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谢乐/花藏】剑染墨香(番外二)(上)

蜜意秋光(上)

 

 

谢衣抱着坛新酿好的蜂蜜走进院子时,乐无异正坐在院中桂树阴凉下弄他新学来的桂花馅儿月饼。说来也怪,这藏剑小少爷不爱铸剑,平生两大爱好,第一件便是随着他的万花师父摆弄机甲,第二件便是不论走到哪处,都要将当地美食学到手。

 

师徒二人先前于苗疆五毒教中调养身体,如今谢衣身上的毒已全部解了,收拾准备停当,与夏夷则阿阮以及阿阮的座师和一众熟识的苗民辞行后,就已到了仲秋时节。

 

每逢佳节倍思亲,谢衣是一人独来独往惯了的,只有身边的小徒弟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而乐无异却不同,他最爱与人相交,藏剑山庄的弟子许多都与他如亲人一般。

 

在苗疆时便已时常收到飞鸽传书,除却关切之辞外,每每都是期望他早日返回西子湖畔,与同门团聚。因此谢衣想着,左右两人此时的境况也不便再参与北疆的战事,就决定先陪乐无异回藏剑山庄过中秋节。

 

虽说是拜会同门,可日子还是有师徒两人过。谢衣与乐无异在杭州城外选了一处小山落脚,本无人烟的地方,却难不倒这对师徒,只消一天工夫就盖了座清雅别致的小木屋,四周立了一圈低矮的篱笆,破有几分雅士隐居的意思。

 

这山说来也独特,不知是何人曾种了片桂花林在这,此时正值八月,淡黄的花挂了一树,清甜的香气飘满小院,煞是好闻。

 

乐无异看着篱笆外桂树飘洒下的落英铺满院子,觉得格外可惜。倒不是学那小女儿情态悲秋伤怀,他只是想着这花如此清香,如果收起来做点心,定然也是香甜可口。

 

将这番心思说与师父听后,谢衣道桂花于药理上有滋养脾胃之效,用来做糕点也算物尽其用。眼看就要到中秋了,无异不如多做些桂花馅的月饼给同门送去,岂不更好?

 

乐无异听后道,师父不愧是师父,想得总比弟子周全。于是第二日谢衣便陪着乐无异下山去学做桂花月饼的手艺。不过自然是只有乐无异一人动手学了,谢衣就算心中不甘,鉴于过往前科,也只能老实的在旁边看着。

 

回山中的小院后,师徒合作从桂树上摇那新鲜桂花。乐无异又显出好动的孩子心性,爬上树去摇着枝条,恨不得将满树的花都晃下来。

 

饶是谢衣在树下拿着大簸萁接着,还是有好多落在地上糟蹋了。收了满满两簸萁后,谢衣道:“无异,弄得太多了用不完就浪费了,就别再弄了罢。”

 

乐无异应了一声从树上跳下来,也不知是因为高兴还是刚运动过的缘故,脸蛋红扑扑的。收工时,师徒俩都沾了满头的桂花瓣。

 

谢衣披在肩上的垂顺黑发上散落着星星点点黄白的花,乐无异看得有些呆了,盯着自家师父愣神良久。谢衣自然知道他的小心思,说道:“无异总是想着要夸师父,却不知这繁花配你这少年郎才当真是风华无双。”

 

心思被师父看穿,又被谢衣抢先夸赞了一番,乐无异的脸更红了,嗫喏道:“师父别逗弄我了,还是先准备月饼馅要紧。”

 

师徒合作,乐无异主导,谢衣在徒弟的监督下打打下手,于是便有了现在摆在院中小桌上的蜜黄色月饼。

 

只是到了十五当日,自打早晨起来乐无异就闷闷不乐,下山送月饼的活也是乐无异推着谢衣一个人去的。

 

此时谢衣走进院子,看见乐无异鼓着一张脸气呼呼的坐在花树下的石墩上。往日总是第一时间察觉谢衣存在小徒儿,这回却连他走到身后都没发现。

 

谢衣将手搭在乐无异肩上,少年显是吓了一跳,身子颤了一下,低低唤了声师父,却没回头。这却奇了,大过节的,平日总是开开心心的小徒儿,今天怎得在闹别扭?

