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谢乐】B.R.E.E.Z.E(2)

Chapter.2 Realize

“一次的错过,会导致终生的遗憾。人们最大的认知误区就是认为幸福可以储存,但恰恰不是,如果当时没有抓住,未来也没有机会再次得到了……”脑后帮着两条辫子的绿裙美少女义正言辞。

“停停……”一身运动装的女孩转过头,颇有些无奈的看着她,“阿阮妹妹你这又是从哪儿听来的神棍言论。”

绿裙少女一脸无辜的指着身边表情严肃的高个男生:“夷则告诉我的啊。“

“咳咳……“男生动作熟练的扶住额头,“在下只是在看一个网上热传的视频,碰巧当时阿阮姑娘也在场……”

“好了好了,其实仙女妹妹你真的没必要说这么多,你只要跟夷则说一句‘买买买’,他肯定立刻掏腰包。”脑后绑着高高的褐色马尾辫的男生做出了总结陈词。

可是被称为阿阮的绿裙少女却一脸不以为然:“谁说是我要买东西了,我是说小叶子你既然喜欢谢老师,为什么不主动去追?”

“无异?”“乐兄?”此话一出,在场的另外两人齐齐将目光转向乐无异。

“仙女妹妹!我……我什么时候喜欢谢老师了,夷则,闻人,你们别听她乱说……”

“我没有乱说啊,闻人姐姐,夷则,你们不知道,上节舞蹈史课,小叶子为了得到谢衣哥哥的注意,拼命举手能有10多分钟,而且下课了人家都走了,他还盯着门口看,我都看到了,简直是十足的痴汉嘛。”

“谢衣哥哥?”艺术设计系的闻人羽同学表示疑惑,她不记得舞蹈系有这么一位老师啊,难道是上次她逃课闭关赶画稿的时候,舞蹈史课新换了老师?

编导系高材生夏夷则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如此说来,前几日家师似乎提起过舞蹈系会有新老师入职,便是阿阮所说的这位谢老师吗?”

“闻人姐姐,夷则,你们居然不知道?谢衣哥哥可是我们系里新晋男神!”

“既然是老师,阮妹妹为什么会叫哥哥?”

“因为他现在就住在我家隔壁啊,早晨上学时我们总会碰到,我觉得叫老师太疏远了就喊了一次谢衣哥哥,没想到谢老师人特别随和,都没有反对,就这么叫啦。”天真的阿阮同学毫无保留的和盘托出,完全没有注意到身旁的乐无异同学越来越酸溜溜的表情。

“仙女妹妹……”

“怎么了,小叶子?”

“你家还有空房间吗?”

“嗯?没有了哦,我姐姐回来了。小叶子,你要干嘛?”

“呃……学校的住宿条件太差了,我准备搬出去,仙女妹妹你家附近有没有出租房?或者有要卖的也行!”

闻人羽和夏夷则同时扶额,这还好意思说不是喜欢上谢老师,都斯托卡到要去给人家当邻居了,这还真是,无力吐槽。

于是当天晚上,乐无异从学校的四人间宿舍搬到了阿阮家隔壁——准确的说其实是谢衣隔壁,阿阮隔壁的隔壁——两室一厅的房子。三人帮他搬东西折腾了一下午,晚上乐无异为表谢意请大伙吃饭,不过当然是闻人羽和夏夷则主要负责搬东西,阿阮主要负责吃饭。

夜里乐无异躺在新居的床上,想着一墙之隔的另一边,男神谢老师就在那里,心里就说不出的满足。虽然谢老师现在可能还不认识自己,不过来日方长,总有一天他能站在男神身边的。

 

作为舞蹈系的“女神”,沧溟老师最近几天觉得异常郁闷,她现在决定把负能量发泄在面前和煦笑着的男人身上。

“阿衣。”

“沧溟姐。”

“阿衣,我想阿夜也跟你说过了,这次全新编排的舞剧,校领导对我们给予了厚望,而你又是我们所有人当中,在舞剧方面最有发言权的人,以前的事情早就过去了,你既然决定回学校任教,那就应该为系里尽力……”

沧溟准备对面前这个看似随和其实非常固执的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没想到话未说完就被这个一直很尊敬自己的后辈打断了。

谢衣看着沧溟脸上惊讶的表情,一字一句说道:“沧溟姐,你知道,我已经离开舞台很久了。这次我会回来上课,也是因为瞳老师那边出了问题,我答应师父只是回来教授理论知识的,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一概都不会参与。”

“阿衣……你真的不能就当是帮我一个忙吗?”

“沧溟姐,我说的已经很清楚了,”谢衣说话间轻轻退到墙边,“而且,我们是不是要确认下没有人在偷听,然后再继续话题?”

