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谢乐】B.R.E.E.Z.E(3)

Chapter.3 Everytime

窗外的天色几乎完全黑了,只有西边天壤相接处还泛着一点昏暗的光,映得天空变成黯淡的紫红。从另外一侧的窗口望出去,可以看到教学楼里的灯光渐次亮起来。

乐无异关掉音乐,汗水从脸颊淌下来,滴在白色的衬衣上,显出斑驳的痕迹。抓起毛巾胡乱擦了脸,觉得脸上更加黏糊糊的难受,只想快点赶回家洗个澡,乐无异背起书包走出了练功房。

 

接到舞剧《追寻》男主角选拔通过的通知时,乐无异有些意外。那天从练功房回来,他觉得自己搞砸了,意外遇到谢衣,并且还是在他面前表演,让乐无异紧张感增加不止一倍两倍,有好多地方他觉得可以发挥的更好,却都因为紧张没能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只有离开之前谢衣给他的那个微笑,让他仍抱有一线希望。但根据消息灵通人士——阿阮同学——的情报,有演员选择最终决定权的是沧溟老师,而谢衣老师似乎完全与这部舞剧的排演没有关系。

回想着在练功房窗下无意中偷听到的一星半点沧溟与谢衣的对话,虽然沧溟老师是有意要把谢衣老师拉进来的,可是谢老师完全没有松口的样子。哎,要是谢衣老师能来指导我跳舞就好了,乐无异不免失望的想。

 

搬到谢衣家隔壁已经快一个星期了,当初搬家的时候信誓旦旦,似乎住在男神的隔壁就可以更多接触到他,可事实却从不会按他的想象进行。不知是不是每天的日程安排差别太大,乐无异这些天竟一次都没有见到谢衣。

今天又是这么晚才回来,而谢老师看起来又不像是个夜生活丰富的人,这时候能见到的可能性真是少之又少。乐无异站在公寓楼下习惯性的看了一眼自家隔壁的窗子,却意外的发现每天晚上回来时都亮着灯光的窗口,今天竟然是黑的。

谢老师这时候还没有回家?这个认知进入脑海的时候,乐无异的第一反应就是如果现在在楼下等,说不定可以见到谢老师回来。虽然这种制造“偶遇”的行为,说出去很羞耻play,可现在是晚上,应该不会有人注意才对,乐无异做好心理建设,坐在了单元门口的台阶上。

 

等了好久还不见有人来,饥饿的胃开始发起抗议。他翻了翻手中的塑料袋,那是回来的路上从便利店里买的食物,累了一天不想再自己弄吃的,就想随便买点东西充饥。刚刚拉开可乐罐拉环的时候,一个身影挡住了路灯昏黄的光线,暗影笼罩了下来。他抬起头,看到那人逆着光对他微笑,如和风般的声音随即响在耳边。

“可乐对胃不好,尽量少喝,”乐无异听到谢衣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抽走了他手中的可乐罐,换了罐牛奶塞进他手里,“乐同学这么晚了怎么坐在这里不回家,是忘记带钥匙了吗?”

 

直到坐在谢衣家的沙发上,乐无异还是有些迷迷糊糊,本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思鬼使神差的坐在单元楼门口,没想到真的让他遇到了晚归的谢衣,更没想到的是,居然被谢衣误会他是忘记带钥匙进不去家门,还把自己带来了他家。

乐无异呆坐着看着谢衣倒了杯两杯水从厨房出来,他手中的罐装牛奶已经被掌心捂的微温。谢衣走过来将水放在乐无异面前的茶几上,看了眼他手中还没有打开的牛奶,开口道:“乐同学不喜欢牛奶吗?”

正兀自发呆的乐无异回过神来,摇摇头,看着面前的两杯白水,迟疑着不知该如何动作。乐无异本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小少爷,然而家境优渥却难得不挑食,只是有些乳糖不耐。此时看着手上谢衣好心怕他喝可乐伤胃给他的牛奶,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谢衣看着他盯着手中的牛奶一脸难色,叹口气,“不喜欢就别勉强喝了,只是可乐终究对胃不好,我平时都是喝水,家里也没有果汁一类……“

“不用麻烦了,谢老师,我喝水就好。”乐无异放下牛奶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温热的水流缓缓流进胃里,感觉舒服不少。他镇定了下心神,试探的开口:“……谢老师,您……您记得我?”

