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北斗星(8)

———————————第八章————————————

绿间真太郎整整17年的生命中,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混乱过。


 别扭傲娇什么的这些形容词到底什么意思,经常被黄濑他们这么说得多了,他也就真的了解了……虽然不想承认,自己不愿意随便把自己的心情正面的表达出来倒是事实。


 然而绿间并不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有时候甚至很直接很单纯。就算没有恋爱的经验,电影和小说还是看过的,这种总是想着对方,想要独占对方的温柔的心情,不是喜欢还能是什么呢……


 还真是不顺呢。绿间苦笑,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喜欢上的人,竟然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明星……这样的人怎么想也不会喜欢上自己吧。


 他身边一定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想要跟他在一起吧……绿间想到前一晚看到的八卦新闻中的那个女孩子纤细窈窕的背影……像我这样在普通不过的高中生(还是男的……)是一定不会在他的选择范围内的。


 放学的路上一直想着心事的绿间昏昏沉沉的推开了家门,连每次都是自己比母亲早到家,需要用钥匙打开房门,而今天门是开着的,直接一推就开了的违和感都没注意到。


 就在低着头漫不经心地穿过客厅要走进自己房间的时候,母亲的声音响起,吓了绿间一跳。


 “真太郎,怎么这么没礼貌,看到客人不知道打招呼吗?”


 绿间定了定神转过头,母亲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自己,她的身边坐着一个从未见过的中年男人。


 “真太郎,今天是怎么回事,都是高中二年级的学生了,见到长辈不知道问好吗?妈妈可不记得什么时候教过你这样没礼貌。”


 “雅子,没关系的,刚刚可能他没有注意到我们吧,你对孩子太严厉了。”中年男人转过头来微笑着看着绿间,“真太郎是吗?你妈妈经常跟我提到你,是个很优秀的孩子呢。我是小野濑,是你妈妈的朋友。”


 “小野濑先生好。”绿间礼貌的打了招呼,表情和语气却带着掩饰不住的冷淡,“没什么事我先进屋写作业去了。”


 绿间转身离开,听见母亲在身后跟那个男人道歉说孩子不懂事,而那个男人不知是虚伪还是真心地说着客套的话。


 自从父亲走了之后,母亲从来都没有带男人回过家呢,普通的男性朋友,或者是工作上有联系的人,这个人不会是第一个吧,以前不都是与他们在外面见面吗?忽然带了陌生的人回家,恐怕不会是普通的关系吧。


 绿间不是八面玲珑、情商很高的孩子,但也不至于完全不谙世事。自己的阿姨,妈妈的妹妹跟自己说过好多次的话,绿间一直都记得。


 【“真太郎是懂事的孩子,姐姐她还年轻,要有自己的生活,要有一个懂她心疼她的人陪在她身边……”……“如果生活完全只围绕着孩子的话,作为女人太可怜了……”】


 不过显然现在不是胡乱猜测母亲与外面那个男人的关系的时候吧……自己的心事还没有理出头绪呢……绿间打开自己房间的门,看到墙上那张The Big Dipper的海报时,无奈地叹了口气。


 自己喜欢上了高尾这种事情看来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想否认也没有意义。


 可是他一直以来明明很完美地尽到了人事,为什么天命要跟自己开这么大的玩笑?第一次认真的喜欢上什么人,却是个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讲都不可能在一起的人……


 果然……只有放弃吗?


 绿间看着海报上Kazu的脸,那双淡蓝色瞳孔的眼睛,是在对着自己笑呢。


 闭了闭眼睛,绿间撕开了海报粘着胶条的一角。


如果不是在学校要保持良好的教养和优等生的完美形象,绿间现在肯定已经摔书了。按动手机把音量调到最大,耳机里的音乐声已经真的可以称得上震耳欲聋的程度了,对于以前的绿间真太郎来说,以这种方式听肖邦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可是今天……


绿间真太郎第一次感到原来那可有可无的校园广播的声音是如此的大,即使在耳朵里充斥着如此大音量的音乐的情况下,广播里的歌声还是能轻松的进入耳朵……果然优雅的古典音乐是敌不过摇滚乐的啊。


就在前天还在耳边反复循环播放的The Big
Dipper的音乐,今天却成了绿间真太郎最不想听到的声音。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高尾的眼神、高尾的笑容、高尾的全部全部留着绿间脑海里的画面。


昨晚,绿间撕下了房间里所有的海报,删掉了手机里所有某乐队的歌,收起了所有的碟片,包括那张放在DVD播放机里反复看的PV的碟子。


本来已经拿到外面等待第二天收垃圾的人收走……可是晚上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却一直辗转反侧,遭到了认识高尾之后的不知道第几次失眠的强烈折磨。无计可施,绿间只好爬起来跑出屋子,把那些海报和碟子都一一捡回家,慎重的装在箱子里,再用胶条封好,放在了平时不太容易注意到的房间的角落……




本以为做好了万无一失准备的绿间,今天也很认真的拿了幸运物上学,可是他显然没有预见到现在这种状况发生的可能性。



让他了解到The Big Dipper并与高尾相遇的最初的媒介就是这个无比扰人的校园广播,所以他怎么会想不到校园广播会再次播放他们的歌曲呢?



