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古剑二/初乐]Fallin'(1)

三谢兄弟,CP初乐,OOC,慎入


Ch.1

 

深冬夜晚,气温已至零下,寒风吹着光秃秃的树枝呼呼作响。乐无异被冻得鼻尖痒痒的,吸了吸并不存在的鼻涕,剥开了手中烤红薯的皮。热气一下蒸在脸上,鼻子似乎通气不少,却更觉得有鼻涕要淌下来。他大口咬着焦黄的烤红薯,香甜绵软,安慰了他饿了一晚上的胃。

 

乐无异今年大二,是建筑学系的学生。系里与意大利一所著名建筑学院有交流活动,每年从二年级选出一名成绩最优的学生送往国外读书。乐无异今晚也就是因为这事被留了校。

 

他在专业课方面出奇的有天赋,可却偏科严重。想想刚刚外语老师一脸严肃的要他抓紧提高就觉得心累。“有个意大利人哥哥,又是中意混血”并不代表他就一定要会意大利语啊!他可是土生土长的中国新世纪好青年!

 

乐无异正在分神纠结要不要把研究专业课题的时间分一半到外语上时,脚下一个不稳踩到了不知哪个没有公德的家伙扔掉的空易拉罐。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没有摔倒,乐无异愤愤地冲着脚下的易拉罐踢了一脚,罐子在水泥砌的路边人行道上滚了几滚,撞在不远处的路灯柱子上,在这寒冷静谧的冬夜里一连串的撞击声像是被放大了好几倍。

 

突然的声响像是把乐无异自己也吓了一跳,他莫名觉得有点害怕,左右看了几眼,将包着烤红薯的纸袋口折起来,揣进了羽绒服兜里,加紧脚步往前走。

 

就在要路过路灯背面的小巷子口时,他再次被绊了一下,没等乐无异再次愤怒地想踢脚下的障碍物泄愤时,一声低沉沙哑得几乎细不可闻的呻吟声传进了他的耳朵。

 

乐无异像是被电击了一样,一下子跳开了。

 

这个时间能听到活物的声音也就只可能是流浪猫的叫声了,可是除非是他幻听,否则他绝对可以断定刚刚听到是个男人的声音。

 

乐无异定了定心神,想着虽然他身单力薄,但好歹也是个身高180(算上呆毛)的大小伙子,又不是柔弱的小姑娘,没什么好害怕的,实在遇到危险他还可以报警。这样想着,他下意识将右手伸进衣服兜里攥紧了手机。

 

 

本就昏暗的路灯电压不稳地闪烁着,灯光是冲着街道的,小巷子口正好隐在阴影里。饶是乐无异这5.3的奇佳视力,也只能隐约辨认出从巷子口横出一条穿着黑色裤子的腿……

 

后巷抛尸?等等不对,刚刚这人还呻吟来着。乐无异虽然是坚持科学世界观的好青年,可不信有鬼并不代表不怕血腥犯罪。他在装作没有看见绕路溜掉和打个120叫救护车之间纠结了几分钟,再次有低哑的呻吟声传入耳畔时,鬼使神差地自己走到了那人面前。

 

那人浑身穿着黑色的衣服,简直与夜色融为一体,他侧躺在地上,身体痛苦地蜷缩着,胸口处的衣服裂开了,隐约能看见暴露在空气中透着惨白的皮肤。

 

乐无异蹲下身,被烤红薯的热气捂得温热的手从衣兜里伸出来,下意识触向那人的胸口。温热粘稠的触感,显然是碰到了血。在他碰到的一瞬间,那人再次发出了痛苦的声音,乐无异赶忙缩回手。犹豫了一下,将沾到血的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掏出手机准备打120。

 

手机屏幕突兀亮起的光线刺得乐无异一瞬间睁不开眼睛,待他终于能看清屏幕按下了120三个数字的时候,突然被一只冰冷结实的手掌扣住了脖子。

 

一分钟前还痛苦地倒在地上的人,此时正一支手臂撑起上半身,另一支手臂伸出来,紧紧掐着乐无异的脖子,男人的眼睛恨恨盯着乐无异的脸,双瞳如同夜里觅食的黑豹闪着森然的光。