“自然记得,乐同学那天的一段舞演绎的十分到位,你这个年龄的孩子对人物心理有这样的领悟程度实属难得。”谢衣毫不吝于夸奖,更何况那天乐无异的表现也确实大大高出他对当今在校生的预期。

乐无异被谢衣一番话说的面上有些挂不住,一张俊脸红扑扑的,说话也带上了结巴:“谢老师……我……其实没您说的那么好,而……而且,我回去想过,还有……好多可以进一步深入的东西,我都没有表现出来……”

“乐同学有这份认真钻研的心思,负责舞剧的沧溟老师一定会很欣慰。”

“谢老师……能不能不要叫我乐同学,叫我无异就好了。”同学同学的叫法听起来实在是别扭又显得生分,不过从他和谢衣才第三次见面这一点上来说,确实也没有熟悉到哪儿去,但鉴于谢衣把自己带进家这一点,能不能小小的奢望一下?

“好,无异。”没想到谢衣当真从善如流,乐无异听到这两个字从谢衣口中说出,从未有过的觉得自己的名字竟如此好听,连带着口中清淡无味的白水都变得甘甜。

 

虽说这样跟谢衣在一起坐着,就算什么都不做都觉得开心,可乐无异饥饿的肚子到底没有继续给他面子,在他的男神面前很响亮的咕噜了一声。

乐无异尴尬的转头看着谢衣,就见那人也带着笑看向自己,当下更加窘迫了,低头迟疑半晌才说道:“谢老师,您……您饿不饿?“

话一出口乐无异就后悔了,这屋里就这么两个人,静悄悄的什么都能听得一清二处。那声咕噜想必谢衣也是听到了的,现在自己这样问,倒像明明是自己饿,却要把责任推给谢衣……

不过谢衣终究是个成年人,而且是有涵养的善解人意的成年人,他并没让乐无异尴尬太久,“我吃过饭回来的,倒是无异,看来是刚训练完回来的?沧溟姐还真是严厉,折腾你们到这么晚。”

“诶?不……不是的,是我自己要求加练的,因为专业不太对口,有好多地方还需要努力……”

“无异……明天你自己加练的时候,我能过去看吗?”

谢衣问完,乐无异愣住了,他盯着谢衣,眨巴了几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倒把谢衣看得心里一阵不安,心道这孩子难道觉得那是自己小小的隐私空间怕被介入?

“……如果无异不愿,那就……“

“不是的!不是的,谢老师,我……我当然乐意,谢老师愿意来看,我当然高兴!就……就是……不会耽误您时间吗?“

“我的课都安排在上午的。”谢衣看着兴奋的语无伦次的乐无异颇感无奈,“好了,太过激动容易伤身,无异刚从练功房回来先去洗个澡吧,我去厨房看看给你弄点吃的。”

被谢衣这么一提醒,乐无异才又意识到自己满身臭汗的事实,自己急着回来本就是要赶紧洗个澡,却一来二去给忘记了。虽说第一次到谢衣家就用人家浴室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想想自己和谢老师都是大男人,也没什么好害羞的,跟谢衣道了声谢就进浴室去了。

 

直到水流冲走了一身的疲惫,乐无异浑身舒爽的伸了个大懒腰之后,他才意思到自己什么换洗衣服都没有……

看看浴室里挂着的浴巾,谢衣一个人住那浴巾应该也是他平时自己用的,如果随随便便裹在身上总归不太好……吧。再说只裹着浴巾在人家里也太失礼了,虽然谢老师看起来不像是会因为这些跟他生气的样子……而且,内裤怎么办?总不能把刚脱下来的再穿回身上去吧,乐无异想着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正纠结着,浴室门被敲了几下后推开了一条缝。隔着玻璃罩和室内氤氲的水汽,谢衣的声音不太清晰,“无异,洗好了吗?我帮你找了替换的衣服,放在外面洗衣机上了,你自己出来穿。”谢衣说完,关上了浴室的门。

乐无异擦干净身子从推开玻璃门走出来,看着洗衣机上面放着的衣物,一条白色的普通男士内裤,显然是新买的上面还带着标签;一件宽大的T恤,摸着料子像是纯棉的,很舒服。乐无异心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简直太会照顾人没有之一!谢老师我要喜欢上你了怎么办?