 

“无异,怎么了?”谢衣将怀中的蜂蜜罐放在石桌上,一边询问一边掰过乐无异的肩让他面向自己。少年显然并未想当真拗着谢衣,象征性的挣了几下,也就转了过来,然而头却仍是低着。

 

谢衣叹口气,坐在他对面石墩上,双手捧着乐无异的脸颊,强迫他抬起头看着自己。只见得乐无异白嫩的脸上被蚊子叮了好几个大包。

 

也不知是那蚊子太毒,还是乐无异的皮肤太细嫩,肿起的红包格外的大。鼻尖一块突起来的红色看起来滑稽可爱,左眼上眼皮高高肿起,眼睛都睁不开了变成一条缝,幸免于难的右眼却因被谢衣看到自己这副样子氤氲起一层水雾。

 

“师父……”乐无异唤着谢衣,声音透着委屈的哽咽。

 

“唉,你这孩子。我说怎么早晨急急的打发我出门,连正脸也不让为师看到,原来就因为这个?”谢衣伸指在乐无异鼻尖上点了一下,笑道。

 

“师父!”乐无异把谢衣的手拉下来,阻止他动作,一面抱怨,“真是不公平,明明我和师父住在一处,怎么蚊子光咬我不咬你。”

 

“哦?那无异的意思是为师该分你身上的几个包过来?”

 

乐无异看了谢衣一眼,摇摇头:“还是不要了,这浑身痒痒的感觉当真不好受,更何况是叮在脸上这么难看……”

 

“谁说难看的?为师倒觉得我徒儿无论怎样都可爱得紧。”说着谢衣便凑过去在乐无异鼻尖红肿的那处印上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这一下不要紧,乐无异像是被惊到一般弹开了,”师师师父”了半天才说出完整的话,“你你你你……怎么亲那种地方……” 

 

“怎么?蚊子碰得,为师却碰不得吗?”谢衣佯装生气瞪着乐无异,把少年弄得不知如何回应,谢衣这才心满意足的再次将唇贴上乐无异鼻尖上硬硬的红色小肿块,不过这次是用咬的。

 

乐无异原本分散了的注意力,又被谢衣这一下拉回来了,鼻尖那处顿觉痒得受不了,他一边喊着“师父,别碰!”一边躲着谢衣的动作。可作为师父的那人却像是逗弄徒儿上了瘾,咬完鼻尖不算,唇齿又转战到乐无异肿起的左眼皮上去了。

 

被弄的难受,少年的小脾气也被勾上来了,既然师父不准备退让,那也只能自己主动进攻了。乐无异找到谢衣的嘴唇,一口亲了上去。

 

谢衣的唇软软凉凉的,乐无异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却不料被谢衣顺势将他的舌头含进了嘴里。乐无异顿时有些僵了,刚还调皮的舌头此时不知要如何动作,只得乖乖被谢衣带着纠缠在一起。嬉戏逗弄了好一阵子,谢衣见自己徒儿呆愣愣的有些喘不上气的架势,才放开他。

 

得了自由,乐无异大口的喘着气,通红的鼻翼微微颤动。谢衣见他这般可爱模样忍不住又要栖身咬上他红肿鼻尖,却被乐无异避开了。

 

“师父,我都已经这么惨了,就别闹我了……”少年委屈的开口。

 

谢衣听他这么说,轻声笑了,也便不再逗他。转手取过石桌上被遗忘多时的蜂蜜罐,说道:“无异既是心绪不快,不如同为师一道尝尝这新酿好的蜂蜜罢。山下山庄里你的师姐们特意让为师带回来给你,可不好辜负了她们一番好意。”说罢,谢衣将那蜂蜜开了罐。

 

——TBC——

 

这段中秋时就已经写了,在lof里面烂了这么久,如果不发出来估计就没动力写完了……至于为什么拖了这么长时间,我会说是因为接下来要上肉吗……

 

评论(7)
热度(31)
©沈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