看了扎克斯一眼,然后别过了头。

现在也许不是急着索要答案的好时机。扎克斯决定安静地等萨菲罗斯自愿开口。 

“扎克,”过了半晌萨菲罗斯转过头,看着扎克斯的眼神异常坚定,声音温柔却不容置疑,“我想看看你的伤。”

 

评论
热度(8)
©桐岛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