说罢,谢衣将练功房的窗子推开了,一个身影迅速的蹲了下去,但他头顶倔强立着的呆毛还是暴露了主人的存在。

谢衣从窗口探出身子,看到穿着白色衬衣的男孩,褐色的有些蓬乱的马尾辫垂在脑后,头顶的呆毛一颤一颤的。男孩抬起头,大大的琥珀色眼眸望着谢衣:“谢……老师……”

“起来吧,别坐这儿,地上凉。”

男孩看看谢衣向自己伸出的手,再抬眼看看谢衣,迟疑了一会儿,把手搭在了谢衣手里,由着他将自己拉起来。

拍拍在窗下草丛里粘在身上的草屑,男孩脸红的厉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谢老师……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我……”

男孩还在吞吞吐吐,可有人不准备给他这个打腹稿的时间。

在谢衣这碰了软钉子的沧溟女神找到了新的负能量发泄对象,她走到谢衣身边,隔着敞开的窗子瞪着站在外面的人:“同学,你是哪个班的,在这做什么?”

“沧……溟老师……我是二年级现代舞班的乐无异……“

“乐无异……”沧溟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你是不是报了《追寻》男主角的选拔?”

“是是,我接到叫我来面试的通知了……刚刚看您和谢老师在……聊天,就没好意思打扰。”

“行,你进来吧。”沧溟转身离开窗口,开门让乐无异进屋,她看看谢衣,本以为涉及到这部舞剧的事情,他会离开,可谢衣此时却大大方方的坐在了为演员选拔临时设置的评委席座位上。真是搞不懂他怎么想的,不过现在有学生在场,沧溟也不好继续跟他争执,还是先看了这名学生的表演再说吧。

 

乐无异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沧溟和谢衣,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演员招募书上面说,海选只有一位评委啊,怎么多了一个。而且这么快就要在男神面前单独展示自己,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啊。怎么办怎么办?表现不好会不会很丢脸啊?!

“乐同学,我看了你的材料,你专业课的成绩很好。不过我想既然你是来面试的,相关的材料你应该也都看过了,故事是发生在中国古代的,而你是主修现代舞的,你会觉得有压力吗?”

乐无异在来之前已经料想到了会被这样问,他看过剧情简介,带有强烈中国古典文化韵味的故事设定,也许确实更适合主修古典舞的同学,但是他不想放弃,乐无异觉得这故事中的主人公身上,能够看到自己的影子。

他抬起头,下意识的看向谢衣,没想到对方也在专注的看着自己,乐无异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干咳了两声掩饰尴尬,然后开口:“沧溟老师,谢衣老师,我认为所谓舞剧,是以舞蹈的形式来展示故事,舞是载体,而剧和剧中人物是灵魂,我看过剧情,男主角的心路历程很能让我产生共鸣。单就技巧来说,我可能未必能像古典舞班的同学那么快掌握,但如果是从塑造人物的上来说,我想我会比许多人做的都好,所以我来面试这个角色。”

乐无异说完,看到谢衣对他露出赞许的表情,一颗从进门开始就悬着的心终于感到有了些着落。

沧溟示意他可以开始表演招募书中规定的那段舞蹈。老实说这么快在男神谢衣老师面前表演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当音乐响起的时候,似乎所有的顾虑都不见了,既然放下大话说能够诠释好角色,那在表演的时候就应该抛开自我,将自己变成那个剧中人。

海选要求的是一段非常短的舞蹈片段,是展现男主角在梦境中寻找那个他一直憧憬的人,然而梦境虚无缥缈,他似乎能够碰触到,但握住手掌,掌心却总是虚无。乐无异并没有看过完整的剧本,他只是凭自己的想象,带着那种求而不得又不言放弃的心情,完成他的表演。

当音乐结束,舞步要也停下来,乐无异看到沧溟惊讶的表情,而谢衣的眼中盛着满满的欣喜和期待。我……成功了?

“无异同学,今天的面试就到这吧,你可以回去等通知了。”

乐无异捡起放在地上的包,走过临时评委席的时候,谢衣对他点点头。乐无异愣了一下,随后挠着后脑勺露出有些傻乎乎的笑容。

 

“沧溟姐,如果没什么事,我也该走了。这孩子是个好苗子,我觉得应该珍惜。”谢衣起身整理自己的文件夹。

“那你呢,怎么选?”

谢衣低头笑笑说:“以后再说吧。”

以后再说?那就不是没有说的余地?看来这回答还不算太坏。今天说不定还真是个好日子,沧溟想,那个叫乐无异的男生也确实是个好苗子,而留下他说不定还能顺带把阿衣拉进来,怎么看都是一举两得。舞蹈系女神沧溟老师拧开笔盖,在乐无异的申请档案上打了个大大的对勾。

 

——TBC——

 

评论(3)
热度(25)
©桐岛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