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北斗星(2)

——————————第二章————————————

绿间呆呆的看着那个自顾自地展开纸巾铺在长椅上的人,十分认真地在思考自己的脑筋今天是不是坏掉了。

莫名其妙的接受了陌生人为自己买CD,而且还毫不疑惑的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甚至还更加匪夷所思的跟着这个人走到了这个夜晚空无一人的公园……如果这个家伙真的是个坏人,连手机都没有带的自己还真是求救无门了。

不过,看了看对方比自己矮了半头还多的身高,就算硬打起来的话,自己也不是完全没有胜算……虽然这个家伙的胳膊看起来肌肉发达的样子……

“呐,小真,在想什么呢?”一只手挥到了绿间的眼前打断了他的思绪,这个自称高尾和成的男人带着从遇见他的第一秒就未曾改变的笑意。

“从刚刚在货架前就一直站着呢 ,恐怕小真是从学校出来就一直没有坐下休息过吧?铺好纸巾了,不会弄脏衣服的。”说完,高尾就拉着绿间坐在了长椅上。

“啊,对了,小真口渴吗?我去买点喝的吧,小真想要什么?”

“并没有买水的必要……”

“嗯,说起来,小真是从学校出来就直接进了音像店吗?那就是还没有吃饭?”还没等绿间说出拒绝的话,对方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小真等我一下,马上就回来哦!”

还得等绿间做出任何反应,高尾就转身跑走了。看着那个人渐渐消失在黑暗中的轻快的背影,绿间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就这样转身走掉离开这个奇怪的人,但是身体却仿佛完全不听从大脑的指令一般,一点没有移动的打算。

抬头看看天空,东京夜晚绚烂的灯光几乎已经完全掩盖掉了星星的神采,绿间缠着白色绷带的修长的手指摩擦着手中的CD。说起来,这个组合叫做“北斗星”呢,自己好像从没真正意义上见过这个传说中美丽的星座闪烁在夜空中吧。

“小真!”一只手握着罐装饮料递到了自己面前,“就等了啊,给。”

绿间木然的接过,是一罐加热过的年糕小豆汤,微微的热度通过金属的罐壁透过薄薄的绷带传到绿间的指尖。

“虽然知道小真没有吃饭,但是如果买吃的东西在外面吃可能会胃不舒服,毕竟现在才四月份嘛,晚上的风还是有点凉。就喝点这个吧,毕竟里面有年糕可以充饥啦,”高尾坐在绿间旁边的长椅上,拉开易拉罐喝了一口,“唔,果然罐装的不够正宗呢,小真不会介意吧?”

“我不喜欢甜食……而且这种东西,也没有喝过。”

“啊,这样……嘛,不过尝试一下新鲜事物似乎也不错不是吗?就像今天第一次听了摇滚乐觉得很喜欢一样,说不定喝了这个就会喜欢上呢?”

“那种事情……”才不会发生……绿间转过头对上高尾亮晶晶的眼睛的时候,后半句话被卡在了喉咙里。

“……唔……”甜甜的味道,滑润的触感划过喉咙,温热的液体流进胃里暖暖的。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的确还不错。

“怎么样小真?很好喝的吧。”高尾说完又喝了一大口。“从刚才就注意到,小真的手上缠着绷带呢,是手上了吗?”

“不是,只是为了保护手指而已。”

“诶?”

“因为要弹钢琴,手感好的时候会谈的更流畅娴熟。”

“哦……”高尾轻轻点了点头,“小真好厉害啊,那么复杂的乐器我学不来呢,虽然自认为很喜欢音乐的,不过也只是会摆弄几下吉他而已。”

“没有什么厉害可言,只是因为从小练习而已。”绿间下意识的推了推眼镜。

“嗯,也对……不过我说小真啊,虽然我不是很懂钢琴,不过音乐似乎不是单纯依赖娴熟的技巧的东西呢,感情的融入才是赋予音乐鲜活的生命的秘诀吧?”

