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北斗星(1)

——————————第一章————————————

对于从幼儿园开始,考试成绩就在从来都是第一名的绿间真太郎来说,这次的模考,无疑是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失利。

试卷和成绩单发下来的时候,他觉得天都变得昏暗了。年级第五……这简直是不能更大的打击,自认为完全尽到了人事的自己,最终还是没有得到天命的眷顾。

“绿间同学,不要气馁,胜败乃兵家常事,即使是织田信长那样的人物不是也败给过军神上杉谦信嘛。只要继续努力下次拿回第一就好了啊。”热爱战国历史成痴的吉田老师拍着绿间的肩膀笑眯眯的说着。

“……”绿间皱着眉头没有做声,了解他脾气的老师没有再说什么就走开了。

昏昏沉沉的捱到放学,回家的那条烂熟于心的道路的终点却成了绿间此时最害怕的所在。他多希望这条路能够无限延伸下去,因为他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自己的母亲。那个以一个人的力量将他抚养大的,对他寄予厚望的母亲。

然而再长的路也有尽头,更何况从学校到家里的路程只需要步行20分钟呢?即使可以放慢了脚步,也只用了比平时多10分钟的时间罢了。

叹了口气,绿间犹豫地将钥匙插进了钥匙孔。

“真太郎?今天回来的有点晚呢,晚饭很快就好,先去学习吧,妈妈一会儿去叫你,”母亲的声音从厨房传来,“今天有你最喜欢吃的胡萝卜。”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就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天知道绿间从来都不喜欢吃胡萝卜,但是小的时候母亲听人说吃胡萝卜可以长高,为了不违背母亲的意愿,绿间就装作很喜欢吃的样子,所以知道现在,母亲也是这样认为的呢。

放下书包的绿间,忽然莫名的烦躁起来。从记事起到已经升入高二的17岁,自己究竟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生活的呢?并不能说一直都在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可是却都不是自发的喜欢上的吧。无论是学习,弹钢琴,都是母亲要求的,久而久之自己也就喜欢上了。大概唯一来自自己兴趣的事就是坚信着《晨间占卜》了吧,但是这么做的初衷似乎也是小学三年级的那一年,希望生病很长时间的母亲能赶快好起来,而无意间发现了这个,才“有病乱投医”的结果啊。

回想一下,自己真的有什么可以称得上是自己的兴趣的事情吗?国中时候,很想加入篮球部,打篮球大概可以称得上是自己的兴趣吧,但是仍然没有能够实现,因为那种兴趣不符合母亲对绿间未来发展的期望。

重重地坐进椅子里,掏出书包里那张绿间有生以来成绩最低的试卷,烦躁的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望着窗外渐渐暗下去的天空,大脑一片空白。一向坚信要尽人事的绿间真太郎,第一次放纵自己沉浸在放空的状态。当落日的余晖已经暗淡到再也遮掩不住星斗的闪烁时,母亲叫自己吃饭的声音传进了耳朵。

坐在餐桌上,看着不断给自己夹菜的母亲的笑脸,绿间无论如何的开不了口将这次考试的结果说给她听。选择逃避吗?还真不像自己呢,带上睡帽仰躺在床上的绿间自嘲的弯了嘴角,轻笑声飘散在夜晚房间微寒的空气里。

“真太郎,你过来一下。”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晨间占卜》的绿间,听到了母亲语气严肃的叫自己。

“稍等一下,马上就要说巨蟹座的幸运物了。”

“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看的?”母亲声音更大了些,走到了绿间的面前,“与其看那种无聊的东西,不如来跟妈妈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绿间抬起头,看到了母亲怒气冲冲的脸,和手中拿着的已经摊开的昨晚自己揉皱扔掉的卷子。

“……”

“真太郎,妈妈虽然是对你严厉了一些,可是也没到会让你害怕的连这么重要的时候都不告诉我的地步吧?我的儿子居然是这样逃避责任的胆小鬼吗?”

“……不是……”不是害怕,只是不想让您伤心……

“不是什么?一次考得不好又怎么了?但是你不能这样逃避!居然还一脸没事人一样的看这个什么鬼占卜,妈妈今天绝对不会给你钱买幸运物的!”

“……哼,我上学去了!”不愿再面对变得有些歇斯底里的母亲,绿间抓起书包冲出了门。

没有钱买幸运物,大概真的会导致一天都厄运相伴吧。不过就算有钱了也还是一样,因为没有能看完《晨间占卜》呢。

“呐,小绿间,今天怎么没带便当呢?”看着突然凑到自己面前的漂亮脸蛋,绿间真的有些无力吐槽,这是继直尺掉在地上正好被踩碎、邻座的墨水瓶倒了正好溅在自己鞋上之后的厄运第三发吗?

“……”

“哦,难道小绿间也要跟女孩子们一样减肥?不过小绿间这么高的个子却这么瘦,根本没必要减肥吧?”

“……”

“喂!小绿间你去哪儿啊?”