 

乐无异因这突然的状况愣了几秒,随即反映过来,被掐紧的喉咙艰难地发着音:“咳……我,我不是要害你……我只……咳咳,你先……放开……我是要……咳咳咳……救你……”

 

那双发光的黑瞳凝视着乐无异的眼睛有一分钟的时间,就在乐无异以为他真的要把自己掐死的时候,男人放开了手。

 

“咳咳咳咳……你……”乐无异伸手捂着脖子不停地咳着,“你这人……伤成这样还这么大劲……我……我只是要叫救护车而已,真是好心没好报……”

 

他自言自语地抱怨着,却没想到他以为不会回应他的男人竟然开了口,声音森冷低沉:“再打电话,就掐死你。”

 

“喂!你!”乐无异刚想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话未出口突然反应过来,这人不想让他打救护车或者报警,显然是不想将事情闹大,不是遇到仇家就是身份特殊。看过不少警匪片,黑帮片,特工片的乐无异在心里笃定地分析。

 

被掐过脖子后终于喘匀了气,乐无异站起身往后退了退,摆出一副要离开的架势。看那人没有什么反应,乐无异叹了口气:“你不让我叫救护车,那我走了啊……”

 

男人还是没有反应,索性低下头不看他了。乐无异被他弄的没脾气,心想我这么好心帮忙,你怎么就这么不开窍!既然这样还是不要热脸贴冷屁股了!

 

乐无异越想越气,旋即转身就走。可走着走着,终究心里不踏实,暗骂自己没出息,却还是不放心地又返回去了。

 

他走回巷子口,本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男人在见他又出现的瞬间尴尬地转了视线。乐无异忍不住笑出声:“哈哈,果然你还是舍不得我走啊,直说好了,干嘛别扭。”

 

那人没理他的话,在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乐无异也不生气,走上前去尝试把他扶起来。

 

男人身高与乐无异差不多,乍一看还比养尊处优的乐小少爷瘦削些,可乐无异使了半天劲愣是扶不起来。最后还是那人自己勉强撑着站起来,胳膊绕在乐无异肩上,勉强算是站稳了。

 

“……你这人看着挺瘦的,没想到这么重……肌肉怎么练的?以后也教教我健身吧。”乐无异抓着男人手,将他又往自己身上带了带,拖着步子往家走。

 

男人的手不小心碰到乐无异的带点婴儿肥的脸颊,过了半晌还是那个冷森森的声音:“我不教你,没意义的事情我从来不做。”

 

言下之意就是我健身也是做无用功吗?!要不是这人是个伤员,真想捶他一顿,乐无异恨恨地想。

 

他们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偶尔说一句话,这么晚了乐无异也不敢太聒噪,那男人显然也不是健谈的人,于是就这么沉默着往乐无异家里走。

 

快到楼下时,男人显然有些犹豫,乐无异看出他的顾虑,开口:“你放心,我一个人住。”

 

男人点点头,跟着他上了楼。

 

 

开了房门,乐无异先摸黑将男人安置在客厅沙发上,嘴里抱怨着累死了,摸着墙壁开了灯。

 

“我家里倒是有医药箱,只是我没处理过这么严重的伤口,”乐无异一边翻箱倒柜一边说,“你得指挥我怎么做……”

 

“……我自己来就好。”

 

“那怎么行?我可不能虐待伤……员——”乐无异转回头正要跟他理论,却在看见男人的脸时愣住了。

 

男人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因为失血过多透着惨白,墨色的长发随意的束在脑后,漆黑的瞳孔盯着乐无异,直挺的鼻梁下面,两片微薄的嘴唇干裂起了一层白色的皮。

 

先前在外面黑灯瞎火的他也没注意人家长相,此时看到当真吓了一跳。这张脸他太熟悉了,不是他从小崇拜到大的当代建筑艺术大师谢衣又是谁?!