“……”绿间有些诧异的看着表情忽然认真起来的高尾,一时之间不知如果接口。

不过对方似乎也没有让他回答这个结尾的问句的意思,兀自继续说着。

“就像小真会忽然喜欢上他们的歌,”高尾伸手指了指绿间手中的CD,“难道不是因为他们的音乐触动了心吗?”

“……嗯。”喉咙里无意义溢出来的单音节,并不是完全代表着肯定的含义。

“嘛,不小心又说了很多没有意义的话呢,小真不要介意啊,就当我是在班门弄斧吧。”高尾的脸上又挂上了那副嬉皮笑脸的表情,“快点喝吧,一会儿要凉了。”

绿间看了看高尾,没有再多说什么,但是高尾的话却无疑存进了绿间的心里。

仰起头把最后一滴小豆汤也不愿浪费地倒进嘴里,绿间看到高尾正带着笑意盯着自己看,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并……并不是因为喜欢,只是不想浪费。”

“嗯,”高尾笑了笑,也不揭穿他这任谁听来都没什么可信度的谎言,“嘛,小真天不早了哦,作为高中生是不是应该回家去跟父母报备了?”

“嗯。”绿间站起身,“谢谢款待,下次会还给你的。”

“诶?噗哈哈哈,小真,不要这么可爱嘛。”高尾伸出手大概是想要拍拍绿间的肩膀,但是因为身高差距,只好在绿间的背上轻拍了两下,“只是请你喝了很便宜的小豆汤而已,完全不用放在心上。”

“……唔……”大概是不太适应这种过于亲密的举动,绿间不自在的向旁边退了一步。

“啊,小真,玩个游戏吧,看见对面那个垃圾箱了吗?”高尾指了指50步开外的垃圾箱,“我们来比一下谁能把小豆汤罐扔进那里,如果我进了那下次就由小真来请我喝小豆汤,如果小真进了那我就吃亏一点,下次还有我请……”

“哼,如果都进了或者都没进,那就AA制吗?”

“Bingo,小真不愧看起来是优等生的样子啊,果然聪明!怎么样,这样公平吧。”说完高尾就拉开架势,摆出了个铅球运动员要投掷铅球的姿势,可是配上他这种身材却怎么看怎么滑稽。

易拉罐脱手,虽然扔得很远,可还是打在垃圾桶上弹开了。

“啊!好可惜啊!”

“哼。”

“诶诶诶?小真刚刚是在嘲笑我吗?不是吧,刚才那样已经不错了吧,只差一点而已啊,难道小真能投进?”

“虽然没试过,不过应该可以。”

缠着绷带的左手动作优雅的将罐子掷了出去,易拉罐在空中划过好看的弧度,然后擦着垃圾桶口的边缘应声落入。

“哇!好厉害!等下,小真我没看错吧!难道小真在学校是参加篮球社的吗?”

“并没有参加篮球社。”只是曾经喜欢过罢了。

“啊,总之还是觉得超厉害啊,不去打篮球好可惜啊,三分球一定很赞的啊小真!”

“哼,没有拿到绷带,而且今天没有幸运物,不然是不会擦到桶口边缘的。”

“诶诶?小真,我说你啊,不要一本正经的说这么唯我独尊的话吧,会让人觉得很傲慢哦。”尽管是在吐槽,但高尾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只是实事求是而已。”

“嘛嘛,好吧好吧,看来是我运气不好呢,下次还是要我出钱……”高尾状似低落的摇摇头。

“并不是运气的问题,只是因为你没有尽到人事,所以就不要想着天命会降临到你的头上。”

“啊?!小真在说什么呢?居然说‘天命’什么的,小真到底是哪个年代穿越过来的人啊?小真刚刚也说到了幸运物?居然是相信占卜的吗?噗哈哈,超~~~可爱啊!”

“可爱什么的,不要拿来形容男生。高尾你的国文是很差吗?”