诶?等等,这句话经过大脑的时候乐无异吓了一跳,因为他意外的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把它当成是一句玩笑。我……真的喜欢谢老师?他活了21年的生命里,虽然没有过女朋友,可也没觉得自己喜欢男人,而且明明才刚刚认识谢衣,一共只见过三次面,这种情况下就谈喜欢会不会太草率?可是好像一见钟情这种事也不是不会发生……

乐无异摇摇头,决定把这些有的没的从脑子里赶出去,总归暂时是想不明白的,索性不如不想。现在他只知道他喜欢听谢衣的课,愿意接受他在授课中无意间阐述的对于舞蹈的独到见解,想要更多感受他带给自己的令人心情舒畅的气息,其他的,就顺其自然也没什么不好。

 

穿着谢衣给他准备的衣服从浴室出来,乐无异到底还是有些不自在。谢衣的腰围可能比自己稍大一点,内裤松松挂在胯上,不过这还不是最主要的,谢衣跟他身高差不多,那件T恤就算是宽大型的,穿在身上也只能盖过内裤下沿,两条大腿都露在外面,腿根接触到空气顿觉凉飕飕的。是不是应该找谢老师要条短裤穿啊?

乐无异还在用力拉着衣服边沿,企图让自己显得不会太过暴露,厨房的一声巨响把他吓得差点跳起来。他匆匆跑到厨房,看到谢衣站在煤气灶前,锅里黑乎乎的一片,谢衣的手上也黑乎乎的一片。

“……无异。”谢衣看着站在门口的乐无异,再看看自己面前的狼藉,第一次在这个学生面前显出窘迫的神色,犹豫着不知怎么解释,不过乐无异好像也没有要听的意思,就在谢衣尴尬间,乐无异已经先一步跑过来拉起谢衣的手,伸到水龙头下面,拧开水,冰凉的水流洒在了谢衣灼热的手指上。

“谢老师,你家里有没有治烫伤的药?“乐无异神色焦急,声音都带着颤抖。他见谢衣摇了摇头,想了一下,又说“那……那用牙膏,您先自己冲着水,我去拿牙膏!”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跑出去四五步了。这时候乐无异却是无心纠结这么大幅度动作,自己没穿裤子会不会走光的问题了。

 

细心帮谢衣把手指烫红的地方摸上牙膏,乐无异就把他按在客厅的沙发上再也没让谢衣进厨房。电视里播的节目实在是不吸引人,谢衣向厨房的方向瞄了一眼。

大约乐无异总是一副率真活泼的少年人姿态,自己就把他当个孩子,选择性忽视了他身高跟自己差不多的这个事实,一件T恤怎么够他当睡衣穿的?看着乐无异衣服下面露出来的两条白嫩的腿,谢衣暗想,现在的男孩子都这么白吗?不过无异这倒不像是宅在家里不见阳光的缘故,倒像是天生不同于黄种人的肤色了。

最终还是乐无异自己煮了点挂面——谢衣厨房里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食物之一——当作晚餐,而那个之前还信誓旦旦说要给人弄饭吃的老师,只能坐在旁边一双眼睛慈爱的看着他的学生。

“谢……老师……”时间久了,那个被盯着看的学生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怎么了,无异?”

“谢老师,您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谢衣想了想,好像自己刚才一直看着人家的举动确实有些欠妥,不过找个理由蒙混过去的方法多的是,更何况是面对这么心思单纯的乐无异。

“嗯,倒没什么,只是觉得无异的眸色很是特别。”

“啊,老师说这个啊,因为我是混血,生母是意大利人,所以眼睛和头发颜色都跟别人不太一样。不过先不说这个,”乐无异吸溜了一口面条,换上一脸正色看着谢衣,“谢老师,以后,我能不能晚上都来给您做饭……额,我的意思是,您这样还挺危险的……就算不自己做,买外面的东西吃总归不健康……谢老师,我……我就住您家隔壁,两个人一起吃饭,也热闹些……”

乐无异怕谢衣拒绝,正努力想着还有没有其他理由,就听见谢衣波澜不惊的声音响起。

“好,那就麻烦无异了。”

 

当天晚上,乐无异虽然睡在谢衣家客厅的沙发上,却比睡自家床上还来的香甜。由于单身独居,家里只有一张床,谢衣本是打算让他睡床自己睡沙发的,但乐无异一再坚持不能让老师委屈,谢衣拗不过他也就随他去了。

第二天早上,乐无异晚上扔进洗衣机的白衬衫和校服裤子不负众望的干了,幸好不用借谢老师的衣服去学校,不然被夷则他们看到了还真没办法解释。虽说他不是真的忘带钥匙,一墙之隔的那间屋子里就有的是自己的衣服,不过看样子是要跟谢衣一起去学校了,总不能这时候再坦白说忘带钥匙其实是将计就计骗了他……

乐无异小小的如意算盘打的好,可他却把谢衣家另外一侧隔壁住着的某位消息灵通人士忽略了,他有什么异常举动,怎么会逃出阿阮的眼睛呢?