“!”绿间呼啦一声站了起来,吓了旁边的同学一跳。要知道那个绿间真太郎可不是会做出这么粗鲁的动作的人。




绿间没理那个一脸呆滞盯着自己的脸的家伙,皱了皱眉,径自走出了教室。




在走廊上被女生围着接过一份又一份爱心便当的黄濑看见满脸怒容的绿间诧异地叫他:“小绿间?小绿间你要干什么去啊?”



“跟你没关系,黄濑!”怒冲冲地回了一句,连头都没回。绿间真太郎向前走了两步又觉得不对劲地转回头:“黄濑,你知道校园广播播音室怎么走吗?”



“啊?!”




“不好意思同学,请问你找谁啊?我们现在是在播音中不能随便进去。”广播室门口的同学挡在了马上就要闯进播音室的绿间。



“我……”风风火火走到这里,绿间才发现自己的举动是多么欠妥多么冲动,犹豫了一下开口,“我找你们的负责人。”



“诶?同学你谁啊……”



“啊!绿间君!”女孩子激动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绿间惊讶地看着那个兴奋地奔过来的女孩,总觉得这张脸……在哪里见过吧……



“小和奈冷静一点,小绿间要被你吓到了。”莫名其妙被绿间要求带他来播音室的黄濑,站在绿间身后一脸无奈。



“诶?黄濑君也在!是来找我的吗?两位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啊?”女孩对着绿间眨眨眼,这个眼神……总觉得和高尾很像……



啊!不对,现在不是想起那个家伙的时候。



听到黄濑叫她“和奈”,那么就是上次在补习班见到那个与自己搭话的叫……远山和奈的女生吧。一向不太注意陌生人的绿间在记忆里搜索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么个人的存在。



“……远山……同学。”



“嗯?绿间君有什么事?”



“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吗?请问今天播放的曲目是由谁决定的?”



“诶?”远山和黄濑同时不明所以的看着绿间。



“啊……”女孩看着绿间一脸严肃的询问的表情开口说,“虽然我不是负责人,不过选曲的确实是我……”



“哦,那可不可以麻烦远山同学把The Big Dipper的歌曲换掉,并且以后也不要播放这个乐队的音乐。”



“小绿间!”小绿间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任性啊,黄濑听到他这一通“无理要求”直想扶额。



“啊……抱歉绿间君……我想问一下我是不是听错了。”女孩也是满脸惊讶的看着绿间,“我记得黄濑君之前说你跟他们一起去电视台是为了看TBD的,那应该是他们的粉丝才对,怎么忽然……”



“粉丝什么的从来都不是……”绿间突然打断了女孩的话,“总之,在这个午休时间,有的同学在休息有的同学在补习功课,这个时间播放这么节奏激烈的音乐不觉得太打扰大家了吗?”



“诶?”



“在这么神圣的校园里不是应该播放让大家都能平静心灵的世界名曲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吗?肆意播放视觉系摇滚乐也许会使同学们的心情亢奋,不排除会有增加校园暴力之嫌。”



“啊?!”



“总之我希望你们能接受我的建议,否则也许我会与我有同样担忧心情的同学联名向生徒会或者学校领导反映情况的。”



推了下眼镜,留下还没反应过来的远山和黄濑呆愣的站在那里,目送绿间离开。


下午的自由活动课,难得一见看不下去书的绿间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徘徊。不觉就走到了琴房的门口。绿间试着推了推,门就打开了。



琴房里没有人,大概是谁之前在这里练琴忘记锁门了。绿间走过去,做到了钢琴前。



没有看琴谱,也没有按照记忆里任何已有的旋律弹奏。只是放空思绪,让十指在琴键上任意游走,一段陌生的旋律就这样从绿间的指尖飘了出来。



“绿间君今天心情很糟吗?”身后一个声音轻轻地响起,止住了绿间手指的运动。



“冰室老师。”



“有什么心事,愿意跟老师说说吗?”年轻的男老师走近,温柔地微笑着。



“老师……怎么知道……”我心情不好的事……



“从绿间君谈的旋律里听出来的。”冰室的手搭上绿间的肩膀,“而且,听远山同学说你今天去广播室提意见了?那孩子一直很自负的,被你这样说了心情很差,下午的合唱团训练,她差点把出错的队友骂哭。”



“对不起。”



“没关系,绿间君不用道歉啊。一直做的太好肯定有很多感情都被理智强行压抑住了吧。偶尔像这样任性一下,才是这个年龄的孩子该有的样子吧。……不过,这样做大家还是不能知道你的心事啊,所以要学会好好地沟通哦。”



“嗯,谢谢老师,”绿间站起来,“我……我没事了,我还要回去看书……”



“有些事可能不愿意跟别人说,不过也要自己好好的整理自己的内心,问问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绿间转回头,年轻男人依然是一副温柔的笑颜。



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绿间兀自走出了琴房。



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眼前浮现出高尾微笑着喊自己“小真”的样子。



不,并不是这样的……自己想要的,才不是高尾什么的……已经,已经一个星期多没有见到高尾了,我不是仍然过的很,很正常吗……



只是不会再像面对高尾时那样笑了吧……



不过那么傻的表情,绿间真太郎才不需要!一点都不适合!一点……都不……
———————————第八章 完———————————

 

评论
热度(8)
©沈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