“哈!小真叫了我的名字啊,第一次哦,不过还真是没大没小的叫法啊,再怎么说我也打了几岁居然不用敬语吗?”

“唔……高……”

“啊,打住!小真还是不要改口了,加上‘さん’什么的会觉得很疏远呢,还是就叫‘高尾’好了,我倒是更希望是‘和成’这个称呼呢,不过看起来小真不是能叫得出口的样子啊。”

“跟你又不熟,当然不会那样称呼。”这样说着,可是绿间心里知道,自己跟陌生人能聊天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虽然不明所以,但总觉得对这个叫高尾和成的男人莫名的亲近,简直要变得不像自己了。

“啊,也是。”高尾看着绿间的侧脸,轻轻吐了口气,“真的耽搁了挺久的呢,我送小真回家吧。”

“不需要。”

“呵呵,别在意嘛,虽然知道小真不需要保护,但是总感觉我转身离开了小真又会没有了回家的勇气呢。”

被说中了心事,绿间惊讶地转过头看着高尾,疑惑这个明明是第一次见面的家伙为什么连自己的心思都了解。

“知道小真现在的心思很奇怪吗?不是乱说的哦,虽然是第一次见小真,而且还一直是一副冷漠的样子,但是真的是很好懂呢。一个看第一眼就知道是优等生的孩子放学后不回家,肯定是跟家里闹别扭了嘛……”

“高尾,你真的不知道自己这种卖弄观察力的行为很讨厌吗?”

“哈?小真说话还真是过分呢。不是卖弄观察力哦,就当我是作为同是The Big Dipper的歌迷前辈在关心后辈怎么样?”

“没有什么关心的必要!还有不要随便定义我们之间的关系!”

“小真,是真心这样说的吗?”

“什么?”

“虽然说出来小真可能又要生气,但是刚刚在音像店门口,我转身走开的时候,小真的表情真的很落寞呢。”高尾伸手拉住绿间的胳膊,带着他向公园门口走去。

“就算不说话也好,只要有另一个人在身边呼吸,也会不那么寂寞呢。”

一路上高尾都没有再说话,然而正如高尾说的,只要有另一个人的呼吸、体温、脚步声,绿间就觉得像是心灵有了依靠般不再孤寂。

真是可怕的想法啊,从来都觉得不需要依赖别人的绿间真太郎,居然也有想要把某个人当作依靠的时候吗?

绿间眼角的余光看着安静地走在自己身边的高尾,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不同,会让自己如此在意呢?

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自家楼下。路真的是好短啊,绿间抬头看了看家里亮着灯的窗子,有些无奈的想。

“高尾,我到了。”

“啊!好快,原来小真的家这么近啊。”

“嗯。一直往前走到路口向右拐就有地铁站。”

“啊,我知道的,”高尾揉了揉头发,“这一片的地形也许我比小真还熟悉呢,以前经常在这里闲逛呢。”

“小真,记得要跟家人和好啊,父母不会真的生子女的气呢。”走出几步的高尾,转回头说完,轻快的挥了挥手,“那么,再见了!”

看着高尾的背影,绿间脑海里忽然涌上了非常强烈的念头:他不想让这个男人就这样消失,一定不能!

“喂!高尾!”

“嗯?怎么了,小真?”

“我……能不能要你的电话?”大步追上了高尾,绿间说道。

“诶?”

“没……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要还你CD的钱……”

“啊,明白了。”面对高尾一脸了然的笑意,绿间的脸热了起来。“小真没带手机呢,给小真写张纸条吧~”

“妈,我回来了。”

“啊!真太郎!你跑哪儿去了?妈妈担心死了,以后不会再说你了,别再让妈妈找不到了……呜……”

“妈,对不起……”环住把脸埋在自己胸口的母亲,绿间攥着写着高尾电话号码的纸条的手紧了紧。他忽然觉得,家里真的很温暖。

———————————第二章 完————————

 

评论
热度(9)
©沈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