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谢乐/花藏】剑染墨香(番外)

小段,画风崩坏,目标是撒糖!

=====================

苗岭夏夜 

 

“六七月间蚊子多~~~~夜里想妹睡不着~~~~想到妹家来找妹~~~~又怕妹家狗咬脚~~~~”

 

乐无异一边采着野菜,一边把苗族山歌唱的一字不差。站在他身后的谢衣听得直摇头,揶揄道“无异,你这情歌唱的这般词句,莫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想去表明心迹却又不敢吧。”

 

乐无异回头看他一眼,心道我哪里是看上姑娘,分明是看上师父你。不过这话是不敢说的,只能呵呵笑着说哪儿能啊,自己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师父身上,哪里还有时间想姑娘,说完便被谢衣笑骂了声滑头。

 

师徒二人于南疆五毒教已住了大半年,在给谢衣解毒的时间,乐无异也跟着调养身体。无聊之时,不是跟谢衣一起研究机械,就是跑去找寨民们学做菜肴,这些时日下来,乐无异已经能将苗疆菜肴做的地道正宗。每当看到他因做菜好吃被当地乡亲夸赞,而自己却被明令禁止走近厨房三尺之内,谢衣内心某些阴暗角落的就伸出一只小手,想揪乐无异头顶欢快跳动的一撮卷毛。

 

但是有个能干的徒弟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看着一桌子山菌野菜做出的美味佳肴,只觉得有徒如此,夫复何求,啊不对,是师父复何求。

 

将最后一盘菜摆上桌,乐无异献宝似的端出个竹筒。

 

“师父,我把昨天做多了的酥饼给玛朵妹妹送去,她就把这个给我了。”他晃晃手中的竹筒,“这是玛朵妹妹自家酿的米酒,我唱了一点,清甜可口,很是好喝。我问过了,这酒对师父的身体非但没害,反而还有好处,正好今晚喝上几杯。”

 

谢衣只听他说了玛朵妹妹四个字,心思就七拐八拐到别处去了,后面小徒弟说了啥全然没听见。他总觉有股酸水像是要从心尖上冒出来,真真不好受。

 

想想乐无异最近都做了些啥?今天张家妹妹,明天李家妹妹,后天王家妹妹,今天还唱了那要去妹家怕狗咬的歌,眼里还哪有自己这个师父!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能怪乐无异,他正是年方二八情窦初开的年纪,这五毒教的女孩又个顶个的灵巧动人,只是谢衣对他这小徒弟从很早就有了那不足为外人道的心思,此刻听他口中妹妹长妹妹短,吃味的很。

 

师父大人心里不舒坦,小徒弟肯定要遭殃。没搞清楚情况的乐无异被谢衣灌了一杯又一杯,就算是香甜的米酒,喝多了也醉人,更何况乐无异那一杯倒的酒量。

 

他喝的迷迷糊糊的,眼睛都发直了,舌头也有些打结,他盯着谢衣,嘿嘿笑了两声,含糊不清的说了句“师父……你真好看……”

 

一句话倒把谢衣说的一愣,‘你真好看’这种话是要说给他口中那些‘妹妹’的才对吧,可前面又明明白白喊了‘师父’,那说明他还是知道说话的对象是我。

 

这情况,谢衣始料未及,倒有些犯难,他试探着开口“无异,你说说,为师哪儿好看?”这话说的语气轻佻,倒有几分诱导调戏之意,不过现下谢衣已管不了那许多了。

 

“师父……嗝……师父,哪儿都好看……”乐无异说着,还伸出手来摸上谢衣的脸,“师父是我见过……最好看的……”

 

谢衣被乐无异被酒意熏染的微热的手指摸的一激灵,却没躲开。心想常言说的好,酒后吐真言,这小徒弟莫不是平时藏的严实,其实却怀着与自己同样的心思?

 

“那……无异喜不喜欢师父?”话一出口,倒把谢衣自己下一跳,暗暗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喝醉了,竟问出这种话来。

 

“喜……喜欢……”

 

“那种喜欢?”

