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谢乐/花藏】剑染墨香(三)

秀水灵山隐剑踪,不闻江湖铸青锋。

 

冬日的藏剑山庄,天光明亮,四野空寂。乐无异独自西湖岸边的回廊,手中握着一卷画轴。墨黑带暗紫的装裱,一眼便知出自万花谷。手指轻抚画卷,便想起那日那人握着自己的手,在落款处写下两人的名字。而如今却物是人非,纵使有缘今生能够再见,也不知如何面对他了。

乐无异离开万花谷,离开谢衣的时候,几乎可说是孑然一身,他走的决然,甚至自认身边再不会有一事一物一人让他想起谢衣,想起那个自己唤了十年师父的人。直到前日明教派来藏剑山庄的使者,也是他的亲生哥哥安尼瓦尔送到他手上这卷画轴和一柄残剑。

西域男子说“我在长安遇到了你师……谢先生,他让我将这两样东西交给你,说是你落在他那的。”

当时谢衣苦笑着却又言辞恳切的对他说“这两件东西对……乐公子……十分重要,请狼王一定亲自交到他手上。”安尼瓦尔每每回想起这个画面就有种说不清的烦躁。

他看着面前接过东西后就不言不语的乐无异,思索再三终究还是开口“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你和谢先生现在这样,两人都不快活。我狼王的弟弟,应是个敢担当的男子汉,有什么事你们还是说清楚了为好。”说罢怕了怕乐无异的肩,却见少年脸上分明挂着与那日谢衣如出一辙的苦笑,便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两人便这样闷声不响的坐了一会儿,安尼瓦尔似乎也有要是在身不能久留,纵使牵挂弟弟,也未多耽搁便离开了山庄。乐无异看着手中断剑出了会儿神,转身向剑庐走去。

那剑已经残损过半,想修复着实要费一番功夫,索性的是破损后的这些时日竟一直有人认真养护,才得以能够重塑锋芒。自从受伤自己便是那番境况,想来这会每日认真养护残剑的人除了那人,也便不作第二人想。

乐无异头脑中勾勒出谢衣每日悉心护理断剑的情景,心里一番难以言说的酸楚便似要冲破胸膛漫溢出来。如果当日能料到此时会这般痛苦,也不知在青岩万花谷度过的最后一晚还能否做到那样决绝。

===========================

秋意渐浓,夜深露重,月朗星稀,天凉似水。乐无异站在院中,看着谢衣向自己走近,男人脸上的表情从喜悦,到关心,到隐含着些微的责备,直至他看到乐无异手上拿着的东西,神情转为震惊,那一向看淡风月般纯净温和的男人,此刻脸上竟然带上了慌乱和恐惧。

“无异,”谢衣怔忪的看着乐无异,少年琥珀色的瞳孔一片清明,那里还有往日记忆缺失时的影子,他开口,甚至控制不住自己声音中的颤抖,“你……”

“师父……我不知道现在还该不该这么叫你,”乐无异自嘲的笑笑,“这么劳心费力,即便要照顾一个如同废人的我也在所不惜,就是因为这个吗?”

乐无异抬起手,手中握着一纸信笺,纸上赫然印着一枚鲜红的军印,而那军印旁,正是谢衣所造机械上管用的徽记和他的名字。

“无异……”谢衣走上前去,向着乐无异伸出手,却被轻轻避开了,谢衣的手臂尴尬的停在半空,最后还是讪讪的放下了。

“你是……从何时……知道……”

“师父您是说哪一件?如果是说这个,”少年怕怕手上的信笺,“那自然是今天,如果是说那药,大约是在半月前。”

乐无异不知道自己为何在此情此景仍能如常的同面前人说话,他听见自己平静的语调,声音都觉不像自己的。

半月前那日午后,他因为怕热便和那位送药的年轻弟子自仙迹岩折返回来,女孩说要去花海的生死树那里乘凉,乐无异想着左右也没别的事,便答应了,没想到却遇上了夜狼。虽然打死了那狼,可女孩到底功力不够被狼咬伤,乐无异陪女孩回去休息的路上,想到谢衣的储物间里说不定有伤药,便回去寻,却不想碰巧找到了一束红色的流苏。

