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Nightingale(1)

Chapter1

 

扎克斯怕鬼。

作为一名战士,而且是一名已经晋升为少尉,手下带领了一群大好青年的战士,这确实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

不过扎克斯没法否认,而且在这个夜深人静,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躺在房间里唯一一张床上的加护病房里,扎克斯也没有必要否认。 

就在几天前德军对巴黎的一次空袭当中,扎克斯的腿受伤了。

大概是走了霉运,并未被空投的炸弹炸到,而是在撤退的过程中跟腱断裂这种事,几百个人里面也不会有一个吧……可是偏偏被扎克斯遇到了。

因为是安吉尔将军的直系学生,他被转移到了这家据说是由一位声名显赫的大人物出自创办的骨外科专业医院。

不用跟其他的伤员一起挤在教堂或修道院临时改建的战时医院里是件好事,不过那些本是与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投来的那些或艳羡或妒忌的目光,还是让扎克斯每每想起都如骨鲠在喉。

不过扎克斯从来都不是个斤斤计较郁郁寡欢的人,他喜欢用实际行动来说话。

当初被破格提升为少尉的时候,他就经历过各种流言蜚语的洗礼,可后来还是因为他在战斗中出色的表现,使得留言不攻自破了。所以扎克斯猜想这次的结果也会是一样。

显然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困扰着这个乐观的青年,使他在这间空气中飘散着淡淡消毒水味的病房,躺在干净的病床上,身上盖着松软又温暖的被子却无法进入酣眠。 

太安静了。

远处教堂塔楼隐约的钟声已经响过十二下了。

扎克斯有点诧异在这种到处都硝烟弥漫的时候,居然还有神职人员会尽职尽责地去为大家报告时间。幸好有这位不知名的先生的兢兢业业,才让扎克斯在这个即使绣花针落在地上都可以听到声响的静夜,不至于因为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看到黎明的曙光,而太过于心里没有着落地难熬。

窗外树枝上休憩的夜莺突然开始鸣叫,本是悦耳的声音却吓了扎克斯一跳。因为太过没有心理准备了吗?

在这个医院的每个夜晚,尤其是在这间顶层的加护病房,扎克斯都是与唯一一名值班的医生一起度过的。而那位医生(或者是几位医生轮流,谁知道呢)总是在他自己的值班室里打瞌睡,如果扎克斯没有因为紧急情况按铃,他才不会出现。

扎克斯忽然有些羡慕起那些被留着修道院里的病友们了,说不定这个时候那群混小子正跟漂亮的修女们调情呢。

夜莺的鸣叫声越来越大了,如果刚刚只有一只的话,那么显然它的歌声讯号收到了好的效果。现在它有一群同伴陪它了。

我在想什么啊!扎克斯腹诽。居然在羡慕一只鸟?果然在医院这种鬼地方人是会待出病来的。 

噔……噔……噔…… 

带有某种规律性的敲击声毫无预兆地敲打着扎克斯的耳膜。

扎克斯的心脏突然剧烈地跳动了一下。

不要…… 

这个地方的夜晚从来都不会有什么类似于人的脚步声的声响出现的。扎克斯才不会预期那个值班的医生突然兴起过来查房什么的。

所以这种突然的变化还是不要发生的好,即使是在扎克斯早已被寂寞无聊淹没的情况下。

噔……噔……噔…… 

那个有规律的敲击声越来越近了,扎克斯能够断定那绝对是某种男士惯穿的靴子踏在地面上的声音。

从脚步声的轻重和步伐的频率可以听出这人走路的动作一定非常优雅,是个受过良好家教的人才会做出的举动。

可是这就更无法解释了,哪个大人物会半夜三更独自一人,到这座僻静的骨科医院里来啊…… 

扎克斯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地有了不好的预感…… 

这不能怪扎克斯胆小。但凡出生在英国乡下的孩子,哪个不是从一出生开始就是在各种神怪故事的熏陶下长大的呢。

并不是无神论者,而且即使在战场上见惯了尸横遍野的场面的扎克斯还是怕鬼。

就在几天前的那次空袭中,有个前一晚还在跟他抢面包的男孩,第二天在扎克斯身后五米开外的地方被炸得身首异处。

这种画面经历多了也就没有什么冲击力了。只是有时候会想兄弟们我待你们不薄,有什么冤都去缠着那些德国佬去吧,可千万别回来跟我叙旧。

不过现在这个时候,扎克斯绝对不会认为是哪个士兵的鬼魂来找他了……因为他们这些在乡下的土地里滚大的男孩,哪一个也走不出这种像交响乐团的鼓点一样优美的脚步声。

扎克斯想起传说中的吸血鬼伯爵之类的存在。他在心里暗暗祈祷今天来拜访自己的这位是个不会突然发狂,并且只对金发女郎的血才有兴趣的绅士。 

脚步声近到不能更近,扎克斯猜想那位先生已经走到他的屋门外了。

仰躺在床上的扎克斯小心地向着房门的方向侧过头。借着月光,一个侧身的人影映在房门的窗子上。

高挑的身材,即使本身就不矮的扎克斯发现他比自己还要高。长发披散在他脑后,扎克斯很难想象男人会留这么长的头发,但他不知怎么就是觉得门外的这个人(或者吸血鬼?)一定是个男人。高挺的鼻梁看上去像是古希腊的雕塑。最让扎克斯感到惊讶的是这样望着窗上的影子,他居然可以看到那人眨眼时扇动着的纤长的睫毛。

一位很美丽的先生?

就在扎克斯思索着男人是否可以用美丽这个词来形容的时候,屋外的人轻轻推开了加护病房的门。 

 

评论(2)
热度(27)
©桐岛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