 

“你你你你你,你是谢衣——谢大师?”乐无异激动得恨不得扑倒男人身上,在看到他胸前的伤口时停下了,“您……怎么会……是遇到仇家了?……不对,谢男神怎么会有仇家……”

 

男人看着他自言自语,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你认错人了。”

 

“怎么会?!别人会认错我绝对不会的!我家里有从您大学开始崭露头角一直到现在的各种新闻报纸、杂志和视频记录,绝对不会……诶!您要干嘛?!”

 

乐无异话还没有说完,男人站起身就要费力地向门外走。乐无异赶紧从后面拉住他:“怎么突然要走?我……”

 

“我说了你认错人了,如果你还坚持,那我只能从这间屋子出去。”

 

“……好好好,我不说了。”乐无异满口答应,把男人拉回沙发上坐好。

 

他从医药箱里翻着药棉和医用酒精,抬头偷眼看着男人的表情,确定他没有再次要走的意思,才舒了口气:“嗯……你说的没错啦,其实仔细看看你们也不太一样……气场就不一样,”谢男神可比你阳光多了,不过这后半句乐无异没敢说出来,“而且你眼睛下面有这个酷炫的纹身,嘿嘿。”

 

乐无异笑着盯着男人右眼下面血红色的倒水滴妆的痕迹看,却听到男人说:“这不是纹身。”

 

“不是纹身?天生就有的吗?那就是胎记咯?我也有胎记,在后背上,像个铜钱,我妈说一看我就这辈子不愁钱。不过你这个不太好,看着像眼泪似的,多不吉利……”

 

乐无异自顾自说着,被说不吉利那男人也没有什么反应。乐无异还是怕他误会努力解释着:“那个,我不是因为你长得像谢男神才救你的,在外面根本就没看清你长什么样……现在这么晚了,你要是想找什么熟人,明天我帮你,今晚就先在我这将就一下?”

 

男人一直没开口,却也没再有别的动作,乐无异只当他默许了。

 

直到乐无异拿着蘸了酒精的棉签要给他胸口的伤口消毒,男人握住他的手腕阻止了他动作。

 

“怎么了?”乐无异看着被扣住的手腕,不解地问。

 

“你这有高度酒吗?”男人没回答他,反而丢了个问题过来。

 

“呃……好像有。上次我哥带回来好多酒,里面好像有伏特加。我不会喝酒所以都堆在厨房里了,你现在要吗?”

 

男人点点头,乐无异放下药棉,转身像厨房走去。暗暗想着他大概是怕太疼要喝点酒麻痹神经吧,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可当他把酒瓶递到男人手里,他的举动可与想象差太多了。只见男人微微向后仰着身子,直接将酒倒在了胸前的伤口上。酒精直接大面积作用在裸露的伤口上,乐无异看着都觉得肉疼,下意识咬紧了牙,可那男人却像没事人一样眼都不眨一下,脱了上身的衣服,从医药箱里抽出纱布开始自己包扎。

 

乐无异愣了半天才回过神,自觉绕到后面帮他缠纱布。大概是他缠得不够紧还被男人嫌弃是不是没吃饭,想说我好心救你还要被你数落,怕又把人说气了要走,便忍住了没开口。

 

 

收拾得差不多了,怎么安排睡觉却成了个问题。

 

乐无异家里只有一张双人床,他本想让伤员睡床他睡沙发,可那人虽然看起来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在这方面却异常坚持礼数。最后乐无异只好妥协,两个大男人躺在了同一张床上。

 

都是男的倒也没什么好别扭的,只是那张异常像他男神偶像的脸盯着他,让他有些心跳加速,赶紧关了灯。

 

黑暗中乐无异突然想起了某些被他忽略的严重问题。

 

“那个……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初七。”

 

乐无异当然不会傻到问出“还有人姓初?”这样的话来,一听这就是个代号而已嘛,果然够神秘的。

 

“嗯,我叫乐无异,你就叫我无异好啦。”虽然对身边男人的身份充满了疑问,乐无异还是尽量满怀笑意开口,“那个,初七,晚安。”

 

——TBC——


评论(5)
热度(29)
©桐岛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