“当时我只觉这物什十分熟悉,便随手拿了出来,可后来每每看到,都觉脑海深处有什么东西被碰触,如针刺一般,后来越发觉得不对便再回去寻找,就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木匣。”

沦落在角落里的木匣,却未曾布满灰尘,显是有人经常移动,乐无异觉得不对就想打开看,却见它竟被锁的异常精巧。

“六子连环锁,师父当真很宝贵它,可是……不知您是不是忘了,我可是您的徒弟啊……“

乐无异打开木匣,一柄残剑置于其中。少年看见那盘着金蛇的剑柄,脑海顿时如同被落下了炸雷一般,掀起了滔天巨浪。他看见许多人和事从他的眼前闪现而过,洛阳城弥天的烽火,倾颓的城墙,遍野的尸骨,流离的百姓,还有一袭红衣银甲的少女手握长枪目光坚毅。

“那把重剑,是当年师父送我的,我还记得您说,学好剑法,才能保护自己想要回护的人。”乐无异停顿了一下,闭上眼睛似乎是要阻止不是控制的泪水流出眼眶,“而那流苏,是闻人长枪上的。那日我们一同救助东都百姓,不料却中了狼牙叛军的圈套。他们虽武功不济,却仗着人多势众,将我和闻人打伤捉回。闻人一个女孩子,却总是冲在前面,她伤的极重,不久就……”

那时闻人羽躺在乐无异怀里,吃力的伸手将那长枪上的流苏扯下,颤巍巍递到乐无异手中,她说我天策府的将士,生来就是为了守护大唐万里河山,她从不怕死,只是现下却是不能再继续践行她的使命,她说,无异,替我好好守着大唐,守着百姓。

“我最好的朋友,为了天下苍生牺牲了性命,而我最敬爱的师父……您怎会……您怎能……”乐无异眼里含着泪,脸上却凄苦而自嘲的笑着,那苦像是渗进心里去。

最初记忆稍有恢复的时候,乐无异隐隐觉得可能是每日喝的药里有些文章,他尝试偷偷倒掉,记忆果然就好了一些。他试探着跟谢衣提起一些如果按时吃药本应不会记得的东西,比如那高山流水的曲名。他这样说了,果然就见到谢衣震惊的反应,心下了然。虽不愿相信,却也不得不接受自己其实并没有患病,而是被自己的师父用药物强行消除记忆的事实。

“那之后您在谷中陪了我三日,其实是有意观察我是不是已经有所察觉吧?我当时还在说服自己,师父总归是不会害我的,我只道您是不希望我再出谷犯险,却没想到……原来是怕我知道更可怕的真相……”乐无异抬头看着谢衣,那个他从幼时就敬慕敬仰敬爱有如神明的男人,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的站在他的面前,脸上不再有一丝表情变化,一双墨色眸子此刻也如死水一般沉静寂寥。

乐无异看得一阵心悸,别开视线,稳了稳心神,向往走去。他经过谢衣时,将那纸信笺抵还给他。

“您与狼牙军交往证物,极其机密,没有看完就烧掉,想来对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的小徒儿完全没有设防吧。其实……我本可以趁您不在偷偷溜走,将此物交给闻人的上司。可是……您终究是我的师父……”

说罢,乐无异转过身,在谢衣的身后郑重的跪了下来。

“师父对弟子的教诲,弟子今生无以为报,然而也正是师父您让弟子找到了此生必须守护的道,纵使坚守此道,会使你我师徒就此分别……万望师父今后,多加珍重。”