 

“就是……就是……像夷则……喜欢仙女妹妹那种……”

 

乐无异口中的夷则姓夏,是纯阳弟子中有名的青年才俊,而那仙女妹妹,便是他们先前他们来苗疆投奔的五毒弟子阿阮。这两人乃是一对恋人,平时形影不离如胶似漆,此时乐无异拿他二人来做比较,那岂不是……

 

谢衣顿时喜不自胜,原来他喜欢了这么久却不敢亵渎怕伤了师徒情分的小徒弟,也同样喜欢着自己。心下复又觉得好笑,这般兜兜转转,如若知道两人早已是心意相通,岂不省去诸多烦恼。

 

“师父……你……笑什么……”

 

“当然是因为高兴。”

 

“师父……为什么高兴?”

 

“不告诉你,秘密。”

 

看着乐无异瞬间垮下去的脸,谢衣觉得好笑,一把将他拉进怀里抱紧。

 

“无异,想不想让师父更高兴?“

 

乐无异趴在谢衣怀里,未假思索便说,“想。”

 

话音未落,谢衣就含住了他轻吐香甜酒气的嘴唇。

 

 

 

翌日清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异,怎么了?”

 

“师……师父……你怎么在我……不对,我怎么在你床上?”

 

“有何不可吗?当时在万花谷我们也是同榻而眠。”

 

“那……那不一样……”

 

“无异,事到如今,你不会要跟为师说昨晚的事你都不记得吧?”说着,谢衣的眼神不怀好意的向乐无异身上看去。

 

乐无异随着他视线低下头,只见自己未做寸缕,身上布满红痕,腰侧、下腹和腿根处尤为密集,脑海中记忆回笼,想起那个躺在谢衣身下,双腿勾着他的腰,口中发出压抑不住呻吟的自己,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借着酒劲向谢衣表白了心迹,还跟师父做了那样的事,想来那时谢衣也是有些醉吧,不然怎么会……

 

“师父……那什么……我说喜欢您……是……是……总之……师父不要当真,昨晚的事就……就当没发生过,哈……哈哈哈……”尴尬的笑着,乐无异试图缓解气氛,没想到谢衣脸色越发难看。

 

“那么无异的意思是,不喜欢师父?”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哎……”谢衣叹了口气,将半跪在床边,支支吾吾不知如何解释的乐无异拉下来抱住,忍不住伸手摸着他手感极好的发丝,“你以为……为师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乐无异眨巴眨巴眼睛,抬头诧异看着谢衣。

 

“傻徒儿,为师自然也喜欢你。”

 

 

=========================

 

“夷则,我们真的不用进去看看吗?总觉得小叶子声音好痛苦,是不是被谢衣哥哥打了?”今早谢衣没有准时去自己那里报到,让她带去例行检查,此刻阿阮正站在他和乐无异的门前。

 

她听到里面的声音,正想推门进去,却被夏夷则一把拉住手腕转身跑开。离那对师徒的房门几十尺远之后,夏夷则才停下来。

 

“夷……夷则……”阿阮喘着粗气,“干嘛跑啊?!小叶子被谢衣哥哥打的好疼的样子!”

 

“阿阮,相信在下,乐兄没有被打,只是……想必他们师徒一时半刻还出不来,我们还是先去找你师父,说改时间再带谢先生去她那吧。”

 

哎,乐兄出手神速,而我现在却最多只能搂搂腰,夏夷则边想边伸手揽过阿阮的腰,只是没想到乐兄会是下面那个,一向淡然的谢前辈竟然……如今,也只能祝乐兄你生活性福了。

 

——完——

 

作者:这次是真的全文完,最后这段给正篇中没能表露心迹的师徒俩人一个圆满的结局,也是给之前被虐到的自己吃点糖,至于为什么拉灯了,最近应该是还没出和谐期吧,胆子太小不敢顶风作案。

至此,我的第一篇谢乐文结束了,其实本来是个很小的脑洞,打算1w字以内完结,后来有些爆字数,粗略算了一下是1.5w以上,不过说到底还是个小短文,最近还会继续写谢乐,也会是小短文的设置,但是近期不会有虐梗,最后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7)
热度(37)
©沈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