懒得理这个神烦的家伙,绿间索性站起身走出了教室。

校园里三三两两的人群,各自兴奋地在谈论着不知道什么话题,看着他们的笑脸,听着他们聒噪的声音,绿间更加心烦意乱起来。大概楼顶上会比较安静吧,这样想着,绿间爬上了午休时间安静的楼顶。

四月末正午的风已经带上了些暖意,轻轻吹在脸颊上很是舒服。索性什么都不想专心吹吹风也好,这样想着的绿间,任由平时从来都不会在意的校园广播的声音闯进了自己的耳朵。

“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是人气摇滚乐队The Big Dipper,今天正好是他们本年的第二张单曲的发售日,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在放学后去购买哦~那么现在就先来听一段尝鲜吧~”

躁动的音符随着风飘到绿间的耳畔,杂乱的初听上去毫无章法的鼓点敲击着绿间的耳膜,从小学习钢琴只听鼓点音乐的绿间,在这个时候忽然意识到了这个被自己忽视甚至轻蔑的摇滚乐,是如此能点燃人心的存在。

虽然听起来很矫情,但是绿间真的觉得自己重新活了过来,以一种全心的方式。

广播很快就换了其他歌手的音乐,但绿间觉得完全不够,他想更多听到那在以前的自己听来只觉得刺耳的音乐,想听到那个主唱清亮爽朗又透着性感的嗓音。

记得广播里说那个乐队叫The Big Dipper,北斗星吗?跟母亲闹了别扭的绿间不想回家,索性绕路去了较近的一家音像店。

正如广播里的同学说的,今天是这个乐队的单曲发售日,音像店的门口就贴着他们的海报,张扬的造型,完全看不出本来的长相。虽然跟绿间十几年来的审美有些不符,毕竟这是自己今天第一次涉足的世界,总是需要更多的了解和习惯的吧……绿间皱了皱眉,走近了音像店。

站在摆着新单曲宣传易拉宝旁边的货架前,绿间拿起了那张黑色系封面的CD。烫金色的字体很有立体感的浮在黑色的背景上,画面中的五个人穿着设计夸张的衣服,挑染的五颜六色的头发梳成各种诡异的形状。握着话筒的应该就是那个嗓音清亮的主唱,一双眼角上挑的眼睛画了很浓的烟熏妆,瞳孔里却有着仿佛能看透人心的神采。

翻到反面看到标价的时候,绿间才恍然大悟,本来就没什么零花钱买东西的自己,今天连买幸运物的钱都没有拿到,根本就不可能买下这本CD……

叹了口气把CD放回了货架,转身走到店门口看着那张海报,又鬼使神差的转回了货架前。就这样拿起来放下的踌躇了好久,甚至店员已经再三过来询问是不是产品有什么问题,绿间还是没有走出这家店。

天已经完全黑了,从店里的窗子望出去可以看见各家店面的招牌晚上亮起的色彩斑斓的灯光。早上匆忙冲出门连手机都没有带,母亲联系不到自己肯定很焦急吧,可是真的不想回去呢,今天……就对她任性一次吧……

“哟!”

很亲切的带着笑意的声音,绿间转过头看见了一个比自己矮了半头的黑发男人正带着笑意看着自己。

“看你在这里站了很久了呢,”男人走近,随时也拿起了一张CD摆弄着,“看你穿的制服,是这附近的高中生吧,喜欢摇滚乐?”

“……你是谁?”突然被陌生人搭讪,绿间有些没好气的问道。

“啊,抱歉抱歉,我叫高尾和成,在附近的大学读书,”转头看了绿间一眼,笑容更深了,“嘛,别那么戒备嘛,你这么高的个头,从高处用这种眼神俯瞰下来总觉得是在蔑视我呢,哈哈。说起来,看你在这里犹豫了很久啊,喜欢这个乐队?”

“……也不是很喜欢,只是今天碰巧听到他们的歌有点兴趣。”

“嗯,看得出来哦,总觉得你不像是喜欢摇滚乐的人,第一眼就给人那种听话的好孩子的感觉呢。喂,不要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了啊!”男人好笑的抓抓头,“呐,我那么有诚意的自我介绍了,礼尚往来的话你是不是也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并不觉得有把自己的名字告诉给一个莫名其妙跟自己搭话的陌生人的必要。”绿间冷冷的说完,放下CD,转身要走。真是,本来就够倒霉的了,怎么还会遇见这么奇怪的家伙。

“喂!”男人从后面拉住了绿间的胳膊,绿间挣了两下没挣开只得作罢。

“呐,虽然这么说可能你会不高兴。不过,看得出你很想要这张CD但是没有钱买吧?嗯?说中了?其实没什么的,你这个年龄拿不到很多零花钱也正常的,放心绝对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男人说完拉着绿间走向了收银台。

“今天就当是你借我的钱可以了吧,等你有了钱再还我?”把结完帐的CD举到绿间面前,男人笑得一脸灿烂。

“看你是刚刚接触摇滚乐的样子呢,我算是从国中起就开始喜欢了呢,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算是你的前辈吗?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听一下前辈的摇滚乐入门讲座?”看到拿着CD站在店门口仍然没有去意的绿间,已经转身走出去十几步的男人又折了回来,“你的年龄很多场所不能去啊,啊!我记得这边有一所公园,不如就到那边去坐坐吧。”

“那个……钱我很快会还你。”两人并排走在去往公园的路上,绿间开口。

“啊,那个啊,不用急的。比起这个,你还一直都告诉我你的名字呢,该怎么称呼你啊?”

“绿间真太郎。”

“真太郎?啊,很可爱的名字呢。真太郎,太长了点啊……我就叫你小真吧,怎么样,小真?”

绿间看着这个明明比自己大,却笑得嘴角和眼角都完成漂亮的弧度的男人,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就这么默认了这个完全不适合自己的过于亲密的称呼。

—————————第一章 完————————————

 

评论
热度(21)
©沈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