乐无异额头抵地,深深拜了三拜,起身时,已是泪流满面。

他转身快步离开,原本没有任何反应的男人此时却急忙追了出来。

“无异!你……这么晚了,即便要走,也不急于一时……”谢衣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你若不想见我,那我今晚便搬出来……”

“不必麻烦了,我已经传信给哥哥叫他在谷外等我,还记得我小时候您当成玩具送我的那只机械鸟吗?我把它改造成可以送信的了。”

“呵,原来……你竟都计划好了……”

“师父,夜深露重,请回吧。”

乐无异终究没有回头,孤单的身影渐渐隐藏在逐渐加深的夜色中,也消失在谢衣的眼里。

==============================

剑庐派来传话的藏剑小弟子的声音将乐无异从回忆中唤醒,他起身,拍拍身上尘土,随来人一同前往剑庐。

一柄断剑修复应是极其困难,没想到三日就完成了。他双手握住剑柄,挥动了两下,却丝毫不觉趁手,或许破碎的东西,真的不能恢复如初吧。

从剑庐出来,竟然下起了雪。没想到这冬日的天气竟也变得如此快。乐无异站在漫天纷飞的雪中,早晨没有披上大氅就这么出来了,此时还真有些冷。他缩缩身子,不自觉就想起小时候贪玩,雪还没停就急着要堆雪人,那人追出来给自己披上衣服。

乐无异终究没有把狼牙军久攻天策府不克,便请谢衣制造攻城机械的事说与任何人听。他想自己一定真的很爱谢衣,那份从幼时的憧憬和依恋不知何时变了质,变成了恋慕和爱意。也许很早的时候,冥冥中就种下了一颗种子,那种子在他的心中扎了极深的根,强行拔除定然鲜血横流,甚至生命消亡。

这是这份感情,却再不能说与那人知晓了,纵使能再相见,也不知会是何等对立的场面。可心中却总有个声音说,即便这样,也还是想要见一见他。

乐无异那日出得万花谷,被守在那里的安尼瓦尔接走。西域人本是要将弟弟带回明教的,可少年坚持说要回藏剑。他私心想着,仍呆在李唐统治的疆土,便终归更容易得到有关那人的消息。

他在藏剑山庄过了月余,请求北上支援战事,却被二庄主以他的旧伤还未完全恢复为由回绝了。“我藏剑虽关心百姓疾苦,但也不能罔顾弟子安危。你且在山庄静养,他日必有用武之地。”

可如今还不是白吃白喝当个废人,这样看来身在万花抑或身在藏剑倒没多大不同了。乐无异悻悻的想着,背着剑往剑庐外走。却不想与一小弟子撞个满怀。

“喵了个咪,疼死我了!怎么这么冒冒失失的?”

小弟子看到是他,喘着粗气说“乐……乐师兄……天策府来的急……急件,要赶制武器……”

乐无异一听,想到如若能在这上面出一把力,那也算帮了闻人同门的兄弟姐妹们,也便不至于像现在这般没用,便一把抓过那藏剑小弟子,

“走,我和你过去,我要与你们一同锻造。”

 

——TBC——

 

作者:这章其实写的极其艰难……因为本人虐点低,中间有好几个地方真的泪目了。其实说到底还是想要探讨一个“道”字,自己最珍爱的人如果与自己的价值观背道而驰的时候,会怎么选择呢?

本章大量用了回忆杀啊Orz 还有许多乐乐的心理描写,导致有点凌乱啊,自己其实不是特别满意,但也没有心力去改了。

刚刚写了一半还在跟基友抱怨说我第一篇谢乐为什么要选这么纠结的设定,为啥不是傻白甜……现在想想可能这样的设定才能给我很多表达观念的空间吧……

总之这个180°是转过来了,其实有些内容已经有姑娘猜到了,比如乐乐是被师父下药什么的……所以应该也不算特别出人意料?(被揍   至于后面一章完结篇的走向,我会让再转个180°愉快的奔向HE的,相信我w

评论(7)
热度(25)
©桐岛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