 

自那日起,谢衣就每晚陪乐无异练习,不时给出自己的见解和指导,令乐无异获益匪浅。不过遗憾的是,谢衣对他的教导都是口头上的,他却从未见过谢衣亲身示范,也就根本没机会见识男神的舞技。

这天晚上,乐无异和谢衣照例单独练习完,准备去超市买食材回家做饭,却不料在推开门的一瞬间看到了站在外的沧溟。

女神老师似乎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夜里风有些凉,她身上衣服单薄,抱着胳膊下意识缩着身子,但却丝毫不会减弱她女神的气场。

先推开门的谢衣看到她一愣,站住了。后知后觉的乐无异还在想谢老师怎么站那不走了,听到谢衣唤了一声“沧溟姐”,乐无异当场当机了。

虽说谢衣也是舞蹈系的老师,而且沧溟老师之前还有意要拉她来指导舞剧的排练,可不管怎么说,现在谢衣私下指导他的事是没有征得沧溟同意的。乐无异心虚的走过去,准备着合适的道歉措辞,然而未等他开口,谢衣便抢先了。

“沧溟姐是忘了什么东西回来拿吗?”

“阿衣,你别避重就轻给我打马虎眼,要不是我今天忘了东西,你给乐无异开小灶还要瞒我到几时?”沧溟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谢衣几次想开口解释都被她不客气的打断,“阿衣,我之前三请四请你不来帮我,现在你背着我单独指导又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只是回来教理论知识,舞剧的事情一概不参与吗?你现在都直接干预到我的男主角头上来了,这还能叫不参与?你既然还是放心不下,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参与进来做指导老师。”

“沧溟姐,这件事我没告诉你是我错了,不过我没想干涉舞剧的排演也确实是事实。我只是在练功房闲置时间单独指导我自己的徒弟,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就请您大人大量,批准我的这个小小的请求?”

 

从超市买了菜出来,乐无异仍是愣愣的没能完全消化刚才发生的事,低着头一边想事一边走路,差点撞到路灯柱子上,幸好被谢衣一把拉了回来。

“无异,想什么呢这么出神?这么大了,走路要专心不用老师再教你吧?”说出的是责备的话,可谢衣的语气听着确实满满的关切。

“谢老师……”乐无异低着头闷闷的开口,得到谢衣的回应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他其实心里知道当时的情境谢衣说出“指导自己的徒弟“这样的话只是为了应付沧溟,可乐无异听了却在心里惦记上了。

如果真的是师徒关系,不知为何就觉得要比师生亲近不少,大概是觉得如果是老师就可以有许多学生,而如果是师父,那徒弟或许就只是唯一的吧。谢衣只有在单独指导他一个人,这件事他是知道的,明明应该很满足了,为什么还是想要更多……

“无异,你是怕沧溟老师那边还会不同意吗?要不然我答应来做指导老师吧,这样容易一些……“

“啊……不,不用勉强的,如果练功房那边不能再用了,大不了我们回家来……“这话说出来有些歧义,听起来像是他和谢衣在同居有个共同的家一样,乐无异脸红了,低头嗫喏半天,”谢老师……其实,我是想问,刚刚您跟沧溟老师说的‘单独指导自己的徒弟’……“

“怎么,无异不喜欢做我的徒弟吗?我教了你这么多,却担不起你一声师父?”

“啊?我……我不是……那什么,我……我以为您是随便说说的,我这样的徒弟不会给您丢脸吗?”乐无异红着脸抬头看谢衣,却被按住呆毛揉乱了头发。

“傻孩子,你以为我随便收徒弟的吗?还不快叫师父?”

“师……师父……”

“乖徒儿。”

 

两人回到家,虽然已经9点多了,乐无异却炒了好几个菜,两人吃的都有点多,看着谢衣微微鼓起来的肚子,乐无异笑着说男神师父是不是也怕中年危机啊?说完就被谢衣打了一巴掌笑骂他还好意思说别人,小小年纪就长赘肉,也不知平时练功都练到哪儿去了。

笑闹了一会儿,乐无异虽觉不好意思还是忍不住说:“师父,隔壁那间屋子我是短租,快到期了,我能不能搬到你这……你看我平时都在师父这里,只有夜里回去睡个觉,有点浪费……倒不是说我心疼房租,就是……就是觉得直接住师父这方便些……”

“好,无异要是愿意,搬来便是。”

就这样,乐无异迎来了本月的第二次搬家。夜里他和谢衣并排躺在双人床上时,乐无异就着窗外的月光看着天花板愣愣的想,我们这算不算同居啊?

 

——TBC——

 

评论(4)
热度(34)
©桐岛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